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男子淘宝买火柴枪给孩子当玩具 被控非法持枪


来源:华声在线

原标题:男子网购火柴枪给孩子当玩具 被控非法持有枪支网购火柴枪给孩子当玩具,却被鉴定为枪支。近日,株洲市天元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对叶某提起公诉。2016年9月27日上午,叶某在路上被交警拦下,

网络图

原标题:男子网购火柴枪给孩子当玩具 被控非法持有枪支

网购火柴枪给孩子当玩具,却被鉴定为枪支。近日,株洲市天元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对叶某提起公诉。

2016年9月27日上午,叶某在路上被交警拦下,并被发现车座储物箱内藏有一把火柴枪。经鉴定,该火药枪以火药为动力,具备火药枪的本质特性,根据《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应认定为枪支。

“这把枪是我在淘宝上花148元买的,是买来给孩子当玩具玩的。”叶某说,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因此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

株洲市天元区检察院检察员黄小平说,据刑法规定,非法持有、私藏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1支以上的,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在缺乏辨别能力的情况下,市民不要在网上或其他市场购买类似枪支。

【相关新闻】

公安部专家详解枪支认定标准:违规和判刑是两码事

据新京报报道,1月3日,因所摆射击摊上6支枪形物被判刑三年六个月的天津市51岁大妈赵春华,已经就一审判决提出上诉。曾代理过“少年网购仿真枪被判无期案”的律师徐昕将为她免费提供法律援助。

针对舆论认为的我国枪支认定标准过低问题,公安部相关规定的主要起草人季峻今天给出了详细解释。季峻表示,1.8J/cm2的标准是考虑到人体最脆弱的眼睛部位。

季峻指出,公安部相关标准的制定是按照法律法规来办的,但违规和判刑是两码事,具体案例中不可量刑过重。

季峻还提醒说,也有很多案件中,涉案物品确实是气枪,却被媒体说成玩具枪,“出发点和观念都不对”。

图为赵春华旧照

大妈曾怕花钱不上诉

多家媒体报道称,初中文化的赵春华在一审中曾表示认罪不上诉,只是因为不懂法律、不敢花钱。

据成都商报报道,这几天她想得最多的,竟然是刑事案件上诉会不会有上诉费,会不会让女儿花更多的钱,让女儿受到自己的拖累。

当徐昕在看守所见到赵春华时,她第一个问题忍不住问:“上诉得花多少钱啊?北京来的律师是不是特别贵啊,要多少钱啊?”这个问题让徐昕听来有点心酸。他看着眼前的赵春华,瘦小的身材,面容苍老,穿着宽大的棉服,神色有些疲惫。

徐昕曾经是西南政法大学最年轻的博导,现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近年致力于我国涉枪案件标准的完善。2014年7月,四川少年刘大蔚通过QQ向台湾卖家网购的20支仿真枪被鉴定为真枪,以走私武器罪被判无期徒刑,徐昕曾推动案件的复查。

2016年10月18日,福建高院认定刘大蔚案原审量刑明显不当,要求案件重审。

质疑判决的两种理由

徐昕在刘大蔚案的刑事申诉状中曾质疑,法院将仿真枪认定为真枪,依据的是公安部《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但该判据与《刑法》和《枪支管理法》标准不一。

徐昕提出,《刑法》第112、125、151条规定的资敌罪、非法买卖枪支罪、走私武器罪的量刑极重。惩罚的严厉度是与火药枪支弹药极大的射击动能和速度能远距离“致人伤亡或者丧失知觉”的威力和社会危害性相适应的。刑罚的极端严厉性表明,刑法上的枪支仅指火药军警制式枪支,不会指威力远小于弹弓的仿真枪。

第二种质疑声音,以澎湃新闻在赵春华案的报道为代表,即公安部的标准曾于2008年被大幅降低1/10。

按照公安部2008年实行的标准,将仿真枪判断为真枪的判据为枪口比动能≥1.8焦耳/平方厘米。

但在此之前,公安部2001年发布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第3条规定:“对于不能发射制式(含军用、民用)枪支子弹的非制式枪支,按下列标准鉴定:将枪口置于距厚度为25.4mm的干燥松木板1米处射击,弹头穿透该松木板时,即可认为足以致人死亡;弹头或弹片卡在松木板上的,即可认为足以致人伤害。具有以上两种情形之一的,即可认定为枪支。”

有刑事科学技术专业人员进行过实验得出了数据:当枪口比动能在10焦耳/平方厘米以下时,较难嵌入干燥松木板,只能在木板上形成一定深度的弹坑;枪口比动能16焦耳/平方厘米是弹头具备嵌入松木板能力的能量界限。因此,根据射击干燥松木板法,认定具有致伤力而鉴定为枪支的临界点是16焦耳/平方厘米。

也就是说,目前的枪支鉴定标准,降低到了接近之前的十分之一。

公安部专家:致伤和判刑是两码事儿

今天,北京广播电视台旗下新媒体“北京时间”采访到了公安部《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的主要起草人季峻,对公安部标准做了进一步解释。

针对舆论质疑的标准过低问题,季峻指出,1.8J/cm2这一数据,是基于对生物体要害部位之一眼睛的致伤力的考量得出。根据实验结果,并考虑到各种差异性因素,“在1m内阈值钢珠气枪致伤下限值可定位1.8 J/cm2”。

季峻表示,《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是由许多专家经过多年研讨制定出来的,“一切都要按照国家标准去做,按照法律法规来办,跟其他法律法规接轨”。

但季峻也认为,“这个标准是看能不能致伤,但是能致伤和判刑,是两码事儿”。在量刑方面不要一刀切,“应该根据各个案情,适当处理,不可量刑过重”。

季峻还提醒说,希望媒体能够给社会传播更多的正能量,“有的报道,出发点和观念都不对,部分词语都搞错了。像枪和玩具都没搞懂。气枪有些是走私进来的,产品包装上明确写的是气枪,并标有注意事项,却被说成玩具枪。有的人凭自己想当然说话,信口开河。”

[责任编辑:李明1 ]

责任编辑:李明1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灯谜猜猜猜,“元旦过生日”,打一城市名称?
  • 上海
  • 北京
  • 重庆
  • 沈阳

对啦,马上看美图~

答对才能看美图哦~

不对,再猜猜呗~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