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美媒解析中东冲突潜藏宗派幽灵:伊朗或笑到最后


来源:参考消息

美国战略之页网站2016年12月17日发表题为《伊朗正赢得胜利》的文章,编译如下:对以沙特为首的人数更多的逊尼派穆斯林而言,沙特与伊朗之间未经宣布的战争情况非常不妙。2016年底,以伊朗为首、人数上占

美国战略之页网站2016年12月17日发表题为《伊朗正赢得胜利》的文章,编译如下:

对以沙特为首的人数更多的逊尼派穆斯林而言,沙特与伊朗之间未经宣布的战争情况非常不妙。2016年底,以伊朗为首、人数上占劣势的什叶派穆斯林正在所有阵线(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和也门)取得胜利。与2016年初相比,这是一个巨大变化。

你可以说这一转变始于2016年1月2日,当时沙特处决了一名知名的什叶派教士。沙特的什叶派人数众多,占全国人口逾15%。伊朗总是时刻准备着帮助他们的什叶派伙伴解决问题。但处决知名什叶派教士一事引发了伊朗的反沙特示威,还引发对沙特驻伊朗使馆的攻击。这导致沙特人中断与伊朗的外交关系。这是一场实际上始于1979年的冲突中的又一次小冲突。1979年,什叶派教士夺得了伊朗的控制权,明确表示什叶派伊朗而非逊尼派沙特应当领导整个伊斯兰世界。伊朗还开始谈论沙特人如何不适合管理麦加的穆斯林圣地。如果你往回追溯一点,你可以看到,所有这一切是什叶派与逊尼派历时1200年古老战争中的又一轮冲突。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场围绕谁应该统治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古老继承权争端。上世纪80年代,这场争端再次爆发,当时逊尼派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发现一个夺取两伊边境伊朗一侧一些重要油田的机会。在什叶派教士领导一场革命推翻伊朗王室后,伊朗陷入混乱。在这种背景下,萨达姆的举动看起来像是合理的冒险行动。但是,在这个阿拉伯邻国发起入侵活动后,才发现什叶派教士对伊朗社会实施的暴力重组所引发的混乱不像萨达姆认为的那样极具分裂性。萨达姆攻城略地的计划遭遇惨败,转为一场近10年的战争,导致逾200万人伤亡,并使得什叶派教士牢牢控制了伊朗政府。伊朗本应该在王室倒台后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萨达姆的入侵举动给什叶派教士提供了一个控制新宪法制定过程的机会,什叶派教士因而以宗教替代了王室。

牢固掌控权力之后,伊朗教士把这视为打压逊尼派(80%的穆斯林是逊尼派,沙特有点像他们的领袖)的一个机会。沙特人长期以来一直担心出现这种情况,这就是为何他们要支持占少数的逊尼派在伊拉克掌控权力的原因。这导致上世纪80年代初萨达姆苦苦应对伊朗的反击时,沙特和科威特等富裕逊尼派国家向伊拉克提供资助。

1990年,萨达姆没有偿还他从科威特借的巨额贷款,而是选择入侵特威特,并宣布科威特为伊拉克“第19个省”。1990年,沙特人加入了美国领导的联盟,以解放科威特。沙特人要求该联盟不要入侵伊拉克。这一约定不是什么秘密,但它对大多数西方人而言几乎毫无意义(这些西方人几乎不知道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冲突)。因此,当美国人2003年出兵伊拉克并推翻萨达姆及其独裁统治时,沙特人不高兴。关于萨达姆,阿拉伯人确实不应该责备美国人。1990年之后,沙特人同意萨达姆很糟糕的观点,并称他们将把萨达姆赶下台。在逾10年的努力(以及资助十几次暗杀阴谋或政变计划)之后,萨达姆仍然掌控着权力,这是许多沙特人所乐见的。沙特人认为,如果他们能够用另一位强人替换萨达姆,一切都会很顺利,但萨达姆特别顽强。萨达姆的逊尼派追随者也很顽强,他们2003年之后继续开展战斗。但现在,伊朗在伊拉克拥有一个盟友,而非一个对手。伊拉克占多数的什叶派2005年通过选举掌控权力。这是5个多世纪以来,什叶派首次掌控该地区。与此同时,在为期3年的调查之后,1996年沙特胡拜尔塔爆炸案的线索最终指向了伊朗,这次爆炸导致18名美国军事人员死亡。2001年以后,伊朗还开始积极支持也门、沙特和巴林的什叶派叛乱分子以及许多其他秘密破坏行动。

伊朗的更明显举动之一是利用1975至1990年的黎巴嫩内战。上世纪80年代,伊朗的援助令黎巴嫩大多数什叶派少数族群变成被称为真主党的亲伊朗民兵组织。1990年之后,真主党开始主导黎巴嫩的政治。与此同时,相邻的叙利亚在上世纪80年代成为伊朗的盟友。叙利亚的世俗独裁政府由占少数派的一个什叶派分支掌控,并经常与萨达姆治下的伊拉克发生争端。到2016年,伊朗(通过黎巴嫩真主党)已经拥有对黎巴嫩政府所有重大决策的否决权,虽然什叶派在黎巴嫩是少数派。

阿拉伯半岛国家对什叶派扩张至它们北部颇为担心。更糟的是,伊朗教士正在公开谈论:如果由(伊朗领导的)什叶派而非沙特王室来保护和管理最神圣的穆斯林圣地麦加和麦地那,伊斯兰世界会更好。伊朗发现事实证明自己的要求是合理的,因为2400名麦加朝圣者(包括450名伊朗人)在2015年朝觐期间遇难,原因是沙特对朝觐管理不善导致发生大规模踩踏事故。

这促使伊朗鼓动也门的什叶派部族民兵尝试取代该国政府。这一尝试2015年初差点成功,因为沙特主导的一个军事联盟进行干预,才被阻止。也门什叶派被阻止并被击退,但并未被击败,他们仍然公开叛乱。阿拉伯人表明他们能够使用从西方购买的所有高技术武器,但缺少粉碎什叶派民兵的技术和勇气。伊朗和也门的什叶派阿拉伯人认为,也门的什叶派叛乱分子能够抵挡逊尼派联盟一阵子,有足够时间找到有利据点。

在叙利亚,伊朗也设法做到了看上去不可能的事情,击败了逊尼派叛乱分子。伊朗成功做到这一点的手法是说服俄罗斯在2015年中期以挫败“伊斯兰国”的名义进行军事干预。所有人都会同意,作为“基地”组织更为狂暴的一个分支,“伊斯兰国”必须被赶走。较少得到讨论的一个事实是,“基地”组织源于沙特,“伊斯兰国”大部分新招募人员以及许多资金均来自沙特和其他阿拉伯石油国家的富裕逊尼派。这是沙特面临的一个问题,但他们认为伊朗是一个更大的问题,而大多数阿拉伯人同意这一点。

因此,是的,又一场逊尼派-什叶派战争正在上演,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正深陷这场战争之中,就像控制着世界石油供应大量份额的所有海湾国家一样。令阿拉伯人痛苦的是,伊朗深思熟虑地从容行事,当其计划实施至关键点时,该国通常会取得胜利。大多数本地区外人士意识不到所有这些情况,但这些古老的仇恨、对抗和冲突对波斯湾的人们则意味着一切。(编译/杜源江)

[责任编辑:吴雨洪 PN011]

责任编辑:吴雨洪 PN01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灯谜猜猜猜,“元旦过生日”,打一城市名称?
  • 上海
  • 北京
  • 重庆
  • 沈阳

对啦,马上看美图~

答对才能看美图哦~

不对,再猜猜呗~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