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是,总有人会买不到火车票

现在的抢票,实际上就是在抽签。抽签的本质,体现为大家一起抽签,压垮了网站,抢票需要眼疾手快、流程复杂、需要反复刷等等,最后这些问题变为商机,演化为高价代购。

文丨刘远举

随着技术发展,人们买火车票从黄牛、排队、网络抢票,如今,进化到了“付费抢票”。现在各大第三方平台如火如荼地开展抢票服务。比如20元的VIP抢票通道,30元的VIP极速抢票通道,66元的至尊光速抢票通道……其中,智行火车票的APP,每多付1元钱就可以为抢中一张火车票提高0.1到1个百分点不等,“小费”200元封顶;携程网的35元极速抢票,66元专人闪电抢票,一天至少能刷票2万多次。

代刷火车票与倒票有本质区别

争议随之而来,不少人质疑,第三方平台加价代刷火车票,与“黄牛”无异,就是在倒票。

2006年,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国家发改委和铁道部曾联合发布《关于依法查处代售代办铁路客票非法加价和倒卖铁路客票违法犯罪活动的通知》,规定了火车票销售、代售服务价格是5元封顶。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名义、任何形式在客票预订、销售环节加收任何费用,地方有关部门也不得批准收取各种费用。

1999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倒卖车票刑事案件有关问题的解释》指出,高价、变相加价倒卖车票或者倒卖坐席、卧铺签字号及订购车票凭证,票面数额在五千元以上,或者非法获利数额在二千元以上的,构成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倒卖车票情节严重”。

法律是严密的,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什么叫倒卖?倒卖,通常指未经官方批准,通过投机手段以低价购入,并以大大高于购入价的价格出售,简称低买高卖。

可见,倒卖有两个要素,第一差价,这一点,网络加价抢票服务,是符合的;第二点,是买入、卖出,从这个角度,票到底是谁在买?很显然,火车票是实名制的,谁在购票非常清晰:用的谁的身份证,就是谁在买,而不是谁坐在电脑跟前。否则,机器刷票,难道是机器在买?显然,在加价代为刷票的过程中,法律上的关系,就只能是代购服务、代刷服务。服务的价格是由市场而定的,那么,自然是合法的。虽然,很多人愤愤不平,觉得这不合理。但却是无法制止的,即便不准加价格,可能就会变为会员专享,而一个会员要300块。即便会员也不准了,无非是大家一起开四五台电脑一起刷,并不见得能解决问题。

真相是,总有人会买不到火车票

那么,为什么出现这个伦理的困境。道理还得从头说起。

春运时的火车票是稀缺资源,但是,又不能靠价格解决,因为春节回家是中国人的传统,能够产生明显的分流、抑制需求效果的价位,一定会是大大超过现有票价的。也就是说,在有分流效果之前,社会公义早就失去了。人人都想要,又必须限价,必然需要另外的方式来分配——要么是黑市黄牛,要么是寒夜排队。人们既不想黄牛又不想寒夜排队,于是就寄希望于网络。于是,接着是网站的各种崩溃,复杂的购票流程,待到这些问题基本解决,又出现了如今的高额代购。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些问题都是必然的,源于一种叫做租值耗散的现象。1974年,约拉•巴泽尔在《按等候分配的理论》中指出,当一个资源不能以价格来实现分配,其他机制就会取而代之。比如,排队等候就是其中一种替代机制。不过,排队花费了时间,但却不创造价值。所以,这种现象被称为“租值耗散”。租值耗散在各个时期的表现形式不同,最初是托人开后门、寒夜里彻夜排队、向黄牛购买高价票,随着技术的发展,则是网络订票的麻烦,接着演变为高价代购。总之,僧多粥少是现实,舒舒服服的买到票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

网络购票的实质是一个“不是抽签的抽签”。在现在的网络购票过程中,消费者在12306网站上订票,是否能订到,靠的是谁快,靠路由、交换机转发的信号早0.001秒,才能抢到票。这么细微的时间差别,对买票的人来说,本质上是一个凭运气的过程,也就说,现在的抢票,实际上就是在抽签。抽签的本质,体现为大家一起抽签,压垮了网站,抢票需要眼疾手快、流程复杂、需要反复刷等等,最后这些问题变为商机,演化为高价代购。

大家都知道,抽签,就应该有抽签的规则。规则保证不管先到还是后到,年长还是年幼,有文化还是没文化,有钱还是没钱,大家的几率都一样。可是,12306从来不承认自己是抽签,自然就没有公平的程序来保证,所以,那些电脑好,网络快,手快,会编代码来代替人抢的人与机构,就可以占得先机,然后堂而皇之的出售自己的服务。

道理说到这里,逻辑展开到这个环节,解决的方案就非常明显,那就是承认火车票僧多粥少,承认一些人会买不到,必须去坐大巴,坐飞机。有这个心理准备之后,大家就可以坐下来公平的抽签。

不要排队、黄牛、加价抢票,就只能全员抽签

其实,信息技术的出现和实名制早就可以让我们更悠闲、更公平、更合理地完成这一切,抽签仍然是抽签,但却是一个人人平等,没有门槛,不用眼疾手快的抽签。

春运行程计划性强,可在春节前一周时间,供公众在网站输入身份证,并预订车次、座位,可以提交数个不同优先程度的预订。一周之后电脑统一抽签并公布,中签者可凭身份证购预订车次的车票。有了规矩的抽签,肯定比没规矩的抽签好。

首先,这会使票的分配更加人性化。可以根据年龄、性别、是否残疾赋予不同的中签概率,照顾老弱病残孕。而且,如果一个人多年不中,还可以调整他的中签率。其次,对于必须一起出行的,可进行团体抽签,只需调整中签率即可。而且,较长的登记时间,则可以方便没文化的、残疾的、手慢的、年长的人找人帮忙,甚至自己慢慢操作也是一样,不需要再“抢”,不熟悉电脑的问题就迎刃而解。

考虑到临时出行的人,留少数余票即可,参与过春运抽签的人不得购买。这样的抽签还能优化资源的配置。系统可实时显示预订情况和各车次、座次中签概率,人们可调整出行计划,想把握大点,就订差一点的车或座位,或者时间离春节远一些。铁道部也可以根据情况安排、调度列车,两方面都可促进资源的优化配置。即使对于抽不中的人也是有利的,至少他们能提早打算,采取乘飞机、乘长途汽车等方式。至于作弊问题,则几乎不用考虑,因为,抽签系统实际上把分配票的权力更加集中了,更不容易开后门。

其实,抽签广泛存在于当下中国,那些本该由价格决定的奢侈品——车牌都采取抽签方式,那么,基本需求就更应该采取抽签的方式。不过,人们在希望破灭之前,总是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加幸运一些,所以,并不见得会喜欢这种公平。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作者

刘远举

刘远举

凤凰评论特约评论员,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专栏作家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不要把嫖娼人员当成“普法工具”

即便是警方要通过这些违法事迹对社会进行教育警示,那也必须建立在充分尊重违法人员的人格、充分尊重其自身意愿的基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