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泰:言官是专制时代的减震器

清代统治者为了控制汉族士大夫,禁止士人结社,限制讲学,打压明朝中叶后士人逐渐成长起来的独立意识,和由此生发的议政、结社等皇权专制不能容忍的风气。

日前,2016年全国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会议召开,会议提出,完善新型城镇化体制机制,推动户籍制度改革落地,制定实施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

显然,让非户籍人口融入城市,避免他们成为游民,是当下中国亟需解决的社会问题。

在学界,有学者认为,王学泰先生的“游民文化”,与吴思的“潜规则”、余英时的“士文化”,可以并称为中国当代三大人文发现。

王学泰的专著《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出版以来,已经经过了多次修订和增补。迄今为止,这一研究所产生的影响,也越来越深远。就此,凤凰评论《高见》专访了王学泰。(此为专访之下篇,上篇为《王学泰:不能把农民工逼成游民》

访谈嘉宾:王学泰  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

凤凰评论《高见》栏目访谈员:张弘(凤凰网主笔)

凤凰评论《高见》:你认为,言官是皇权专制时代的一个减震机制。这个制度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王学泰:两汉就有,御史就是言官。御史中丞的官衙,就是设在皇宫里边监督皇帝的。过去说台谏,谏官是专门针对皇帝的,台就是御史台,是针对百官的,到明代才逐渐台谏合一,但还是没有否认言官具有监督皇帝的功能。明朝的万历年间有一个人叫雒于仁雒于仁雒于仁雒于仁,他骂皇帝比海瑞还厉害,针对万历沉溺酒色,上《酒色财气四箴疏》,万历脾气好,忍了,其疏留中不发。

宋代有祖宗遗制,宋太祖有言不杀士大夫,不杀上书言事人,但这只是皇帝内部掌握的规则。不过两宋历朝皇帝确实也是这样做的。因此两宋的重大决策,大都经过朝廷官员的充分讨论。

凤凰评论《高见》:我最近刚读了王汎森的《权力的毛细管作用》,里面讲到,康雍乾三代实施思想钳制,文字狱盛行,禁书很多。在清朝的时候,言官基本上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吧?

王学泰:对。教科书上说清朝是满汉地主联合政权,其实,在清代汉族士大夫只是为满洲统治者打工,这一点自明之初汉族士大夫就有清醒的认识。因此,汉族士大夫即使官至大学士在朝上也是缄默不语,不肯为老板多操心。

康熙对此很不满,多次对大臣说:“今尔等不各以所见直陈,一切附会迎合朕意,则于事何益哉!……即如乾清门听政时,虽朕意已定之事,但视何人之言为是,朕即择而行之,此尔等所共知也。”他觉得自己是能够纳谏的,但大臣们却不敢说话。

凤凰评论《高见》:为什么会这样?

王学泰:乾隆八年,考选御史,试以时务策。杭世骏策称:意见不可先设,畛域不可太分;满洲才贤虽多,较之汉人,仅什之三四天下巡抚,尚满汉参半;总督则汉人无一焉,何内满而外汉也。乾隆说满汉一体,杭世骏则说“内满而外汉”。这是说各大省的巡抚还是满汉各占一半,而总督(总督一般管两省)几乎都是旗人。这是批评乾隆皇帝“满汉一体”是骗人的。乾隆勃然大怒说:“满汉远迩,皆朕臣工,朕从无歧视。国家教养百年,满洲人才辈出,何事不及汉人?”杭世骏被斥“怀私妄奏”,刑部议处死刑。

刑部尚书徐本极力为杭世骏求情,“是狂生,当其为诸生时,放言高论久矣”,并不停叩头,一直把额头都叩肿了。得知自己“罪且不测”时,杭世骏正在参加同僚的宴会,没等杭世骏从震愕中回过神来,东道主就要赶杭世骏出门,免得连累自己。最后,还是以“怀私妄奏,依溺职例革职”。乾隆刚刚上台时,还是有意矫正雍正之弊,为政相对宽松,杭世骏真是个书呆子,他碰了一个最敏感的问题,能够革职回乡算是万幸。

凤凰评论《高见》:杭世骏的遭遇说的很清楚,这个政权是属于满族人的,他们就是要垄断权力,这种事你不能提。

王学泰:康雍乾三朝皇帝,对汉族文人士大夫这个阶层不断驯化,使得清代士人的心态变了,骨鲠之士越来越稀缺,争着做奴才的却大有人在。

明代的士大夫不同,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有着儒家耿直的一面,他们关心时政,替国家操心。那些被廷杖的人拖出来,大多仍然不服气。如果被贬,其他的官员会送他、慰问,不止士大夫包括老百姓也尊重他们。《桃花扇》中有一句唱词,“东林伯仲,俺青楼皆知敬重”。这个词虽然是写普通人对东林党的态度,实际上体现出民间对当时士大夫的一种态度,一些史书的记录都体现出了这一点。为什么这样?就因为这些士大夫觉得,这个国家跟他有关系。

明代士人通过讲学结社相互交流,熟人议政会互相促进,民间和广大士大夫对敢于批评的那些人,抱着一种赞许的态度。虽然他在朝廷上受辱了,但是他在社会舆论上反而得到了荣誉。

魏忠贤倒台后,人们马上把他的祸国殃民写成十多种传奇。杨琏是被魏忠贤害死的,民间演戏演到杨琏出场的时候,底下老百姓齐呼,跺着脚呼喊“杨琏杨琏”。明朝末年,虽然没有报纸刊物、微博微信,但人民有爱憎的取向。可以想象士大夫及广大市民在面对巨大的黑暗势力时互相支持、取暖的情景。所以,千古以来公道自在人心,有些东西不必做过多的争论。

凤凰评论《高见》:到了清代,讲学也受到了很大限制吧?

王学秦:清代统治者为了控制汉族士大夫,禁止士人结社,限制讲学,打压明朝中叶后士人逐渐成长起来的独立意识,和由此生发的议政、结社等皇权专制不能容忍的风气。

康雍乾三朝皇帝,实施思想钳制、言论控制,制造文字狱,对汉族文人士大夫不断驯化,产生的效果是鸦雀无声。生活在嘉道时期的龚自珍写下了著名诗句:“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龚自珍的时代,基本上没有了文字狱,但炎焰威势还在,敏感的知识人仍然能感受其热力。康雍乾这三代强势皇帝真是虎死不倒威,龚自珍称他们为“霸天下之氏”。

这些强势皇帝有钱,有威势,有军队暴力,还有许多统治技术技巧。他们用尽各种手腕,摧残文人士大夫的生气,他们的大功告成了。然而“气”是人知耻的基础,没了“气”的文人士大夫成了竞相颂圣、最无耻的群体,这实际上是国家最大的耻辱。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作者

王学泰

我们传统食品中还有一些残忍食品。吃东西本来只是延续种群的需要,不能在吃饭中培植和放大人性的残忍。社会进步就是社会不断矫正人性中遗留的野蛮部分。

作者其他网评

时事话题

时事话题

近期发生的新闻议题,尽在其间。

下一篇

房地产去库存,别赶农民工做“接

国家应当避免出台“一刀切”的政策,容许和鼓励地方政府出台地方性政策来实现区域内部的供求再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