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63年因何事毛泽东令:把高干子弟的家长是谁写清楚


来源:人民网

毛泽东在仔细阅读关于“陈东平案件”的报告后,吩咐秘书:打电话给总政,要求“哈军工”再报来一份更详细的关于高干子弟表现情况的报告。他随后又补充说:要把学员的家长是谁也写清楚。

核心提示:毛泽东在仔细阅读关于“陈东平案件”的报告后,吩咐秘书:打电话给总政,要求“哈军工”再报来一份更详细的关于高干子弟表现情况的报告。他随后又补充说:要把学员的家长是谁也写清楚。

毛泽东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郭德逊,原题:毛泽东曾想把“哈军工”建设成第二个黄埔,节选

“陈东平案件”发生后,毛泽东要求“哈军工”再报来一份更详细的关于高干子弟表现情况的报告,并要求:要把学员的家长是谁也写清楚。

陈东平是某大军区司令员的儿子,1960年7月进入“哈军工”导弹工程系学习,平时表现极差。在1962年台湾国民党当局叫嚣反攻大陆的形势下,陈东平主动与敌特机关通信联络,情节严重,案件已经查实。1963年3月18日,总政治部保卫部部长蔡顺礼中将到“哈军工”向该院党委通报了有关情况,并与陈东平亲自谈了话,又顺便了解了一些“哈军工”高干子女的情况。院党委一致同意总政副主任萧华对陈东平的处理意见:开除学籍、团籍、军籍,实行劳动教养。

4月16日,蔡顺礼把总政保卫部起草的《关于陈东平案件调查处理情况的报告》送到萧华手中。报告说:“陈东平案件”给了我们许多有益的教训。从陈东平本人来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自来红”的优越感,妨碍了他的思想改造;对家庭的依赖思想,使他失去了前进的动力;生活上的堕落,使他走到政治上的变质。他在领导、群众和父母面前是一个模样,背着他们又是另一个模样,这种表里不一的两面态度,是他的“病症”得不到及时诊治的重要原因。难怪他自己也说:“真正害了我的,就是自己的不老实,耍小聪明,嘴说漂亮话,心想肮脏事,我吃这个亏吃了十几年,一直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从家庭方面来说,主要是管教不严,对其缺点多半采取原谅态度。从小学到大学,他有许多应该跌跤的地方,但都没有跌跤,都被保护过关了。在这方面,家庭也是有责任的。学校在解决青年的思想问题方面,负有主要的责任。从小学到大学,竟没有一个地方认真地帮助陈东平解决过思想问题;对他违反道德纪律的那些事情,都没有加以追究和处理,也没有进行认真的批判,皆不了了之……

萧华看罢报告,神色凝重,摇头叹道:“真是个严重的教训啊!”沉默片刻,他又问蔡顺礼:“给陈东平这个宽大处理,不会有问题吧?”

蔡顺礼说:“鉴于他能主动交代问题,对所犯错误及其思想根源反省得比较彻底,有悔改决心,所以考虑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不戴反革命帽子,团内开除团籍,行政上开除军籍、学籍,劳教两年。”

“好吧!”萧华拿起笔来,批示道:“此件送总理、小平同志、中央书记处书记、军委委员、军委办公会议同志一阅。”这份报告,除了如萧华所批示的送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央领导人阅示外,后来也发给了军内各大单位党委和公安部。

4月中旬,总政治部给毛泽东送去了一份特殊的报告及其附件,即《关于陈东平案件调查处理情况的报告》和两个附件:《军事工程学院部分干部、学员座谈陈东平案件的反映(资料之一)》和《军事工程学院学生中高干子女的一些情况(资料之二)》,

毛泽东在仔细阅读关于“陈东平案件”的报告后,吩咐秘书:打电话给总政,要求“哈军工”再报来一份更详细的关于高干子弟表现情况的报告。他随后又补充说:要把学员的家长是谁也写清楚。

毛泽东陷入了沉思。“陈东平案件”在他的心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这样的娃娃能当中国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吗?阶级斗争不抓行吗?

在总政工作组的参与下,“哈军工”的座谈会一个接着一个。各系的高干子女座谈会都开得很热烈,是几年来最为敞开思想和开展自我批评最好的一次。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