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多个直接上级出问题 纪委书记该向谁报告?


来源:长安街知事

原标题:多个直接上级出问题,纪委书记该向谁报告? “上级的姓名我知道,下级的姓名我也知道,这都是党的秘密,怎么可能告诉你!”这是小说《红岩》中,江姐面对严刑拷打作出的

原标题:多个直接上级出问题,纪委书记该向谁报告? 

“上级的姓名我知道,下级的姓名我也知道,这都是党的秘密,怎么可能告诉你!”这是小说《红岩》中,江姐面对严刑拷打作出的坚定回答。

重庆解放前夕,川东地下党遭到大规模破坏。江姐的被捕,不是“下级”经不起考验,而是“上级”出了问题——

当时,四川党的主要领导人中,川康特委书记蒲华辅、川东临委副书记涂孝文、重庆市委书记刘国定和副书记冉益智悉数叛变,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江姐等一大批基层共产党员坚守信仰,把牢底坐穿,用自己的鲜血谱写了一曲英雄赞歌。

中纪委最新反腐大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一位纪委书记也遭遇了出问题的“上级”。他以坚定的党性破解了权力密码,作出了让人“意想不到”的选择。

长安街知事APP此前做过介绍,党的地方各级纪委在同级党委和上级纪委双重领导下进行工作。肖叶2013年出任茂名市纪委书记时,时任市委书记梁毅民。肖的前任廖锋,时任市委副书记。梁、廖二人先后落马。

在上级纪委机关,钟世坚时任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曾任省纪委书记的朱明国则担任省政协主席、省委副书记。朱、钟也先后落马。

同级党委领导有问题,上级纪委领导也有问题,肖叶书记当时的从政环境,可想而知。

如果仅限于一般的工作交往,似乎不至于直接冲突。然而,麻烦事自己却找上了门来。

茂名下属的化州市,市纪委书记陈重光在钟世坚的帮助下,获得了茂名市纪委副书记的提名,即将成为肖叶的同事。就在这时,陈重光被举报。

钟世坚随即就给肖叶打电话,说陈重光是纪检监察干部,对待这个问题上要内外有别,要把握好分寸,能够给组织处理调整岗位的,就不一定要立案了。你自己把握好,不要把事情搞大,对你影响也不好,是你的手下,就说了这个事。

钟世坚的“逻辑”,在官场一度很有市场:我是你的上级,我找你,你给个面子。更何况,我还能决定你的前途命运。

这是个“潜规则”,而且很管用。在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的案件中,“潜规则”的权力密码跃然纸上。

纪委主要的权力,是监督执纪问责的权力,是关系到党员领导干部的政治生命的权力。按魏健的话说,纪委官员“打招呼”,比他级别高的地方官员也得买账。

朱明国也说:“说不好听的就是,人家不怕种树的,人家只怕烧山的。纪委书记对某一个干部、某一个党员的看法,都是决定这个人一生的,至少一段时期的升迁荣辱。所以一般的领导干部都怕纪委,这是肯定的。”

“潜规则”摆在眼前,上级的“威胁”摆在眼前:按钟世坚的话做,看似风险不大又“合乎情理”,出了问题也是落实上级指示;不按钟世坚的话做,不仅得罪上级领导,更是直接跟上级领导翻脸,因为钟正是陈重光的保护伞,再深挖还有朱明国。

肖叶选择了自担风险,他一方面没有按钟世坚说的办,另一方面越过钟世坚,直接向省纪委书记黄先耀同志报告,并提到了钟有可能牵涉其中的观点。

风险是什么?虽说党员有权利抵制上级领导的错误要求,虽说纪委书记应该向上级纪委报告案件线索。可是纪委书记的提名和考察,是由上级纪委和组织部门为主的。对于肖叶来说,如果这个案子不能一查到底,不能拿下挖出朱明国和钟世坚,那他的麻烦就大了,搞不好就是毁灭性的。

肖叶是媒体人出身,先后担任茂名市委政研室主任、组织部部长、市纪委书记。出生于1964年的他,作出了让人敬佩的选择:他没有屈从于“上级”的压力,坚守住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底线。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强调:“为敢于担当的干部担当,为敢于负责的干部负责”。如何让敢于担当的干部少一些风险,多一份从容?最好的办法,就是按规矩办。

有了规矩,任何人打招呼,都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绝。如果一定要办,请留下决策痕迹,谁的责任谁领走。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朱明国案、钟世坚案,就更能深刻领会专题片蕴含的重大命题:如何规范纪委的权力运行?

王岐山书记镇江调研已经给出了明确的方向,制定《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这就是规矩。

肖叶书记,再遇到“钟世坚”,必须严、实、硬!

[责任编辑:唐艺赫 PN085]

责任编辑:唐艺赫 PN085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