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揭秘:旧上海传统风月文化为何最终沦为卖淫产业?


来源:澎湃新闻网

随着士大夫阶级的消失,中国的上流人士开始重新组合。它去除了卖淫业这层带有士大夫文化印记的外表上的粉饰,铺就了一条纯粹以商业赢利为目的的两性关系。

心提示:某种意义上讲,随着士大夫阶级的消失,中国的上流人士开始重新组合。它去除了卖淫业这层带有士大夫文化印记的外表上的粉饰,铺就了一条纯粹以商业赢利为目的的两性关系。

晚清上海“十美图” 资料图

本文摘自:澎湃新闻网,作者:董嘉诚,原题:晚清上海风俗业:旧式青楼文化的土崩瓦解,节选

晚清上海的近代化与商业化

在商业社会,人的经济地位决定了其的社会地位,伴随着清末民初时期传统社会的转型,不仅广大劳动阶层成为贫困者,就连曾经作为统治阶级的士大夫也沦落到了相对贫困的行列中。旧式的士大夫沦落,露出了轻寒窘迫的凄凉相,当时的人们在描绘那些穷酸秀才时这样写道:“上海之布鞋大袖,大圆眼镜,斯斯文文自称我秀才我秀才者不下四百余人,案头储则大题文府,高头讲章尚盈尺也。叩以五洲,问以大势,询以国政,膛目而不知所对,呜呼,痛哉!”

由于商人阶级在历史上第一次成为了“主人”,旧式的青楼文化也在这股商业化、近代化的浪潮中土崩瓦解。公开狎妓被视为平常琐事,甚至纳妓为妾在上海也不稀奇。而正是这样一种高度商业化的氛围不仅淘汰了旧式的知识分子,新出现的知识阶层也带有着高度商业化的特征,他们不再注重妓女的文化功能,而仅仅是在烟花柳巷间纵情声色。据包天笑回忆,清末有的文人与妓女已经熟无可间,每晚必去妓院,甚至连写作也搬进妓院中进行,就连包天笑本人也是常去吃花酒的。上海小说家李伯元、吴趼人更是艳迹昭著:李伯元每天必去张园茶座与林黛玉等名妓吃茶,对上海花间只事了如指掌,各大名花几无不识,当时人们戏封他为“花间提督”。他的主要执笔助手欧阳钜源,才华横溢,不幸跟随李伯元堕入了烟花柳巷,年仅25岁便染性病而死。1896年李伯元在上海创办《游戏报》、《世界繁华报》,专做风流文字游戏,他在创办《春江花月报》时,还将《论语》改编成了嫖经,当局以“侮圣”名目将报馆查封。吴趼人在这方面虽不似李伯元那样放荡,但对于花场之事也可以说是无一不精,他写的《上海三十年艳迹》对上海各路妓女的色艺品质、逸文韵事无不详备,堪称上海的“嫖界指南”。

妓女市场对于大众日益的透明化以及各行妓女之间竞争的激烈化,属于高级妓女行列的“么二”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尽管一些高级妓院特有的入门规矩在表面上仍然维系着,但事实上,任何顾客在没有被特地介绍的情况下都可到场。顾客一进门,侍者高喊“移茶”,妓院里的姑娘就会自告奋勇地前来供其挑选,这在高级妓女享有自主选择权的年代是难以想象的行为。一旦顾客做出决定,他便随被其选中的姑娘前往她的房间。此外,“么二”中也新加入了“阿姐”(原先的女仆)和野鸡,而她们普遍都已经上了年纪,不似以往对于高级妓女普遍有着年龄上的严格限制。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当有着“急迫性需求”的男性日益成为主要的服务对象,即使是高级妓院也不需要再为顾客提供特别的文化娱乐服务,性成为唯一的交易内容。除了“长三”仍然相对例外外,所有其他这些能用金钱获得的女子,实际上都已经成为了纯粹的普通妓女。

在商业化的冲击下,无论自愿与否,那些曾经的高级妓女也不得不融入这一新的社会环境中,选花榜活动是这一时期上海风月界的新鲜事物,既对于那些高级妓女进行选美活动,评论产生所谓花界状元、榜眼、探花等,还有甲榜、乙榜之分。上海滩的三千粉黛对于这一新事物无不跃跃欲试,因为一旦榜上有名,便立刻身价百倍,上海各家报刊杂志都会登其玉照,对于她们未来的事业发展百利而无一害。1897年花榜揭晓之日的《游戏报》印了8000份,刚出来就被抢售一空。对于该年的“状元”张四宝,评检如此写道:“波写明而花写媚,神取法而情取幽,端庄沉静,柔媚可亲。举止淑雅,有大家风。美丽天然,风神娴雅,姗姗仙骨,矫矫不群,天仙化人,自然丰韵,翩然入座,鹤立鸡群。”花榜本身是一种名誉炒作,这种炒作提高了某些高级妓女的地位和形象,但与此同时,这也是一种商业活动。较之前由文人占主导的精英社会,这种比赛已不再是过去那种对艺术或美的评判,而成为了最有钱的人挥洒银元的舞台。嫖客之间为了各自的社会地位与声望,不惜对于自己中意的高级妓女一掷千金。可以说,高级妓女向普通妓女的沦落成为了不可挽回的事实。

无论是从妓女数量还是社会氛围来看,晚清上海当之无愧堪称中国的“色情之都”,许多青年纷纷堕入欲海,难以自拔,当时的报纸几乎露骨地揭露到:“花烟间给洋银一角,尽可捉胸捺肚,消遣绮怀。既得亲粉泽脂香,又可作烟霞供养,以故学业未成之辈,失足于此者几如恒河之沙。”对于嫖妓行为日益的公开化、普遍化以及高级妓女功能最终的情欲化,上海的许多道学之士无不痛心疾首,投笔怒骂:“无论男女,一入上海皆不知廉耻。上海男女淫靡无耻,为中外所羞言。羞耻二字之不同于沪地也,不自今日始矣。”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