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喜大普奔!“天团”维也纳爱乐终于要来了


来源:信息时报

很多人把维也纳爱乐称做天团,天团除了表示水平高,还意味着“天价”。刘莹对此说,为了能让广州观众在第一现场领略代表了维也纳最高水平的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演出,星海音乐厅明知道无法靠票房达收回成本,也要排除万难促成此事。对于请动天团用了多高的“天价”,刘莹没有透露具体的数字,但是说:“我列一个数据你们应该可以猜到:音乐厅1600多个座位就算每个座位都卖2000元的票价,而且全部售罄,也还是收不回成本。因此,购买2000元以下的观众都是‘赚’了,买了2000元以上票价的观众是为大家做了贡献。”

原标题:喜大普奔!“天团”维也纳爱乐终于要来了

信息时报讯(记者 谢奕娟)昨天,久负盛名的维也纳爱乐弦乐四重奏在星海音乐厅带来了一场让乐迷听出耳油的音乐会。但这仅仅是个“前奏”,就在音乐会开始前的数小时,维也纳爱乐乐团现任主席安德里亚斯·格罗斯鲍尔出现在星海音乐厅举行的发布会,并带来一个重磅消息:2017年10月21~22日,维也纳爱乐乐团将在新一代指挥大师安德里斯·尼尔森斯率领下首次莅临广州,在星海音乐厅上演两场音乐会。作为传说中最著名的一支交响“天团”,主办方请动这支乐团不仅花费了天价,更经历了一年的艰苦沟通与谈判。

“维也纳爱乐”效应由来已久

“维也纳”三个字对于中国乐迷来说,不仅是一种情结,更是一种图腾,这种图腾效应早在1987年国人首次通过电视卫星转播收看到维也纳新年音乐便已奠定。从那时起,维也纳爱乐乐团已是西方经典古典乐的代名词,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维也纳爱乐乐团“三位一体”的形象深入人心。

在建团174年的历史中,与维也纳合作过的指挥巨擘可以说数不胜数,在古典音乐界的卓越与影响力不言而喻,星海音乐厅主任刘莹表示,如果用一个“接地气”的现象来形容,近几年国内的古典音乐市场上出现了这样一种状况:只要打出“维也纳”的名号,不管招牌之下是怎样一个乐团,都能轻而易举创造票房神话,以致于后来上级审批部门出了一个规定,但凡打着“维也纳爱乐”旗号的乐团一律不批。

新一代指挥翘楚首次访华

早在1973年,维也纳爱乐乐团曾在阿巴多的带领下首次访华,此后几次访华也都限于北京和上海,这次是乐团历史上的第七次访华,将与指挥家安德里斯·尼尔森斯搭档。尼尔森斯是当今最具有才华的新一代指挥界翘楚,年仅36岁的他已成为影响古典音乐舞台未来走向的重要人物,并倍受各大顶级交响乐团、歌剧院、音乐节追捧。

出生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一个音乐世家的尼尔森斯,曾师从指挥大师马里斯·杨松斯。从2008年接手伯明翰市立交响乐团,到2014年成为波士顿交响乐团百年来最年轻的首席指挥,短短7年间,这位拉脱维亚才俊已迅速成长为新生代指挥家里最炙手可热的一位,明年的演出也将是他首次踏上中国音乐会舞台。

一张票卖2000元都不能回本

很多人把维也纳爱乐称做天团,天团除了表示水平高,还意味着“天价”。刘莹对此说,为了能让广州观众在第一现场领略代表了维也纳最高水平的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演出,星海音乐厅明知道无法靠票房达收回成本,也要排除万难促成此事。对于请动天团用了多高的“天价”,刘莹没有透露具体的数字,但是说:“我列一个数据你们应该可以猜到:音乐厅1600多个座位就算每个座位都卖2000元的票价,而且全部售罄,也还是收不回成本。因此,购买2000元以下的观众都是‘赚’了,买了2000元以上票价的观众是为大家做了贡献。”

不过,刘莹也透露,目前正在积极寻求商业赞助,假若能够得到一定的赞助,星海音乐厅届时将会推出更多的惠民票价,让更多观众有缘聆听这支顶级交响。

其实,为了请动这支名团,除了花费天价,星海音乐厅更是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艰苦沟通与谈判。刘莹表示:“大家都知道全世界都在争维也纳爱乐,这样的名团不是靠花钱能够争取得到的。与以往透过国际经纪公司邀请世界名团不同的是,这次邀请这支名团的是一家中国的经纪公司,听说他们花了好几年时间,盯人都盯到长城上去了,最终才获得了代理权。有了我们中国人自己的经纪公司,相信维也纳爱乐未来会有更多机会来到中国演出。”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