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青联委员驳人民日报:应理性看待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可行性


来源:未来网

社会是不断进步的,有一些问题也是慢慢显现的,法律应在关键时期进行适当修正。当违背公序良俗的行为因为法律的缺失而可以长期存在的时候,去讨论该不该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已经属于“后知后觉”。关于刑事责任年龄,这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根据社会情况而出现的产物,如若有不适之处是应该改进的,怎能死守旧律不思进取?当然,任何一个细节的改动都是大事,都必须考虑到社会的接受程度以及对社会的影响。单单是从社会接受度来说,呼吁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声音一直很高,这点可以从舆论场上的反响得到结果。至于对社会的影响这点,还需要更有力量的分析

原标题:青联委员驳人民日报:应理性看待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可行性

11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评论《理性看待刑事责任年龄制度》,这篇文章标题没有问题,这种“理性呼吁”也没问题,文中主观先入地站在一个立场谈论的观点大致上说来也是能够理解的。可就是这样一篇文章,却是得不到民众支持,得不到民意赞同,得不到民心认可,人民日报的观点又是否有些不合理呢?

必须强调一点,我们呼吁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更呼吁对未成年受害者的保护,而不是保护那些伤害社会、伤害未成年人的作恶者。虽然有些作恶者会打着“未成年人”的牌子寻找免责的机会,但是我们必须清楚,他们的第一身份是作恶者,第二身份才是未成年人,更何况他们可能伤害了社会伤害了其他未成年人,那么我们如何保护那些应该被保护的人的权益呢?在不断章取义的前提下,我们不妨来针对其中的那些看起来比较客观的话进行评论。

人民日报称,“我国法律关于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符合世界刑法潮流,契合国情。”关于此点,文中称“多数国家将刑事责任年龄起点设定在了14周岁(包括)以上”,并称我国的“14周岁、16周岁的刑事责任年龄划分标准”是在综合考虑我国历史文化传统、地理气候条件、刑事政策、儿童发育情况、受教育时间及社会经历等因素后作出的判断。究竟是否符合我国的国情,这点在舆论场上的争议很大。另外,只抓“刑事责任年龄”这块重心说,网上显示有一些国家刑事责任年龄的起点较低,如法国为十三周岁,印度、加拿大、希腊、荷兰、丹麦、匈牙利为十二周岁,墨西哥为九周岁,虽然这些国家也是少数,但是应该值得参考吧?

人民日报称,“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主张缺乏实证数据支持,会陷入人类文明越进步刑事责任年龄越应降低的悖论。”该文中提到,“低龄未成年人实施危害行为,恰恰说明了他们辨认控制能力依然不足。”随着时代发展,人们对刑事责任年龄这块的认识分歧有所变化,是否为“悖论”的关键点在于这么做究竟是否对社会有积极意义。倘若法律失去了凝聚社会价值共识的基本作用,那我们是否该思考对其进行适当修正?低龄未成年人实施危害行为如果可以说明他们辨认控制能力依然不足,那么成年人实施危害行为也可以使用这个逻辑吗?我们必须明确一点,现行的刑事责任年龄制度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出现的?按照目前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趋势,以及许多未成年人受到这种违法犯罪趋势侵扰的现实,刑事责任年龄制度是否保护了应该被保护的人?

人民日报称,“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导致低龄未成年人实施危害行为的问题。”换句话说,当我们去解决一个问题,有人告诉你这样做只能是治标不治本,但是人家又给不出一个治本的解决方案,难道我们因此就不去治问题了?试问,如果法律法规没能够标本同治,彻底杜绝违法犯罪行为,是否这些法律法规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就算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导致低龄未成年人实施危害行为的问题,那么是否又不具备其他意义呢?这个问题换到法律语境中去思考,我们是否应该对严重违法犯罪者予以惩罚?文中称,导致未成年人违法犯罪的根源是家庭监护、学校教育、社会治理,这点与我的想法相近。可是再问一句,难道成年人违法犯罪就与这无关系吗?正确的话语表述不能成为嫁接错误逻辑的证据。

人民日报称,“儿童利益最大化,就是社会利益最大化;使实施危害社会行为的未成年人回归社会,才是对社会最好的保护。”这句话的前半句我认可,后半句我只能认可一半。不认可的那部分在于,并不是所有实施危害社会行为的未成年人都应该在没有接受相应惩罚的情况下“回归”社会。对于那些强奸、杀人的行为,你认为社会的容忍度足以去原谅他们吗?选择接受这类人的回归,就是对受害者经历的讽刺,是对受害者基本追求正义的诉求的无视。再者,如何回归?是在接受应有的惩罚之后吗?什么又是应有的惩罚?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只是让那些严重违法犯罪者能够接受应有的惩罚,除此之外如果有更好的办法达到社会追求公平正义的基本诉求,那么不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也是可行的。

社会是不断进步的,有一些问题也是慢慢显现的,法律应在关键时期进行适当修正。当违背公序良俗的行为因为法律的缺失而可以长期存在的时候,去讨论该不该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已经属于“后知后觉”。关于刑事责任年龄,这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根据社会情况而出现的产物,如若有不适之处是应该改进的,怎能死守旧律不思进取?当然,任何一个细节的改动都是大事,都必须考虑到社会的接受程度以及对社会的影响。单单是从社会接受度来说,呼吁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声音一直很高,这点可以从舆论场上的反响得到结果。至于对社会的影响这点,还需要更有力量的分析与讨论,而不是动辄“这一建议缺乏实证数据和科学依据”,因为反之你又从哪里找出实证数据来证明现有的刑事责任年龄符合科学专业的判断?

(作者周成洋,系江西省青年联合会第九届委员会委员)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灯谜猜猜猜,“元旦过生日”,打一城市名称?
  • 上海
  • 北京
  • 重庆
  • 沈阳

对啦,马上看美图~

答对才能看美图哦~

不对,再猜猜呗~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