美国为什么能产生平权运动

平权运动带来的另一个思考是,为了纠正过去的歧视给受害群体带来的伤害,是否要用可能影响其他群体的法律和政策来予以补偿?

文丨凤凰网主笔 张弘

《美国平权运动史》

作者:特里·H.安德森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171

对于中国读者而言,《美国平权运动史》展示了一个悖论:一方面,从富兰克林·D·罗斯福当政的1940年代开始的平权运动,使得美国黑人和少数族裔在求学和就业以及收入方面有了巨大改善,另一方面,平权运动给予补偿黑人在过去年代遭受的歧视时,又产生了让白人利益受损的反向歧视。这导致它在90年代之后走向衰亡。考察这一运动的起源和兴起,高潮到衰落,无疑将启发人们对于平等的思考。

罗斯福发布“第二份《奴隶解放宣言》”

1929年,美国爆发了经济危机,随后到来的大萧条,导致黑人面临更糟糕的处境。在全国范围内,黑人的收入不及白人的40%。大萧条使得黑人被“最先解雇”,工作竞争比以前更激烈。1930年,亚特兰大的失业白人组织起来,声称“直到每一位白人找到工作才能轮到黑人找工作”。5年后,亚特兰大65%的黑人失业,而诺福克市则达到了80%。到1932年,南方城市有一半的黑人找不到工作,次年,全国失业人口中靠救济度日的黑人男性,是白人人数的3倍以上。

1933年,罗斯福的内政部长,同情民权的哈罗德·L·伊克斯颁布了一项令人瞩目的命令:禁止市政工程署项目中的歧视。此后,市政工程署合同就包含了一项非歧视条款。1930年,在一些“有相当黑人人口”的城市,市政工程的承包商被要求雇佣固定百分比的黑人技工,这基本上是一种定额制。在一些南方城市,承包商仅仅只是为了拿到市政工程而雇佣黑人木工,资金到位后就解雇他们。一些雇主、工会和州市官员不理会这项规定。但是,黑人确实从一些新政项目中得到了好处,一些白人工会被迫雇用男性黑人。1935年成为公共事业振兴署负责人的哈利·霍普金斯,则让走上工作岗位的女人和男人挣到了同样多的工资。这一年,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罗伯特·瓦格纳推动国会,通过了《国家劳资关系法案》,它赋予工人组织工会集体与老板议价的权利,它禁止雇主采用“不正当劳动行为”,比如拒绝议价或解雇工会成员,如果歧视工人,则要采取“平权行动”,将受害者的工资等级或职位提升到正常水平。与此同时,罗斯福的夫人埃莉诺·罗斯福也帮助了非裔美国人,她用自己的行动公开抵制种族歧视。

1941年6月,非裔美国人领袖之一伦道夫打算组织10万人进军华盛顿,迫使罗斯福签署了第8802号行政命令,宣布“国防工业或政府不得因为种族、信仰、肤色或者国籍原因而用工歧视”。政府机构、雇主和劳工组织有责任“为所有工人提供充足且平等的参与机会”。为了执行这项命令,他成立了临时就业公平委员会,并在五名委员中任命了两名黑人。一些黑人称罗斯福的行政命令是“第二份《奴隶解放宣言》”。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德意两国向美国宣战。造船业、飞机业都雇用了一些黑人,但工作都缺少技术含量,而工会大都隔离。在南方的军事工业中,当地的黑人劳动力充沛,但是管理者们不雇用,而是从其他地方招聘白人。尽管如此,由于战争导致人力资源短缺,黑人的就业率仍大大增加。在部队,国会1940年通过了《义务兵役法案》,禁止因为“种族或者肤色”遭到歧视,但是大部分公民不支持废除种族隔离。

由于联邦当局让存在地域偏见的州决定征兵,这导致白人上战场,黑人留在国内,一些白人因此不满和忧惧:白人男性参战之后,“每个黑人都将拥有一个白人姑娘”。抛开种族之外的因素,海陆空三军不愿招募黑人的原因更为现实:被招入伍的黑人仅有17%高中毕业,而白人则有41%。但是,非裔美国人在军队仍明显受到歧视: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战列舰“西弗吉尼亚号”受到日军袭击,炊事兵米勒将受伤的上尉拖下火线。他没有受训操作机枪,但是在被迫放弃舰艇前至少击毁了四架敌机。即便如此,海军仍继续让他做炊事兵。一年之后,才授予海军十字勋章。此外,妇女也在军队中遭到歧视。

由于全面战争对人员的沉重需求,种族隔离遭到沉重打击。1945年之后,从二战战场归来的美国黑人拥有了强烈的自豪感,它放大了美国就业与民主实践的不一致。二战之后发生的针对非裔美国人的暴民暴力行为激怒了新总统杜鲁门。他决定,成立一个负责民权事务的委员会。1947年,这个委员会出版了调查报告《保障这些权利》,提倡平等,并阐明了种族歧视问题。这本书影响很大,促成了下一代美国人将自由的立法纳入议程个,并最终由林登·贝恩斯·约翰逊签署成为法律。1947年6月,杜鲁门成为首个加入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的总统,几个月后,杜鲁门行府提出,废除所有州的人头税,建议联邦废除私刑条案和选举权利法案,取消军队隔离政策,在司法部设立一个民权委员会。杜鲁门赢得了黑人的支持,并赢得了1948年大选。到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时,占总数6%的黑人海军陆战队被派去作战。1954年,最后一个黑人分队被整合,国防部在南方范围内取消了陆军和海军民用设施的种族隔离。

罗斯福和杜鲁门证明,联邦政府可以在一些领域向全体公民敞开平等的大门。而经济萧条和两次战争,让平等的概念在美国开始生根发芽。

平权运动的兴起与高潮

艾森豪威尔当选总统后,行府支持通过了州的反歧视法,并将公平就业实践委员会标榜成为“联邦国家义务事项”。艾森豪威尔致力于废除军队和联邦政府中的种族隔离,成立了由副总统尼克松主持的政府合同委员会。7年内,委员会促使两家承包商停止歧视。政府在华盛顿取消了餐厅、旅店、公园、游泳池隔离,但其他公共基础设施依然如故。总统认为,各州有权管理包括种族关系在内的地方事务。

1954年,黑人学生琳达·布朗被从自己所在的白人社区接出来,送到一所黑人学校去上学。此案上诉到最高法院后,最高法院裁定分设教育设施是“内在的不平等”,它违反了宪法第14修正案。次年,法院勒令种族隔离地区以“适宜的速度”取消隔离。这在全国引发巨大反响,南方各州决定不遵守布朗案决议,并企图通过450多部法律和决议防止或限制种族融合,三个州明令禁止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在本州运营。

艾森豪威尔政府并不强迫各州废除学校中的隔离。1957年夏,阿肯色州首府小石城教育委员会接受联邦地区法院执行布朗案的判决,允许9名黑人学生进入小石城中央高中就读。9月2日秋季开学,民主党州长奥维尔·福布斯动用国民警卫队封锁学校,禁止黑人学生入学。在法院干预下,奥维尔20日撤回国民警卫队,任凭一些白人暴民捣乱。由于州长奥维尔挑战联邦政府,25日,艾森豪威尔总统不得不动用美国陆军101空降师“占领”了小石城,维持秩序。在全副武装的军队保护下,9名黑人学生最终得以入学。

1960年的非裔美国人陷入了恶性循环:由于就业歧视减少了工作机会,造成了低收入,而这一现状又限制了他们受到教育和培训,而这又进一步维持了低端技术并降低工作机会和收入。当年,白人家庭平均收入超过5800美元,而黑人家庭刚过3200美元。这一年,民主党人肯尼迪当选为美国总统。非裔美国人通过静坐示威,消除了南方近200座城市的午餐柜台和剧院的种族隔离。1962年,副总统约翰逊施压,让联邦政府各部及承包商聘用少数族裔,到1964年,联邦政府雇员中的黑人增加到30万人。1963年,国会通过了《同酬法案》,在后来10年的妇女解放运动中,它变得非常重要。但是,肯尼迪在1963年11月22日遇刺身亡。继任总统约翰逊提出了更全面也更具争议的《民权法案》,第7条旨在结束雇员25人及以上的全部公司里的就业歧视,另一项条款要求成立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1964年6月10日,众议院通过了自己版本的《民权法案》,并于6月19日在参议院通过。这是一部里程碑式的立法。第7条宣布,美国的就业歧视普遍不合法。在1965年的前8个月,约翰逊通过了80多项法律,许多设计旨在帮助全国3500万穷人的国内计划。1964-1965年的立法和行政法规大大减少了职场歧视。1965年7月,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开门运营,头9个月就收到了5000多起投诉。

尽管《民权法案》的通过导致多处出现了暴乱,但是,政府在克利夫兰等地仍取得了成功。联邦合同遵循办公室要求获邀投标方的计划中必须附带“人员配备表”,以便于“在结果上保障”少数群体有代表。国家航空航天局在克利夫兰的一个承包商递交的申请书,其中规定如果得到政府合同,他将会雇用的少数族裔人数的数字或“目标”。联邦遵循合同办公室把这一观念用到了克利夫兰市所有联邦建筑合同,在承包商递交合适计划之前,它所扣留的资金约8000万美元。1968年1月,约翰逊说服了15位行业巨头采取类似的措施。1968年5月,劳工部发布了一项重要的新条例,凡从事联邦资助工作的承包商和工会,必须设有附带改正给他们的少数族裔雇用及晋升惯例不足的进度表和预定日期,或“特定的目标和时间表”的平权计运动划。

到尼克松执政时,平权运动达到全盛时期。1972年1月,《平等就业机会法案》通过。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有权把公司告上法庭,还有扩充的经费和律师支持,1973年后尼克松因水门事件受到调查,委员会开始了在历史上最激进的执法政策,起诉了大量公司。1976年,吉米·卡特赢得了大选,黑人选民的支持是其入主白宫的重要因素。1977年的巴基案,最高法院宣告,照顾少数民族的定额制违宪。

1972年,32岁的艾伦·巴基申请包括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在内的11所分校,成绩是全优,入学考试分数高于一般申请者。但是,他连续两年都被拒绝,他了解到,戴维斯分校对于黑人和少数族裔的录取名额有特殊照顾,于是提起诉讼,由于他是白人,他的申诉被称为“逆向歧视”。最高法院最终宣判加州大学违宪。对此,《新闻周刊》的总结是,“优待行,定额不行”。

平权运动的反弹与消亡

1980年,共和党的里根赢得大选,入主白宫。“政府不能解决我们的问题”,里根称,“政府本身才是问题”。对于平权运动,他的观点是:“我们决不允许高尚的机会平等观念被歪曲成那种要求种族、族裔或者性别——而非能力和资格——充当招聘或者教育的主要因素的联邦政策或者定额。”里根行府开始放弃平权运动,称它是“逆向歧视”。首先,他向平等就业机会委员“掺沙子”,将成员由6人扩充为8人,并任命了委员会主席。同时,里根釜底抽薪,削减了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和联邦合同遵循项目办公室的预算。使前者人员缩减了12%,后者人员缩减了34%。其效果可谓立竿见影:1981-1983年,两机构因预算削减而减少了三分之二的赔偿欠薪判决。在8年任期内,里根任命了三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370多名联邦法官,这将使法院转向右派。其后的老布什继续奉行保守主义政策,平权运动进一步削弱,公众对平权运动的支持进一步降低。

1992年,克林顿赢得了大选。此时,多样性在美国变成了一项强大的社会运动。公司的管理顾问提倡,劳动力的多样性负有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能提升创造力,同时还能规避潜在的歧视诉讼,并有益于未来全球经济中的业务。在内阁提名中,克林顿也加入了多样性的潮流。他的经济团队主要是白种男性,有几十名黑人在其内阁任职。对于平权运动,克林顿的观点是,“改进它,而非结束它”。其后,美国经济的发展创造了充足的就业机会,在多样性的潮流下,种族歧视问题越来越失去了原来的重要性,社会对平权运动是否有助于公平的质疑也越来越多。在小布什入主白宫之后,平权运动逐渐消亡。

今天的绝大多数美国公民都支持机会平等。平权运动从起源到发展,经过数十年的时间,种族歧视在美国已经逐渐成为历史,美国的民族融合,在相当程度上取得了成功。但是,有些问题并没有消除。1997年,德克萨斯大学校长说,该州每年达到大学入学的非裔美国人由3.6万,刚好三分之二上完了高中,只有1000人得分足以满足有竞争性大学的入学标准。非裔美国人罗纳德·弗格森考察了种族混合郊区3.4万名七至十一年级学生,发现白人平均B+,黑人C+,那些黑人孩子一半以上只和父母一方或不和父母一起生活,而白人孩子只有15%……这些问题如何解决?显然,这并非大学招生办公室力所能及。追求结果的平等还是机会的平等?这一问题或许还将继续困扰美国人。

事实上,在平权运动之前,非裔美国人已经为争取自身权利奋斗了很久。纵观美国平权运动半个世纪的历程不难发现,权利的平等和机会的平等并非出于天赐,它来自非裔美国人持续不断的抗争。而这种抗争能够产生实际的效果,很大程度在于,美国的宪政制度使得非裔美国人可以利用种种政治手段作为利益表达的渠道。例如,他们可以为维护自己的利益,表达自己的诉求而游行示威。在舆论工具上,非裔美国人可以借助各种媒体,以及自办的报刊、广播等媒介传播自己的声音。此外,非裔美国人可以自行组织各种各样的团体,为个体维权,为整个种族谋福利。更重要的是,在民主制度之下,美国两党的总统候选人及政客都想争取非裔美国人的选票。为此,他们必须许诺并且在当选之后,用实际行动努力满足非裔美国人的要求。而《独裁者手册》提供的独裁要素却是,找到尽可能多的钱,收买最关键但尽可能最少的人。以苏联为例,在斯大林统治以降的很长时间,它既有民族歧视,也有族内歧视。但是,在国家机器严厉的暴力镇压,以及严密的社会控制之下,非裔美国人所拥有的抗争手段,没有一项为苏联人所拥有。正因如此,平权运动只可能发生在美国。如果说,美国实现了种族和民族间的融合,那么,民族矛盾则是苏联解体的重要因素。而个体权利被国家长期剥夺,使得苏联人彻底抛弃了苏共。在这一点上,宪政民主制度与极权主义统治的优劣,可谓一目了然。

而平权运动带来的另一个思考是,为了纠正过去的歧视给受害群体带来的伤害,是否要用可能影响其他群体的法律和政策来予以补偿?如果为了追求结果的平等,人为地采用法律或政策予以特殊的照顾,它本身是否公正?过去一些社会主义国家的惨痛教训告诉我们,追求结果的平等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用政治力量去强力实施这种改变,只会酿成巨大的灾难和严重的后果。对国家与政府而言,创造机会的平等和起点的平等更为可取。

下一篇

皇权挤压下,明代士大夫如何自处

所谓天下兴亡,包括明朝灭亡等,很多时候并非士大夫阶层所能掌控,大多由于统治者自身的贪婪和堕落,导致民变、官变或外敌入侵而引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