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门对空气污染不能继续“鸵鸟政策”

安装空气净化器,不能推卸政府治理空气污染的责任。给所有孩子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必须花大力气治理污染。

连续的重污染天让不少家长担忧孩子在校园里的健康问题。近日,一份《关于呼吁北京市教委统一安装新风系统的提议》的呼吁书在网上被大量转发,引发关注。1月5日,北京市教育部门表示,日前已部署中小学、幼儿园安装空气净化设备试点工作,要求各区积极稳妥、有序推进,市级财政将给予补贴。(《新京报》1月6日)

关于在雾霾严重地区,中小学、幼儿园是否安装空气净化设备这一问题,已经争论多年。教育部门一直没有表态。目前已有的做法是,有的民办学校、幼儿园,由学校出资安装空气净化设备;部分公办学校,有的班级由家长委员会决定是否安装空气净化器,费用由家长承担。在公办学校安装空气净化器时,有的家长支持,愿意出资,也有家长反对,认为没有什么效果,学生也不可能一直呆在室内,于是不愿意出资。对此,媒体多有报道,校方的立场也颇为暧昧,既表示理解家长的想法,也表示由于没有财政预算,因此由校方来安装空气净化设备不现实,因为按照财务管理规定,学校不能在预算外随意支配资金购买设备。   

北京市教育部门做出在中小学、幼儿园安装空气净化器的决定,为安装空气净化设备扫清了政策障碍。但还有几方面问题需要解决。其一,安装空气净化器及后续维护的费用从何而来?这如果要列入财政预算,那需要经人大审议,而不能就由行政部门决定。其二,如果是财政预算开支,那空气净化器的采购,应该严格遵守公开招标程序,在招标中,要引入家长委员会的力量,由家长和校方共同参与,以确保空气净化器的质量与安全。其三,安装空气净化设备的财政拨款(补贴),从公平出发,不能只补贴公办学校、幼儿园,而应该所有需要安装空气净化器的学校、幼儿园都纳入补贴范围,包括民办学校、幼儿园。再就是,还需要相关专业委员会对学校、幼儿园是否需要安装空气净化器进行专业评估,避免一哄而上盲目安装,但安装后几乎不使用而被闲置。   

决定安装空气净化器,是政府部门认识的重大转变。这表明政府部门已经认识到空气污染的严重性,而不再对空气污染采取回避态度。此前,有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对这一话题是高度敏感的,似乎安装空气净化器,就是“承认污染严重”,甚至在雾霾爆表的天气,也不停课,对雾霾采取“鸵鸟政策”。可以说,针对空气污染,安装空气净化器,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现实选择,在此基础上,从孩子健康成长出发,还有更多事要做。   

一方面,要针对污染常态化的无奈现实,就安装空气净化系统、学校校舍改建、停课做出系统规划。千万不要认为,只要安装了空气净化系统,即便雾霾再严重,学校就不必停课了,在极端恶劣天气,还是需要停课的,政府部门可以制订标准,在标准范围内给学校自主调整上课的权利。与此同时,即便安装空气净化系统,且可以保持室内空气清新,学生也需要进行运动,目前中小学、幼儿园缺乏室内活动场地,这无疑需要对校舍进行改建。据笔者所知,有的中小学就把地下停车场改为运动场。   

另一方面,北京只是迈出了由政府出资推进安装空气净化系统的第一步,其他省市、地区要不要跟进,这需要地方政府、人大机构尽快做出部署,在必要的情况下,需要国家层面对此给予明确的指导意见。安装空气净化器,无非政府全额拨款安装,政府补贴部分经费安装、适当向家长收取一定费用,由家长决定安装并分担费用等不同选择,不管哪种选择,都需明确政府、学校和学生家长的权责。比如家长决定安装,采购由家长负责,日常运行、保养维护谁负责?安全风险怎么控制?这是需要学校、政府共同参与的。从现实出发,由政府全额拨款,纳入预算,由学校进行日常运行维护,是当前最适合的解决途径。   

必须指出的是,安装空气净化器,不能推卸政府治理空气污染的责任。给所有孩子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必须花大力气治理污染。总不至于让孩子每天就两点一线,家里装净化器,路上戴口罩,到学校就关在教室里。承认污染,减少污染对居民生活、学生学习的影响,是治理污染之始。

作者

熊丙奇

熊丙奇

著名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出台彩礼规定是政府机关乱作为

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根本就是不言自明之理,包括政府、“村官”在内的任何人都是不应乱干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