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安足彩销量增三倍 地下博彩趁机泛滥


来源:华商报

欧洲杯在遥远的法兰西激战正酣。在这个属于足球的夏天,街头巷尾的烧烤店、啤酒广场和酒吧火了,西安2000多家体育彩票投注站也火了。看比赛、买足彩成为不少球迷近期必须关注的大事,华商报记者发现,地下博彩也趁机通过网络等隐秘渠道沉渣泛滥。

原标题:西安足彩销量增三倍 地下博彩趁机泛滥

欧洲杯在遥远的法兰西激战正酣。在这个属于足球的夏天,街头巷尾的烧烤店、啤酒广场和酒吧火了,西安2000多家体育彩票投注站也火了。看比赛、买足彩成为不少球迷近期必须关注的大事,华商报记者发现,地下博彩也趁机通过网络等隐秘渠道沉渣泛滥。

新华社昨日报道,近日,辽宁、浙江、广东等地公安机关连续摧毁多个利用境外赌博网站组织欧洲杯赌球的犯罪团伙。面对屡禁不止的赌球,专家建议疏堵结合或是博彩业引导方向。

正规足彩火了 西安足彩销量同比增300%

上周一在西安含光路一家体彩店,店主老张早早就开了张,并把一块欧洲杯竞彩的宣传展板放到了门口——因为第二天凌晨有两场重要的欧洲杯八分之一比赛:分别是意大利对西班牙、英格兰碰冰岛,老张一边手写着对阵双方的名称,一边还挂上一块“本店推荐:主胜”的牌子。

老张介绍,欧洲杯开赛以来店里的生意忙了不少,有关足彩的销量大约增长两成。在他的店里华商报记者看到,墙上贴着不少已经兑过奖的足球彩票,最高一张显示兑奖金额六万多元,其余的兑奖金额大多在数百到几千元不等。

对不少球迷来说,足彩的出现丰富了欧洲杯期间看球的乐趣。90后张辉表示,彩票店也是个看球的好地方。“我是英格兰的死忠,第一轮对俄罗斯踢平了,我当时那叫一个郁闷啊。”他说,小组赛第二轮英格兰对威尔士是晚上9点,在家看完中央台的《豪门盛宴》后就直奔小区门口的体彩店,不仅买了英格兰胜,还买了一百元比分2:1,然后就在店里和其他彩民一起喝啤酒、看球,“大家一块关注和探讨比赛进程,这气氛就像在酒吧里。”

西安市体彩管理站副站长王勃告诉华商报记者,彩民口中的足彩,顾名思义属于竞技彩票,完全不同于其他的数字彩票。目前中国体育彩票已推出多种竞彩足球游戏,深受彩民喜爱。截至今年6月中旬,西安体彩销量达9.3亿元,同比增长75.56%。其中,因为欧洲杯的举行,竞彩玩法也已达到4.48亿元,同比增幅高达311.48%,单日销量最高时更突破700万元。

球迷爱屋及乌投注足彩 有人一回中4万

“你别羡慕人家一回能中好几万,有不少也是精心分析后下了血本投注的。”老张表示,玩足彩运气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会分析对阵双方的实力、心态,“这可是动脑的技术活。”不过对老张的话,彩民王先生并不认同。王先生说,他前几天看好葡萄牙,结果没想到连冰岛都踢不过,这让他损失不小。他觉得,足球比赛瞬息万变,冷门时常发生,资深球迷也有失手的时候。

家住灞桥区的彩民樊师傅也是个老球迷。用他的话说:“完全是因为对足球的热爱才喜欢上了投注足彩。”樊师傅介绍,自己买足彩已经有三年多了,刚开始因为对投注方式和技巧不了解,所以老中不上奖,“今年这运气来了,4月份买了一注复式足彩中了四万多元。”

樊师傅表示,除了足球彩票,传统的概率型数字彩票他也买。对于二者之间的区别,他认为,足彩算的上球迷的游戏:“如果平时不关注足球,对对阵双方压根不了解的话,投注都有可能下不去手。”不过樊师傅也认为,买足彩就是一种普通的娱乐方式,在感受足球赛事的紧张与欢乐之余,偶尔收获一些中奖的喜悦,“量力而为最重要。”

地下博彩趁机泛滥“连赢几场一回输惨”

足球在彩民眼里成为最近一段时间的焦点,庞大而隐秘的地下博彩也撩拨着一些好赌者的心。法国欧洲杯首场比赛开场前,在西安一家汽车4S店上班的赵晓勇(化名)已被不断闪烁的QQ群、微信群鼓噪的心潮澎湃,只等一掷千金。

其实赵晓勇深知“十赌九输”的道理,巴西世界杯时他亏了上万元,当时发誓要“戒赌”,没想到今年欧洲杯还没开始,心里又痒痒了。不甘心的赵晓勇告诉华商报记者,经朋友介绍他加了几个地下博彩的微信群,每个群里都有数十上百个参与者。“下注也很方便,注册账号后转账就可以了。”他将手机上一个博彩网址展示给记者说,下注的方式玩法多样,单场单注最低金额200,最高2万元,可以反复下注。

欧洲杯开来以来,赵晓勇总共押了3000元本金进去,最多打到15000元,6月17日那场NBA总决赛却让他“一下回到解放前。”他说,当天买的是“走地盘”,也就是比赛没有结束都可以继续加注,结果当天勇士队一开场落后太多,第一节就输惨了,“前几天赢的全赔进去了。”说起前后的巨大反差,他是一把辛酸泪。

这恐怕是不少赌客最近一段的时间的写照:早起下注NBA(NBA总决赛6月20日已结束)、下午赌国内足球联赛,晚上再押欧洲杯,直至次日凌晨。每天可供下注的比赛少则数十场,多则上百场。一位熟悉地下博彩的人士介绍,现在博彩公司的触角已遍及各类竞技项目,除了足球、篮球,甚至网球、棒球、冰球、台球、田径、拳击等等都可以拿来开盘下注。

记者上周加入一个地下博彩微信群,从赌客们的交流中发现,他们多是通过微信、QQ联系,在一些论坛和贴吧里甚至还有教程指导,微信、微博、QQ上也能找到真假莫辨的“庄家”联系方式——只不过以上都是不被法律允许,均是在“地下”进行。随后,记者还以下注者身份与某境外博彩网站的客服人员取得联系。对方表示,他们总部设在澳门,从南非世界杯开始已经运行了六年之久,今年欧洲杯为了吸引新客户,除了有“红包”形式的赌球奖励,只要注册还送100元彩金。

资深“赌客”变身“小庄”抽成

对境外博彩集团来说,人口众多、尚未全面开放博彩业的中国大陆无疑是一座“金矿”,迅速发展的互联网则是滋生行业向地下发展的土壤。曾有国外机构预测全球赌球金额达100亿欧元,其中有一半以上来自于中国大陆和东南亚地区。每到世界杯、欧洲杯这样的国际大赛,各地频频破获数额惊人的网络赌球案件。

有知情人士透露,不少地下博彩群的负责人其实就是“小庄”,他们另一个身份是境外博彩网站或境内非法赌博网站的代理人,网站的注册地址往往在澳门、英国、美国、奥地利等地区和国家,租用当地的服务器搭建而成。

记者了解到,地下博彩系统的结构大致为:庄家-各级代理商-散户赌客。因为赌球在国内属于违法行为,大多数博彩网站的“庄家”都在境外。“像BET365、Bwin、皇冠、金宝博、永利高等等都是境外有名的博彩公司,同时也是下注者眼中的‘庄家’。”赵晓勇介绍,因为登录这些境外的博彩网站需要“技术和渠道”,大多数国内下注者都是通过“小庄”。

这一说法也在另一位参与者赵荆(化名)处得到了证实。他告诉记者,5月份欧冠决赛前,他就在几位朋友的再三怂恿下赌过一把,“当时是统一把钱打给宝鸡一个‘庄家’,然后由这个‘庄家’统一代为押注。”后来他觉得不太放心,欧洲杯开始后就没有再参与。

“‘小庄’既可以拥有信誉账户或网站端口,成为境外博彩网站的代理商,赚取抽成;也可以直接向境外网站租用服务器,自己坐庄。”赵晓勇介绍,其实很多国内的“小庄”以前都是资深“赌客”。但是大庄、中庄、小庄一般都不会直接下注,而是靠赌客投注来“抽水”牟利,“参与人越多,下注金额越大,牟利也就越多。”他说,由于外围博彩主要在互联网上进行,比较隐蔽,所以给公安机关增加了侦破难度。

赔率高、玩法多使地下博彩屡禁不止

不难发现,欧洲杯火了正规足彩,地下博彩却也沉渣泛滥再次抬头。分析人士认为,地下博彩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是其存在的土壤难以被根除。

单从法律角度看,目前国际上不同国家对博彩的法律界定不同,比如在美国目前线上博彩不合法。但在英国,世界上很多著名的博彩公司都是这里生长的。资料显示,20支英超球队几乎都有自己的合作博彩机构,博彩公司威廉希尔还被英足总承认为英格兰队的官方支持伙伴。

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却对博彩业有严格管控。分析人士指出,在国内,自从1987年国务院允许民政部发行福利彩票以来,博彩业发展为以社会福利彩票、体育彩票、地方发展彩票为先导的行业。

为了抑制非法赌球,迎合博彩者的娱乐需求,在每次世界杯、欧洲杯开赛期间体彩都会推出胜负彩、进球彩、半全场等等国家批准的足球彩票,却依然遏制不住地下博彩的猖獗。据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统计,2006年时我国每年因赌博而流到境外的资金已经超过6000亿元,但直到2015年,中国体育彩票的销售总额仅1664亿元。

有地下博彩参与者认为,高额的赔率、更诱人的回报、花样繁多的玩法是地下博彩吸引他们的主要原因,甚至有些网站还给参与者“借钱”,这都是合法的体彩、足彩难以实现的。

“沉迷于赌博费资财、丧品行,甚至会滋长刑事案件的发生。”陕西省永嘉信律师事务所姬英凡律师指出,由非法博彩带来的非法资金流出也会对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破坏金融稳定,还可能使政府监管、税收和潜在投资受损。

面对诱人的地下博彩,某体育行业监督团体则提醒,参与者的另一大风险是:他们可能输掉的钱远远超过押注的资金。因为有些地下博彩平台可能让参与者以信用和担保的方式借钱押注,参与者输钱后如果不能兑现欠款,就可能演变为现实中的上门讨债。

疏堵结合或是博彩业引导方向

国内某调查机构认为,目前中国博彩业正处在高速发展阶段,彩票市场销售额年增速在18%到25%之间,在2016年有望扩展至5000亿元。

井喷的行业甚至引来资本市场的关注。平安证券日前发布的研报就指出:我国彩票行业迅速成长,公益金制度已成为财政收入的重要补充。作为高监管和高资质的行业,已有行业资质及平台优势的企业更具先发优势,建议关注在彩票行业有广泛布局的相关个股。

中信证券分析员闫鹏认为,体彩行业在今年的快速增长,短期是因为欧洲杯、奥运会等大赛的刺激,长期则有迅速崛起的中国体育产业的支撑。他认为,如果未来互联网彩票销售解禁,中国体育彩票行业的增长空间会更大。

市场人士指出,从国外经验来看,作为第三产业的博彩业对拉动消费和经济增长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因“赌”而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又让其具有高风险特质。虽然各国对博彩行业的管理体制不尽相同,但由政府主导、法规管控已成为共识。

“法律的缺口仍是我国界定和监管地下博彩、网络赌博的问题之一。”姬英凡说,一是立法解释有待强化,例如应强化网络赌博与赌博罪的犯罪行为之间的关系;二是量刑有所不足,现有量刑对动辄数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巨额网络涉赌案件,已起不到应有打击力度,无法体现罪刑相适应原则。

西安交通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教授李富有建议,疏堵结合,或许是我国监管博彩行业,特别是新兴的网络博彩的一个方向。他认为,在完善立法、依法打击犯罪的同时,还应当强化网络监督和金融监管,疏导博彩活动的资金流向,只有让博彩行业透明、合法、不断适应消费需求才符合未来的发展趋势。 华商报记者 刘百稳 李程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