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权大于法”,道尽基层荒诞

事件超出地方官员的控制范畴后,决策者和执行者,保谁,不保谁,一目了然。

文丨熊志

江西资溪县鹤城镇泸声村,一句“权大于法,老板说拆就拆”后,强拆就开始了。这话出自国土局执法大队长吴剑,“老板”指的是副县长,房子是农民徐晓洪的。

吴剑算是实在人,至少在这场强拆里没说假话——徐晓洪奔波八年,办齐两证一书,建房有理。这意味着拆迁于法无据。于法无据,但拆迁有令,只好以权压法,吴剑只是点破了事实。

执法队长是被推到冲突第一线的,这是一种被决策者制造出来的矛盾。如徐晓洪所言,吴剑只是一个没有选择余地的执行者。这类角色位居强拆机器的末端,“完全是遵照副县长吴辉文的指示办事。”权力体系离不开他们,但前提是他们按既定的角色设定来处理基层冲突。违背的后果,是被体系切割出去。

所以,当地的问责通报是这样写的:吴剑等人的个人言论是极其错误的,充分暴露出个别基层干部法律观念淡薄。组织拆迁的吴剑,代表了副县长的长官意志;说错话的吴剑,却只能代表“个人”、“个别”。事件超出地方官员的控制范畴后,决策者和执行者,保谁,不保谁,一目了然。

把吴剑切割出去,只是修复权力形象的第一步,第二步是论证强拆的决策合理。此事中,证件齐全让徐晓洪抵抗的合情合理,但官方拿出村民举报的托辞,人民内部被凭空制造出来——如果宅基地的批准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同意,违反《江西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建房手续又如何获得合法通过?

把副县长坐镇指挥的强拆,向“拆房与政府没有关系,是群众不断上访才做的决定”的方向扭转,矛盾转嫁,焦点转移,官民冲突转换成人民内部冲突,这是当地处理风波的方法论。徐晓洪表示,工作人员在他家待了一个多小时,房子的事,一点都不谈,那是因为这套方法论从来不指向权力的自省,而是寻找麻烦的制造者。显然,执拗的徐晓洪,以及点破权大于法的吴剑,都是后者。

鹤城镇官方的表现说明,重要的不是民情,而是舆情。民情关乎房子,舆情牵涉权力形象,抚平舆情,要切割麻烦的制造者,要制造对立方,把祸水往人民内部矛盾上引。所以在他们的应对行动里,还涵盖了对爆料者的追问——“县纪委直接就问,那天有哪些记者到了资溪,到了哪些单位”。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作者

熊志

熊志

凤凰网评论频道编辑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真相是,总有人会买不到火车票

现在的抢票,实际上就是在抽签。抽签的本质,体现为大家一起抽签,压垮了网站,抢票需要眼疾手快、流程复杂、需要反复刷等等,最后这些问题变为商机,演化为高价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