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历史出品

兰台说史•其实金正男2011年就死了

2017-02-15 12:01:09 凤凰历史 小陶

2017年2月13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长兄,曾一度最有可能接替金正日位子的金正男,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遭到两名女特工袭击,被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朝鲜新闻社对此回应称金正男死于“消化不良”,这一看似滑稽的回应实际上坐实了很多不能直接加以回应的说法。金正男生前多次强调自己对政治不感兴趣。他长期旅居朝鲜境外,早已淡出了媒体的视野。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还是没有逃过杀手。当然,金正男绝非权力斗争史上第一个兄弟阋墙的牺牲品,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某种意义上,当2011年末他的父亲金正日去世,他的异母弟弟登上朝鲜权力巅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死了。这六年的东躲西藏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而2013年姑父张成泽被处决,让他失去了最后一个保护伞,从而加速了他走向死亡的进程。躲得过一时的杀手,却躲不过历史的规律。

虽然金正男已远离权力核心多年,但作为曾经的合法继承者,他代表的并不仅仅是他自己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驾崩于沙丘宫(今河北广宗)。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皇帝,嬴政生前的权力高度集中,这也给秦帝国的皇位传承埋下了隐患--谁拥立了新皇帝,谁就将获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内官赵高和宰相李斯因贪功恋权,密谋让小儿子胡亥僭越称帝,并用伪诏书赐死了具有合法继承权的长子扶苏。《史记》中并未就胡亥本人对赐死扶苏的态度着墨详解,或许是因为司马迁想把脏水都泼给那两个奸臣。但整个篡位行动,起决定性作用的确实是赵高和李斯,胡亥本人的意见反而不那么重要。因为高度集中的权力天然附带排他性,只有从肉体上消灭竞争对手,握权者才能获得安全。既然胡亥参与了这个计划,那么就必须遵守权力运行的逻辑,否则死的就是他自己。

和扶苏一同赐死的还有大将军蒙恬以及上卿蒙毅,实际上是胡亥、赵高集团将皇位争夺者扶苏一系的政治势力集体铲除。但胡亥对于自己的皇位还是不放心,在他看来,每一个拥有先帝血脉的兄弟姐妹都是自己皇位的威胁,而满朝大臣都不是自己的亲信,都有可能和其他皇子联合起来威胁自己的皇位,他忧心忡忡的对赵高抱怨:“大臣不服,官吏尚彊,及诸公子必与我争,为之奈何?”在赵高的设计下,胡亥将自己的兄弟姐妹公子十二人僇死咸阳市,十公主矺死于杜。将先帝的亲信大臣诛杀无数,最终从内部摧垮了统一不久的秦帝国。

通过拥立胡亥称帝,赵高本人也借此篡取了巨大的权力。也难怪中国的下属们那么热衷于帮领导黄袍加身。

秦帝国的教训被汉帝国吸取。比起手段酷烈一起杀光的胡亥,汉朝皇帝对于自己亲兄弟的手段柔和了很多。但是权力的诱惑是个人的感情难以阻挡的。真正对皇位形成威胁的皇子,就是皇帝本人再顾念兄弟之情,也自然有人不惜触犯皇帝暂时的感情代劳除掉。

公元前194年,汉惠帝刘盈继承皇位,西汉王朝和平地迎来了第二位君主。但汉高帝刘邦在死后却给汉惠帝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安全隐患--那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赵王刘如意。刘邦生前宠幸刘如意的母亲戚夫人,有过改立刘如意为太子的念头。后来虽然被吕后和一干重臣阻挠,但此事所散播的政治信号却已经威胁到刘盈的地位。汉惠帝刘盈是位仁君,不愿让权力斗争吞噬至亲,千方百计保护弟弟的安全。怎奈吕后为扫除威胁,还是趁刘盈不备毒死了刘如意。兄弟本无隙,问题是权力拥有自己的意志,它不以个人甚至是皇帝个人的善恶品行而改变性质。纵使皇帝本人不愿亮出獠牙,那些个人利益依附于皇权的人也会代为行事。

也因为身为皇子面临着如此残酷的命运,还肩负着依附于自己的众多势力的期望与命运,就算原本没有野心,也会被迫加入权力的决斗。

唐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公元626年),因皇位争夺,天策上将李世民于玄武门外伏击了大哥李建成和四弟李元吉。太子李建成被李世民当场射死,李元吉则为李世民部将尉迟敬德所杀。事后,李世民屠戮了两兄弟的所有亲眷,并逼迫父亲李渊禅位于己。严格地讲,李世民本人未必从一开始就有夺嫡之心。但随着三兄弟对权力的争夺日趋白热化,尤其是在各自的幕僚为谋得富贵而拼命教唆、挑拨的情况下,局面很快发展到不夺嫡篡位则自身难保的地步。那些和皇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部署,会极力怂恿甚至逼迫皇子获取更大的权力。因为皇帝或许能在软禁的前提下容忍亲兄弟,但却无法容易那些盯着鸡蛋缝隙的苍蝇。

玄武门之变是李世民势力和李建成势力长期勾心斗角的结果,绝非李世民个人的意志所能左右。

封建时代父子相继的血缘传承,使得拥有皇帝血脉的非皇位继承人处在一个相当尴尬的处境,一方面,他们在理论上都有皇位继承权,这是遭忌恨的根本,但没有经过正规父子相机的继承仪式使得他们缺乏正统权力来源,政治合法性堪忧。

明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明英宗朱祁镇兵败土木堡,被蒙古人俘为人质,群臣不得不拥立明代宗朱祁钰为新君。在成功抵御了蒙古人对北京的围攻后,朝廷关于迎还英宗的问题不禁犯起难来。一方面,瓦剌蒙古主动提出交还朱祁镇,能迎还“太上皇”无疑是光耀千秋的功绩。而另一方面,朱祁钰已然坐热了皇位,深怕迎还朱祁镇会动摇自己的统治,所以有意阻拦英宗回国。幸而朱祁钰是个权威不足的君主,不敢越过文官独断专行,于是乎明英宗还是被安全地接回了紫禁城。为防权力丧失,朱祁钰将朱祁镇软禁于南宫。但有趣的是,景泰八年(公元1457年),当武将率兵拥立明英宗重登大宝时,朱祁钰一开始竟误以为是拥立过他的于谦造反篡位。事实证明,权力的来源决定了权力的性质。一位由大臣直接拥立的皇帝,相比于具备正规法统的皇帝,在权威方面明显要矮上一头。

从某种意义上讲,南宫复辟实属历史必然。明代宗朱祁钰的权威来源先天不足,拥立他的大臣又多为明英宗朱祁镇的老班底,注定会有压不住朱祁镇的一天。

另一方面,以他们的身份,如果没有在本国的政治斗争中被消灭,而是出奔他国,又往往成为他国干涉本国事务,制衡本国力量的傀儡。

五代后唐天成五年(公元930年),在辽太祖耶律阿保机逝世后的黄维争夺战中失败的阿保机长子耶律倍出奔,投入后唐。耶律倍到达后唐受到了热情地接待,后唐皇帝李嗣源以天子仪卫迎接,并赐姓东丹,名慕华,拜怀化军节度使、瑞慎等州观察使;后又赐姓李,赐姓名为李赞华。

耶律倍入后唐,成为后唐对付契丹的一个重要棋子。为此,就是雄才大略的辽太宗,也不得不低头和后唐搞好关系。压抑自己南下的冲动。直到后唐因皇位继承问题发生内乱,大将石敬瑭联络契丹南下颠覆后唐末帝李从珂的政权。耶律倍死于这次大乱,从此契丹在对中原五代的关系上终于占据上风。

南朝宋泰始元年(公元465年),前废帝刘子业派人赐死自己父亲孝武帝在位时最宠爱的儿子,自己的弟弟新安王刘子鸾,年仅10岁的刘子鸾死前对左右说:“愿身不复生王家!”千年之后,这句泣血的遗言冥冥中再次回荡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

责编:高飏 PN035

凤凰历史精品栏目

进入栏目首页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号

用历史照亮现实
微信扫一扫

推荐阅读

  • 兰台说史
  • 重读
  • 观世变
  • 现代史
  • 近代史
  • 古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