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特朗普胜选后,LGBT团体说:“仿佛站在海滩,看着海啸卷来”


来源:新太平广记

“我只希望接下来这几年,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们都健健康康,不要出什么毛病,让特朗普有机会任命新的大法官。”68岁的泰德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全美从波士顿到洛杉矶,数千人走上街

“我只希望接下来这几年,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们都健健康康,不要出什么毛病,让特朗普有机会任命新的大法官。”68岁的泰德说。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全美从波士顿到洛杉矶,数千人走上街头,举行抗议活动。

抗议者高喊反特朗普的口号,像洪水一样蔓延街道。他们甚至在白宫外面聚集,愤怒而失望。

“这不是我的总统!”人们声嘶力竭,呼喊声响彻美利坚。

周三晚,警方估计大约有五千人参与了纽约街头抗议。人们在特朗普大厦前,抗议他对待移民及少数族裔的政策。

LGBT人士也是抗议人群的一部分。大选数据显示,LGBT人士中,78%支持希拉里,只有14%支持特朗普。

编者注:LGBT是英文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首字母缩略字。1990年代,由于“同性恋社群”一词无法完整体现相关群体,“LGBT”一词便应运而生、并逐渐普及。

大选次日,我们驱车前往纽约市布鲁克林,拜访这里的LGBT社团“骄傲中心”。我们想知道,他们如何看待特朗普胜选。

“昨晚我工作到六点半,然后到一个酒吧里去参加聚会,满心热切等着庆祝我们的第一位女总统。我一直很关注新闻,CNN、ABC、MSNBC我都密切留意,所有预测都说希拉里会赢。然后我在那里看着票数一点点出来,心一点点下沉,仿佛站在海滩,看着海啸卷来。”

这是53岁的弗莱德·卢默尔(F loyd Rumohr),一位艺术家,该社团的执行总监。作为白人男性,他穿的是“黑人生命也重要”(Black Lives Matter)的T恤衫。

“在酒吧聚会上,看着希拉里的投票数据越来越不乐观,我的三位女性朋友感到非常沮丧,很快就走了。酒吧里有人开始哭。我自己一个人回家,看电视到凌晨两点多,满怀恐惧。”

56岁的朱迪:既愤怒又忧伤

“我昨晚工作到八点半,关上办公室的门,有同性恋朋友叫我一起去酒吧,准备庆祝第一位女总统诞生,”56岁的朱迪·卡米尔贺(Judy Kamilhor)有一头银白色的短发,戴一双优雅精致的耳环,穿一身浅蓝。“我本来不想去,因为不想自己跟随票数变动而情绪动荡。我本来想回家的。但我后来意识到,应该跟我的社群在一起,最后还是去了。”

图片:朱迪说,她感到愤怒又忧伤

十点半,她决心从酒吧回家,因为票数看着对希拉里越来越不利,她感到非常沮丧、无力。“我已经投过票了,无力再改变任何事。幸好我的侄媳妇在脸书上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她意识到特朗普当总统,对我们LGBT社群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给我很大安慰,因为这使我意识到不仅仅是LGBT群体关心这个事情,很多不是LGBT的人们也关心着我们。”

特朗普胜选,让她既愤怒又忧伤,“我真的没有想过这居然会真的发生。近年来LGBT领域发生了那么多振奋人心的事情,美国经济也稳步恢复,一切看起来都挺好的,但显然有些人并不这么想。”

她说特朗普胜选也让她下定决心,一定要为LGBT社群做更多事情。他们打算在周五晚上搞一次聚会,让LGBT人群一起来讨论自己的感受,以及以后如何行动,更积极努力地争取应有权益。“我们想告诉人们,别怕,让我们一起行动吧,我们会让自己变得强大。”

朱迪说,这次特朗普胜选,也让她想了很多。“我希望能跟那些有不同意见的人,有一些真正的对话。我们意见不同,当然很容易感到愤怒,但不能只是破口大骂,或无视对方;而应该想办法真正交流。”

68岁的泰德:我拉黑了一个朋友

“近年在对待LGBT群体方面,纽约本来已经有了巨大进步,”1974年就搬来纽约的泰德·汤姆森(Ted Thompson)说,刚搬来纽约的时候,“石墙事件”(美国同性恋维权历史上的标志事件,纽约LGBT骄傲游行在每年6月举行就是为了纪念此事件)刚过去不久,有些人勇敢出柜,但还是有很多人不敢。而如今纽约有了各种保护LGBT群体的法律,出柜不再像过去那么艰难;人们也不能轻易在各方面歧视LGBT人士。

泰德说,大选夜他并没有去酒吧参加聚会,68岁的他不想在酒吧里站一整个晚上。他自己回到家,做了晚餐,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图片:泰德说,他拉黑了一个朋友

“真的太意外了!看着投票数据一个个出来,我开始担心。我到脸书上跟朋友交流,我们都害怕极了。有个朋友开始责怪希拉里竞选中没有做好,我拉黑了他。一晚上,我都在忧心忡忡地等着,绝望地看着特朗普的选举人团票数一步步跳到270。”

泰德一直等到凌晨两点多,特朗普宣布胜选。他听了特朗普的胜选演说,突然觉得特朗普好像变了一个人。“在这次演说中,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自夸自卖,反而显得谦虚。他试图与所有人对话,甚至对希拉里的支持者表示赞赏。这跟他之前在竞选中展现的形象完全不一样。我希望这才是真正的特朗普。但愿他当上总统后也这样就好了。”

53岁的弗莱德:我懂他们的愤怒

53岁的弗莱德说,看到特朗普赢了密歇根州那一刻,最让他意外、伤心。

因为那是他的故乡。他出生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来自典型的白人工薪家庭。

 

图片:弗莱德认为自己懂得特朗普支持者的愤怒

“为什么我所熟知的这些家庭,以往一直都是倾向民主党的,现在都成了特朗普的支持者?而且他们那么愤怒?我想我懂,这些白人工薪族,他们只是想好好工作,”弗莱德开始哽咽,“我懂他们的痛苦。我能懂那种感觉。他们所经历的愤怒和沮丧,不正是女性、LGBT群体、黑人和有色人种,世世代代以来都经历过的么?”

“我不懂的是,为什么这个国家会支持那样明显的一个厌女症患者、种族歧视者、仇外的人?这个人破产了那么多次,而且一直撒谎?他不停地散播希拉里的谣言,根本不在乎真相是什么,只要能伤害她?他怎么会赢呢?道理完全讲不通呀!但他就是赢了。”

“我想我们大概是活在一个泡沫里——你想,在这里,在纽约,这里人们鼓励不同思想,包容多元——但我想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并不是这样。”

弗莱德承认,大选结果让他感到“情绪混乱”。“我们得先好好消化这种情绪,然后想办法去行动。”

为希拉里鸣不平

毫不意外,我们采访的这几位身处纽约的LGBT人士,都是希拉里的“粉丝”。

讨论到希拉里为何败选,他们提到,很多有色人种没有像当年支持奥巴马一样支持希拉里。在争取有色人种方面,希拉里做的工作还不够好。

他们还认为,希拉里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我懂,希拉里也许不是一个非常有性格魅力的人,”弗莱德说,“但他们一直说希拉里在撒谎——而实际上撒谎的明明是特朗普自己——但他们不在乎这是不是真相,他们只要一直说一直说,很多人就相信了。”

“我见过希拉里,”泰德说,“她其实是个性格温暖的人。只是大众并不了解她的温暖性格,电视上也看不出来。因为她一直饱受攻击,所以她戒备心很强。”

“是啊,”朱迪说,如果一个女人在政坛上展现“温暖”一面,又会被批评不够强硬。太强硬了,又被批评不够温暖。“为什么一个女人一定要温暖?一定要微笑?特朗普就不温暖,也不微笑,大家都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希望大法官们都健健康康

 我们问他们,特朗普当总统后,会有什么变化?

“他还不是总统呢!”朱迪愤愤不平地说,“他那么多违法记录,也许就职前就会被定罪呢?他当总统的话,很多事情都会弄糟的!”

泰德最担心的是医保政策倒退:“我希望人们注意一下医保政策。特朗普一直反对医保,很可能会取消现有医保福利。”

“我对特朗普能领导这个国家的能力感到悲观,”弗莱德说,“根据特朗普过去的行为,他未来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过去曾雇人工作而不给工钱,他喜欢用跟他一样的人,这些人从来不会挑战他。他靠假装破产来挣钱……”

很多人最担心的一点是,特朗普上任后,将有机会任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影响美国司法走向。“我只希望接下来这几年,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们都健健康康,不要出什么毛病,让特朗普有机会任命新的大法官,”泰德说。

 

如何看待特朗普的女儿?

讨论中,三位人士都认为,美国迟早会迎来真正的女总统。

我问他们,如何看待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不喜欢特朗普的人们,却往往对他的女儿有好感。现年35岁的伊万卡,是超级名模,既继承了母亲的美丽,又继承了父亲的财富;却没有一点娇生惯养的坏毛病,从小打工挣零花钱,毕业于名牌大学沃顿商学院。她的性格积极勤勉,聪明温和,不少人认为她完全有成为美国女总统的潜质。

图片: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

“我只想问问伊万卡,如何看待她老爸说的:‘我喜欢抓女人的阴道’?反正如果说这话的是我老爸,我绝不会支持他!”弗莱德说,“我自己的父亲是一名种族歧视者,有时我真的想不通,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父亲?”

“我为伊万卡有这样的父亲感到遗憾,”泰德说,他不认为伊万卡支持父亲的理念,只是因为血缘关系,不好直接反对而已。

关于未来:不能坐视,必须行动

关于未来,三位LGBT人士都认为,不能坐视,必须行动。

“我是一个女性,我是一名酷儿,这个国家还欢迎我吗?”朱迪说,“我坚信我属于这个国家。我绝不放弃,绝不离开。我不能允许自己安坐一旁,等待世事转变;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我们必须要行动。”

即使选出了特朗普这样一个总统,弗莱德仍然相信,作为一个国家,美国人民会继续选择进步的方向。

“你看,这次大选中,有四个州已经将大麻药用合法化,”弗莱德认为,这表明美国还是在逐步走向开明。

“从人数上,希拉里仍然赢得了多数人的选票;只是在选举人团票数上失败,”泰德认为,一般来说,同一政党执政八年后,公众都会倾向于换一个党执政,所以这次政党轮换也算正常。

“这个国家总是前进两步,后退一步,我们现在的感觉就是在后退吧,”朱迪说,“但后退也有好处,它让人们意识到,我们出了问题。很多人会意识到,不去投票是一个大错。虽然在后退,但我不认为我们会后退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甚至三十年代,时代已经不同了。”

“你看,我是一个体育粉丝。如今很多体育明星都开始抨击家庭暴力,这在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体育领域可能是除军队外,这个国家最保守的领域。但连这个领域都已经进步了那么多。时代已经不同了,不是说想退就能退回去的。”

“我们经历过比这更糟的年代,”弗莱德说,“我们会挺过去的。”

文字:孙莹      视频:郭睿  王占超     责编:Choq

新太平广记 (Serious-News)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王军 PN044]

责任编辑:王军 PN044

推荐
LGBT团体说:仿佛站在海滩 看着海啸卷来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p0.ifengimg.com/pmop/2016/11/11/f4946dbd-f5ac-4355-ac19-98913392cc5b.jpg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