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票续集不能上演选择性失忆

年票这场大龙凤,已经上演了15年,好不容易演到了一个大团圆结局。

2016年年底,广东省各市陆续取缔了征收15年之久的机动车年票。抗争的市民们还来不及欢呼,呼吁公开的账目没等到,却等来了广州、东莞、惠州、韶关、清远、汕头等9个地市公布追缴方式的消息。

广东省年票的前世今生,再来复习一次。2001年,在广州市试行年票以后,它就顶着试行的名号成为了一项实质的地方性制度,而且一收就收了15年。年票不仅违反上位法,而且还涉嫌重复收费,简称既不合法又不合理,多年来遭到了诸多质疑,后期更是有了大规模的拒缴年费的抵制行动,甚至有一波又一波的市民提告。所以说,这不合法不合理的年票,不是取消而是取缔了。

年票被取缔之后,本来该好好吸取教训,研究怎么不再犯这样的错以及更好地规划交通,结果,每个地方不约而同急吼吼公布的都是年票追缴的方法,别说,还挺具体的。都不知道是该夸他们记性太好,还是怪他们记性不好。说他们记性好吧,年票到期怎么就延了这么几年才想起来取缔,而且呼吁了好多年的公开账目只字不提,年票收入每年几十亿元,用到了哪里、有没有被挪用、是不是被城投拿去为政府还债了?公众一概不知;但要说他们记性不好吧,追缴倒是记得清清楚楚,有些城市还附带捆绑威胁条款,以前是没交年票不给过年审,现在不补缴有要收滞纳金的、有法院强制执行的、有要纳入征信系统当不良记录的,东莞更夸张,不交就不让过专利和财政资助费用申请,明晃晃地写着“欠缴路桥费暂缓资助”,借口都不找。

光惦记着市民口袋里的钱,对年票追缴穷追猛打,却不说收到自己口袋里的钱花到哪、怎么花的,这样可不行。年票这事儿如果要演续集,就要把事情捋清楚,而不是稀里糊涂地一错再错。

在忙不迭地追缴之前,首先要说明凭什么追缴。如果是不合法不合理,不仅不能追,还应该用后续的路桥费兑换等方式补偿交了年费的市民。即使撇开合法性和合理性的问题,要追缴的前提是必须先晒着账,钱是不是花在所说的道路养护等相关事项上了,有挪用的先补上、追责。无论如何,不补缴就把市民纳入失信名单或登记不良记录,或者不给企业过审批,不仅是越俎代庖,还是滥用公权———交委或地方政府都根本没有被赋予这样的权力。

年票这场大龙凤,已经上演了15年,好不容易演到了一个大团圆结局,要上续集也应该是公开账目、吸取教训,可不能上演选择性失忆、不晒账光想收钱。没搞明白能不能收之前,追缴这事儿得停下来。 

作者

吴小叉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14年抗战”不只传递出一个新概

既是告诉后人一个真正沉重的抗战历史,也是最厚重的国耻教育,更会让广大青少年无比珍惜今天和未来的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