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主播行业就要灭亡了吗?

作者:子申君

2016-04-26 第723期

2016年1月15日,上海,一群梦想成为网络主播的女孩正在拍摄宣传照。【导语】4月18日,20家网络直播平台共同发布公约,约定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网络直播视频保存不低于15天,不为18岁以下主播提供

img
2016年1月15日,上海,一群梦想成为网络主播的女孩正在拍摄宣传照。


【导语】

4月18日,20家网络直播平台共同发布公约,约定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网络直播视频保存不低于15天,不为18岁以下主播提供注册通道等。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网络执法队队长沈睿表示,将于5月公布第一批主播黑名单,上了黑名单的主播将不得再被网络直播平台雇用。
再往前推几天,4月14日,斗鱼、虎牙直播、YY、熊猫TV等多家直播平台因涉嫌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危害社会公德内容,被文化部列入查处名单。
这是国内网络直播网站遭遇的最严重的一次监管危机。
网络直播的产业是如何迅速崛起,又为什么要被监管?
img
小Y2013年开始做网络主播。她十分爱这个行业,无需出门,坐在家里直播两三个钟,收入高时月入3万-4万元,一般也有1万-2万元,赚的远比同龄人多得多。小Y直播间的“最近30天贡献排行榜”,最土豪的那位在她身上花了两万七。
“宅”文化成为当今社会主流文化

传播媒介的变革,会对社会结构方式和人的思维方式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网络媒介的发展,壮大了“宅男宅女”的队伍,“宅”文化呈现出由亚文化上升到主流文化的趋势。
“宅男宅女”起初指孤僻、沉迷网络、不擅社交的社会边缘人群,随着越来越多的青年白领的加入,渐渐成为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宅男宅女”可简单理解成整天不出门的男女,虚拟网络是他们主要打发时间的方式。
一百多年前齐美尔就提出,大城市的生活让人们变得冷漠、矜持、厌世、互不关心。一百年后,这些都已经成为时代的病症,现代人之间倾向于自我保护,彼此间疏远。
另一方面,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虽然不能解决上述问题,但人们可以从自己的社会角色中抽离出来,抛开社会带来的不安与困惑。网络给人们以精神寄托和自由表达的权利,也越来越覆盖了人们几乎所有的需求。“宅”成为了现在大学生、都市白领等一种重要的生活方式。
img
“宅”成了一种新兴的生活方式
“宅男经济”催生壮大了网络直播产业

“宅”文化下的青年男女,拥有较强的消费能力,他们的需求创造了巨大的商机。有人提出,性是第一生产力,无聊是第二生产力。网络主播产业从诞生之初,就与色情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网络直播的雏形是视频聊天室。沉迷于游戏的网吧少年,在间暇时打开聊天室,欣赏房主或者管理员充满挑逗甚至色情意味的表演。后来出现了“YY”“斗鱼”等直播平台,通过网友打赏主播的虚拟礼物来盈利。
与生活中遭遇的冷漠、孤独和相互疏远不同,在直播平台,你只要肯出钱,就能得到主播的感激,极大地满足了虚荣感。特别是海量的三四线城市的男性用户,他们更需要这种方式来获得存在感。
“开着豪车冲进直播间,砸下礼物和花,视频里那个穿着清凉、众人舔屏的姑娘就会热情奔放的喊你哥哥,那一瞬间心情真的会超爽。” 一个曾经迷恋直播的土豪这么说,他曾经每个月在直播间花费数万。
美国《外交政策》2014年发表文章指出,中国有近四千到五千万的单身男性,在年轻人口中性别比例严重失调。于是许多在性方面受挫的年轻男性就会借由荷尔蒙控制的冲动,把辛苦挣来的人民币花到虚拟世界里。文章称,中国的荷尔蒙经济将持续走高,因为中国年轻男性在网上寻求的恰恰是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得不到的:年轻貌美女性的青睐、社会认可和自信。
时至今日,“美色”仍然是主播吸引打赏的主要武器,主播产业的另一个代名词就是“卖肉经济”。无数的主播在通过色情挑逗、暗示等赚得盆满钵满,成为最早的一批网红。但是,这种打着法律擦边球的做法迟早会擦枪走火。
img
2015年11月,这位ID为“阿呆与漓妹”的女主播没有表演才艺,也不是LOL高手,而是将自己睡觉的过程进行了现场直播,成功引起了王思聪的兴趣。在得知女主播因缺钱而无法在双11购物时,王思聪直接询问“要不要校长帮你清空一下购物车-”,一口气打赏了70个1000元的红包,总计7万元。
直播从专业向泛生活化方向发展

极低的行业门槛和足不出户就可赚钱的诱惑,使得网络主播队伍迅速膨胀,陷入野蛮增长的怪圈。去年网络直播行业的市场规模约为77.7亿元人民币,直播平台接近200家,用户数量达到2亿人。直播行业从起先贩卖美色的秀场直播开始分化,逐渐出现了游戏直播和泛生活化直播。
电子竞技的繁荣,让不少职业选手人气大增,粉丝经济有了可变现的渠道。明星职业玩家做直播,可以直接决定一个平台的兴衰,早期的平台基本就是不断争夺这些玩家。在直播内容上主要以竞技类游戏为主。后来越来越多的主播开始出现在这类平台上,而直播的内容也开始变得与游戏无关,不少视频秀场的主播看到游戏直播平台上不菲的收益也纷纷加入,中国的“游戏直播”又走上了视频秀场的老路。
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激发了人们身上的另一个需求:分享与陪伴。泛生活直播成为当下最热的一种直播方式。与以往需要专门的布景、化妆、表演的秀场直播不同,现在只需要一个手机App,就可以直播了。在这种模式下,可以全天任何时候直播,可以在任何场景下直播,任何人都可以直播,美食、运动、购物、旅游,甚至吃饭、睡觉都可以是直播的内容,再小众的内容都可能在直播平台输出并收获粉丝的支持。直播门槛变得十分低,进入了全民开播的时代。
img
生活类直播成趋势,吃饭、睡觉等都可以成为直播内容
主播受约束,但全民直播生机勃勃充满无限可能

泛生活化直播让人人都能做主播,所以直播内容会更为庞大和广泛,问题也势必会成几何倍数增长。
一些直播平台成了暴力发泄平台,还有的成了赌博平台。去年12月31日,上海中山北路、镇坪路路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事故造成5人受伤,其中出租车副驾驶座位上的乘客伤势较重。事后,有媒体报道,该起交通事故系“斗鱼”主播邓某驾驶跑车飙车,与一辆正常行驶的出租车相撞,而该过程也被全程直播。
今年1月,微博上突然出现“某直播平台造娃娃”的热点话题。一名主播在直播间直播了性行为,还在直播间打出“直播造娃娃”的字样。截图显示该直播间当时人气火爆,网友纷纷在弹幕上留言。
就在“直播不雅视频”事件发生的一个月,斗鱼直播又被网友曝出女主播在直播间换衣服,裸露隐私部位的消息。3月,熊猫TV直播被网友曝出不雅视频截图,一美女主播在直播中突然背对镜头,弯腰露出隐私部位。
除此之外,女主播言语挑逗9岁男孩、在女生宿舍装摄像头直播……出格的事情层出不穷,但是大的直播平台流量巨大,用户庞杂,并且由于直播的性质,很难对这些行为进行追溯和复查,某些小的网络平台更是缺乏人力和财力对这些内容进行监管。网络直播平台发展到了不得不面对监管的阶段。
一个行业壮大到一定程度,必然要朝规范化方向发展,规范来自自律也来自他律。虽然这次整治让主播将受到约束,但网络直播切合了当下人的需求,全民直播现象依然会生机勃勃,充满无限可能。
img
周杰伦直播一场游戏赛事,随着直播行业的发展,明星直播也将越来越多。
(更多有用有理有趣内容,请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sanjiangxing”)

凤凰网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