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坚持监督五道杠?

作者:

2016-06-30 第749期

【导语】近日,“五道杠”少年黄艺博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据媒体报道,刚参加高考的他已通过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自主招生面试,只要高考成绩超过湖北一本分数线38分,即可录取。5

img

“五道杠”少年黄艺博

【导语】

近日,“五道杠”少年黄艺博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据媒体报道,刚参加高考的他已通过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自主招生面试,只要高考成绩超过湖北一本分数线38分,即可录取。

5年前,黄艺博第一次出现为公众所知。当时他担任中国少先队武汉市总队副总队长,因手臂上挂“五道杠”队牌等照片引发网络关注。此后断断续续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去年他把2万元“武昌区政府奖学金”捐给所在学校,还引起过网友的热烈讨论。

直到今天,“学而优则仕”的观念对中国社会仍有巨大的影响,“官本位”是很多父母培养孩子的基本逻辑。从“2岁看《新闻联播》,7岁看《人民日报》”,到成为所在中学团委副书记,到通过武大自主招生考试,黄艺博的人生规划清晰,又走得十分“端正”,是当下很多家庭都渴望的孩子“成才之路”,父母希望用这种方式让孩子成为社会精英,乃至管理国家。

这种培养方式遭到了很多媒体的批评,黄被认为是一个“官迷”,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他自己个人的选择,这个选择应该受到尊重。其实,执着于成为社会精英,甚至走上仕途,古今中外,都是一个正道,这个理想确实不值得大惊小怪。但这个理想必须被审视——它的出发点,它是否承担起了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img

1888年南京的江南贡院,中国古代最大的科举考场。

中国古代做官靠考,但能力之外更强调承担道德责任

中国古代的仕途和教育是紧密相连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通过读书做官是唯一的正途,国家选拔人才的标准也在教育中体现了。想了解中国古代是怎样培养官员的,只要了解读书人所受的教育就行了。

虽然有着为官的功利性目标,但是中国古代的教育特别注重人的道德培养。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认为有道德的人追求的是道义,无道德的人追求的是功利,将功利置于道德的制约之下。“仁义礼智信”是做人最起码的原则,“温良恭俭让”是待人接物的准则,“忠孝廉耻勇”是应该信守的品格。

在“内圣外王”的理想人格指引下,读书人都有着以天下为己任的抱负,孟子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成为一代又一代读书人的格言。宋代的范仲淹说:“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张载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读书人的抱负,不一而足。

为了能够承担这些责任,中国古代的教育强调人的自律,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孟子说“行有不得,皆反求诸己”,都是强调自我约束。同时成才之路并不平坦,需要注重意志锻炼,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古代人才的培养都要经历一番艰苦的磨练。

img

伊顿公学由亨利六世于1440年创办,伊顿以“精英摇篮”、“绅士文化”闻名世界,也素以军事化的严格管理著称。在一战中英国男子在沙场上战死率约为11%,而从伊顿公学毕业的男子的战死率则约为20.6%。其中骑士精神可见一斑。

英国贵族要去当兵服务国家,军衔靠自己挣

迄今为止,英国53任首相中,有20人出自私立中学“伊顿公学”,首任首相沃波尔,现任首相卡梅伦均出自于此,另有四分之一来自哈罗公学。无数从英国公学毕业的学生最后走入了各级政府和议会担任公职。

在这些英国的贵族学校里,实行的是严格和艰苦的军事化训练,伊顿公学的学生要睡床板,吃粗茶淡饭,每天还要接受非常严格的训练,比平民学校的学生还要苦。公学十分注重古典教育,学生要求学习拉丁文和希腊文,学习古代历史文化,以及希腊罗马的古典文学。除了文化课,他们还必须参加马球、赛艇、击剑等运动。

因此,虽然学习生活丰富多彩,但是也十分辛苦,学生的压力很大,有些毕业生公开宣称伊顿公学是监狱。哈里王子毕业时曾高举双拳大呼“棒极了”,可见能从这里挺过来的确不太容易。

英国培养的精英,有着自律精神,责任意识,同时还需要有服务国家的意识。2008年,哈里王子毕业后被秘密派到阿富汗前线,后来被媒体曝光后,英当局担心其成为塔利班、基地等武装组织的绑架和攻击对象才将其派遣回国。但哈里王子一直想重回阿富汗前线,并于2012年重回阿富汗,担任一名直升机的驾驶员。对哈里王子这样的贵族而言,为国家奉献自己是自己的本职。

英国培养的贵族、官员,不是表面的衣冠楚楚和豪华生活,而是有着良好的文化教养,不以享乐为目的,能够严格自律,承担社会和国家的责任。这绝不是一个轻松的活,但只有这样,才能成为社区和国家的领导人。

哈里王子在阿富汗

在美国从政需关心平民生活,大富之家出身也要从义工做起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逃离了欧洲历史悠久的贵族制度和社会等级划分,以平民国家自居。几百年下来,在美国政坛上,有以克林顿、奥巴马等为代表的个人奋斗之路,也有很多的政治世家:罗斯福家族、肯尼迪家族、布什家族……

但不管什么出身,要想在美国成为领袖,从小就要培养领袖气质。但这种气质不是颐指气使、仗势欺人,而是对人的理解和真诚,能够谦卑地关心别人。正是因为美国是平民社会,即使是从小生在权贵之家,也要让平民觉得你是他们中的一员,才能赢得选票。

美国的家长注重培养孩子的社会奉献意识,争先恐后地送孩子打义工,有钱人家甚至会自掏腰包送孩子到非洲,在南非的孤儿院、艾滋病救助站做志愿人员。因为要进入培养精英的名牌大学,优异的成绩仅是一方面,校方更看重学生在业余时间里对社会所做的贡献,也就是他们所展现出来的社会价值。道德和品性是考核的重要标准,甚至有时候比分数更为重要。

奉献意识贯穿政客的一生。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下台后,为了推进世界和平与健康事业,他曾前往非洲、亚洲最穷困的地区,帮助当地民众消灭几内亚虫,治疗河盲症、象皮肿等热带疾病。其中几内亚虫项目在1986年启动,当时全球范围有三百多万人感染,到现在仅剩数百例。他还到过中东、海地、苏丹、朝鲜半岛等冲突频发的地区,多次亲自帮助冲突各方达成和谈;并带领卡特中心的成员在世界各地监督选举,其中也包括中国农村的基层选举。自1989年至今,卡特中心已经在38个国家见证了100场选举。因为这些工作,2002年,卡特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img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

“官迷”不是问题,是否自觉承担社会责任和自觉承受最苛刻的监督是问题

有志于成为社会精英,可以说应该是一个值得鼓励的人生理想。但每个社会都强调精英者的社会责任和自觉接受监督意识。

这是不同时代不同国家对这类社会角色的共同要求,这些要求贯穿一个人职业生涯的始终,这些要求很多时候就是刁难,但也必须坦然面对。这是这个职业生涯的伦理。

“五道杠”这样的虚衔带来的荣耀感当然只能供人调侃,资历和声望要靠自己承担社会责任来获得,如果拒绝来自社会和媒体的批评监督,说明还根本不理解自己面对的道路。

(更多有用有理有趣内容,请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sanjiangxing”)

凤凰网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