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婴案疑云,假新闻背后的真问题

尽管局面已经大为好转,但不得不承认,在中国存在大量买卖儿童的需求,这也是有些极端人士主张买卖儿童合法化的原因。

文丨特约评论员 张丰

互联网是透明的,但有时候也潜伏着陷阱。有媒体记者看到陕西省渭南市政府网站2016年9月发的一则公告,说2013年从河南省滑县解救了21名被拐儿童,当日寄养在福利院,希望家长赶紧过来认领,“预期不认领,有关部门将进行依法安置”。看上去,这里藏着一个巨大的黑幕:2013年解救了21名被拐儿童,竟然在3年后才公布,政府这样故意隐藏消息为哪般?

这个公告发出又撤回,但被细心的网友截屏,最终在网上传播开来,成为一起公共事件。有不少媒体做了稿子和评论,一个想当然的结论是,公布21名儿童被拐这一事实,本身就是特别负面的,是政府无法承受的“蒙羞”事件,所以才一拖再拖,实在拖不了才不得已公布。

如果这一事件成立,将是近期最为负面的新闻之一。很可惜,也很幸运,这不是真的。在2015年的时候,陕西媒体《华商报》就报道了这批被营救出来的儿童,他们已经在福利院住了一段时间了。被解救的一共有29名儿童,8名被认领,剩下21名成为一个难题,相关部门不得不求助于媒体。有人通过公安部的打拐平台查询,发现这些儿童的名单也早已录入其中。很明显,政府并没有瞒报。

其实,如果仔细查证会发现,富平贩婴案是一起特大案件。2013年7月16日,一位姓董的女士分娩后,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张淑侠告诉婴儿的父亲,孩子患有先天性传染病和残疾,婴儿父亲就放弃了孩子并委托张淑侠处理。后来,家属又质疑婴儿被拐卖并向警方报案,牵出了轰动全国的“富平产科医生贩婴案”。逻辑上说,警方最终破案,规模越大,成绩也越大,并没有隐藏信息的必要。

这个新闻是假的,但是却反映了一个真实的而且也沉重得多的问题:这么长时间,为何没有父母前来认领?

陕西警方通过努力,在山东和河南分两次解救除了29名被拐儿童。2015年9月20日,华商报采访了陕西打拐办的负责人,这位负责人认为,2年时间都还没人来认领,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丢失儿童的父母,可能不知道解救的信息,二是,有些父母虽然知道孩子被解救回来,但是却并不愿意出来认领。参与打拐的一位警察也表示,这21名孩子被认领的可能性很低。到了2016年的9月,所谓公告流出,表明这21位儿童,仍然生活在福利院中。

他们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是继续在福利院长大,还是被好心人收养,到另一对不是亲身父母的夫妻家中生活?和政府发公告是否规范相比,这才是最让人揪心的问题。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成长过程非常艰辛,他们需要社会的关怀,但是有时候这种关怀也会转变成压力。

身体和智力正常的孩子,被领养的概率很大,而那些有缺陷的孩子,则注定一生生活与苦难之中。2016年的热门电视剧《欢乐颂》中,刘涛扮演的霸道总裁安迪,就是一个典型,她虽然在事业上很成功(现实中发生的概率很小),但却有心理创伤,而她的弟弟,则由于智力缺陷,没有人认养,一直生活在福利院中,那几乎是一个完美的福利院,院长像天使一样,但是孩子的处境,仍然让人同情。

富平21名被解救的儿童,面临的处境也是一样。他们被解救时,最大5岁,最小才几个月,他们经历过一次贩卖,到了一个看上去正常的家庭手中。他们又经历一次解救,对社会来说,解救当然是正义的、必须的,但是对这些孩子来说,这却是第二次“被夺走”,如果不能找到亲生父母,即便被好心人领走,他们又要面临一次变故,其处境甚至都不如在解救前,生活在花钱买他们的家庭中。

长期以来,这都是一个难题。在文明社会,拐卖儿童,毫无疑问是一种罪恶,但是,就像陕西省打拐办负责人所说的,在农村,甚至有一些人生孩子就是拿来卖的,以此来维持自己的生活。引曝富平贩婴案的那位父亲,在听说孩子有残疾之后,就主动放弃了孩子——他的故事逆转了,但是真实的事情却大量发生,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大有人在,在过去,一个孩子可能仅仅因为性别为女就被父母送人。

另一方面,又存在大量想收养儿童的家庭,由于社会收养机制的不完善,他们就会考虑用钱来解决问题。尽管局面已经大为好转,但不得不承认,在中国存在大量买卖儿童的需求,这也是有些极端人士主张买卖儿童合法化的原因。

至少在目前来看,这仍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可以装聋作哑,在解救儿童行动满足我们的正义感后,我们就不再关心他们被解救后的故事。但是,对富平这21名儿童来说,这是他们实实在在的命运,他们无人认领,如果曾买下他们的家庭既有能力又有爱心,是否可以尝试让他们重归“父母怀抱”?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作者

张丰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学生举报“顶霾上课”,学校怕什

学生有意见,也表达了,学校首先应该检视自己的行为,并与学生及家长充分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