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没有雾霾时的北京春天怎么过:与风沙斗争二十多年


来源:人民网

时光倒转几十年,每到冬春季节,北京人怕的就是风。为了治理风沙,北京和周边各省市都付出了长期和多方面的努力。

1958年4月8日,本报一版刊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指示——全党全民齐造林,森林十年翻一番》。从五十年代起,几乎每一年冬春北京风沙大作的时候,也是不断推进植树造林措施的时候。据统计,“从1950年至1980年30年间,北京城区总计植树860万株,京城树木拥有量已达到了解放初的134倍。”

70年代风沙紧逼北京城

上世纪70年代,中国林学会的相关专家在《北京日报》发文表示,首都绿化确有成绩。但是有待解决的问题也不少。北京绿化发展赶不上城市人口增长、面积扩大的幅度。绿地分布不均,水平不高。当时城区范围内“每人平均公共绿地只有三平方米多,还略低于解放初期。”

1979年3月,一篇《风沙紧逼北京城》向世人敲响了北京风沙危害的警钟。当时的冬春季节,北京周围有五大风沙区,从不同方向往城里“灌沙”,一遇刮风城里就黄沙弥漫,以致家里窗户不严的就满屋尘土,姑娘们上街时大多用纱巾把头整个包起来。“风沙紧逼北京城”的警告引发了上至中央领导、下到普通百姓对北京生态的关注。自此,以护卫首都北京为主要内容的绿化工程大规模展开。

大风一起,大街小巷尘土飞扬,扑面而来的风沙吹得人睁不开眼睛。一旦尘暴袭来,首都上空更是一片灰黄,白昼如同黄昏。在城外,人们可以看到,永定河北岸,大红门以南,已经出现了一片沙丘。这些情况表明,风沙已经在紧逼北京,大有“兵临城下”之势。

北京市气象台提供的资料证实,近几年来北京的风沙确是在趋于严重。六十年代,这里平均每年八级以上的大风日数为二十六点九天,扬沙日数为十七点二天。而一九七一年至一九七八年,平均每年的大风日数和扬沙日数,分别增加到三十六点六天和二十点五天……一九七七年八月,以联合国秘书长名义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的世界沙漠化会议,已经把北京划入受沙漠化威胁的范围之内。

但是,检索本报的报道可以发现,短短20年之后,本报就报道了“风沙,正渐离京城”,这一切,都是如何发生的呢?

80年代沙固林茂粮增产

上世纪80年代以前,北京的工业并不发达,对多数家庭来说,开上小汽车还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因此,人们在探讨“北京春天的风沙”时,所采取的最有效的措施就是多植树、广造林、兴修水利、整治环境,把露天的黄土变成绿地。

当那篇著名的《风沙紧逼北京城》见报之时,正值我国第六个五年计划之初,在市政府和首都绿化委员会主持下,绿化北京的十年远景规划问世,京津绿化系统工程全面展开。1980年,中共中央书记处对首都建设方针提出四项指示,其中明确指出,“要把北京建成全国环境最清洁、最卫生、最优美的城市”。

此后,北京集中力量治理南口、康庄、永定河、大沙河、潮白河五大风沙危害区,植树固沙,让北京的风沙源逐步消失;二环、三环、四环、外缘……着手铺建一条条环状绿带,从外向里,一层层包围北京;给京开、京张、京密、京津、京周五大交通干线披上绿装,构成五大绿色走廊;飞播造林、封山育林、人工造林,大房山、军都山、海坨山……让整个燕山山脉成为北京绿色的屏障。

到1984年时,本报的报道显示:那时候,首都每年有450万人参加绿化劳动;“三北”防护林体系造林面积已达一亿零五百多万亩,保存面积达五千五百多万亩。约一亿亩农田得到了林网保护,许多过去常年遭受风沙威胁、水土流失严重的地区,生产条件得到了改善。

为了改变北京的自然环境,甩掉“风沙紧逼北京城”的帽子,国家、集体、个人一起植树治沙,各级林业工作者和郊区农民、义务劳动大军艰苦奋斗10年,与恶劣的自然环境斗争,使得北京的绿色由淡渐浓,逐渐成片,北京人初尝“沙固、林茂、粮增产”的甜头。

90年代“黄土不露天”

1999年6月18日,本报刊发《风沙,正渐离京城》。弹指一挥间,离《风沙紧逼北京城》的报道悄然过去了20年,不光北京人感觉风沙少了,各方面的测算数据也显示,昔日京城春季狂暴肆虐的“沙龙”已被缚住。

本月底,京城要实现“黄土不露天”,这是本市治理大气污染第二阶段的重心工作,所针对的就是北京的就地起沙问题。

北京五大风沙危害区永定河、潮白河、大沙河、延庆康庄和昌平南口总面积243万亩,规划造林85万亩,现已造林70万亩,覆盖率为28.8%,一个点、线、面相结合的治沙防护林体系已基本形成。

[责任编辑:齐璇 PN109]

责任编辑:齐璇 PN109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