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寻踪广州东炮台


来源:羊城晚报

清咸丰七年(1857),英法联军进攻广州,东炮台被战火所毁,以后即未修复。同治年间估计已北连成为陆地,同治十二年七月,南海县知县杜凤治因审理一宗案件,在其日记里写道:“将东炮台大益香粉店岑姓司事传来,与黄亚四质对。”可见那时东炮台已与陆地相连,并且有了民居和商店,而炮台则泯灭得无痕无迹了。

原标题:寻踪广州东炮台

光绪广州府志省城图(局部)。红圆点是东炮台,四方红点是东濠口

□黄国声

今天的人们大多只晓得林则徐在虎门销烟,而不知道他还在广州东炮台销烟,那么,东炮台位于广州何处?

广州有个东炮台,这个地方,如今恐怕很少人知道,文献提及的也不多,可这个不起眼的小炮台,在鸦片战争中曾上演过哄动一时的角色。其后,又在英法联军侵犯广州时,与敌激战而被毁。今天要重温它那段不平凡的历史,还得从林则徐到广东查办鸦片说起。

声势浩大的第二次销烟

清道光十九年(1839)一月,林则徐奉命以钦差大臣到广州查禁鸦片。到达后,暂驻城内越华书院(在今广中路)作为行辕,随即展开工作。他先后邀请广州的绅士邓士宪、陈其锟、蔡锦泉、张维屏、姚华佐来寓,商讨设立机构收缴烟土、烟枪等事宜。之后由绅士设立“收缴烟土、烟枪总局”于大佛寺内,配合林则徐开展禁烟工作。

在收缴大量烟土后,四月林则徐带同两广总督邓廷桢、海关监督豫堃到虎门,进行举世闻名的销烟行动。前后共进行十六天,销毁鸦片二万箱。

自虎门归来后,七月,他又在广州城东的东炮台销毁鸦片。林则徐在他的日记中记其经过云:“初五日,戊戌。晴。早晨出赴、靖海门外东炮台前,同制军(两广总督)、抚军(广东巡抚)、司、道等煮化烟土。新砌一池,可受(容)二百石,四隅(角)嵌以铁锅,燃薪于外。是日所化皆潮郡解省之烟土,约二万余斤。”

这次行动,销烟不少,且出动了省城内的最高级文武官员,除总督、巡抚以外,省城内相当于今天的厅局级官员也随同前往。这样浩大的声势,超过虎门销烟,况且事在省会,自然引起震动,起到了很强的警示作用。可惜往事如烟,如今人们大多只晓得虎门销烟,而不知道还有广州的东炮台销烟,文献也少见提及。而东炮台作为销烟遗址,更是渺不可寻,不免让人扼腕兴叹。

探寻东炮台

东炮台正式名称是东定炮台,又称东水炮台,在广州东城外的东濠涌口,是个四面环水小岛,周边筑上围墙。炮台安炮三十六位,以千总一员带兵三十名驻守,是扼守广州城东面的最后一道防线。如今要寻找其准确位置,十分困难。因为炮台已毁,原来孤立珠江中的它已与北边陆地连成一片,只能从与它有关的多个地标及文献记载来探寻其位置了。

东濠涌南流入珠江,它的濠口是个喇叭型的巨大水域,其范围自海旁西街(今海月西街)以南,东至今筑南大街西端,西至今东园路南端。到咸丰末年,东濠涌口逐渐淤积,水域缩小,那时筑横沙还未与北边相连,但东炮台的位置倒明显易于推寻了。

从旧地图上看,东炮台的东北方是个税馆,也就是《粤海关志附图》中标明的“东炮台税馆”(即海关),又称关口。早些年还存在的关口街即税馆遗址所在,它位于今广九五马路北端(在白云街派出所之东,唯近年已全街消失,建成了大楼)。

另外,炮台的东北方是水师提标汛(即东关水汛,今水汛一巷、二巷是其遗迹)。由此可以推断东炮台是在今筑南通津大街与广九大马路交汇处附近。

东炮台的结局

清咸丰七年(1857),英法联军进攻广州,东炮台被战火所毁,以后即未修复。同治年间估计已北连成为陆地,同治十二年七月,南海县知县杜凤治因审理一宗案件,在其日记里写道:“将东炮台大益香粉店岑姓司事传来,与黄亚四质对。”可见那时东炮台已与陆地相连,并且有了民居和商店,而炮台则泯灭得无痕无迹了。

过去由于东炮台遗址不明,曾有人认为它在海印桥桥北端附近,这是一个误解。其实这里与东炮台遗址相距达四华里(两公里)之遥,何况有当日地图为证,问题也就清楚得很了。

标签:广州 珠江 东濠涌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