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邓小平80年代忆中苏论战:回头看双方都讲了许多空话


来源:百年潮

在谈到中苏那场有关意识形态的争论时,邓小平说,他是那场争论的当事人,回过头来看,双方都讲了许多空话。那些争论,我们也不认为自己当时说的都是对的。

核心提示:在谈到中苏那场有关意识形态的争论时,邓小平说,他是那场争论的当事人,回过头来看,双方都讲了许多空话。那些争论,我们也不认为自己当时说的都是对的。

 

邓小平 资料图

本文摘自:《百年潮》2014年11期,作者:徐秉君,原题为:《新中国成立后苏联对华军事技术援助》,为节选。

戈尔巴乔夫时期由敌对转向友好合作

赫鲁晓夫下台后,勃列日涅夫取而代之。这一时期中苏关系继续恶化,到20世纪60年代末两国关系降至冰点,继而转向敌对状态,以至于在中苏边境频频爆发武装冲突。尽管双方都试图寻求改善两国关系,但没有实质性进展。 

直到1984年底,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阿尔希波夫应姚依林副总理的邀请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才使中苏关系出现新的转机。阿尔希波夫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担任苏联援华专家组组长,为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做出了贡献。他对中国很友好,即便是在两国关系恶化年代,也从未说过中国一句坏话。为此,中方给了他很高的礼遇。在这次访问中,双方签署了《中苏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和《中苏成立经济、贸易、科技合作委员会的协定》,使两国中断多年的经济和科技合作得以恢复。

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当选苏共中央总书记后,推行一系列改革政策和措施,才使中苏关系有了突破性进展。同年7月,姚依林副总理回访苏联,与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阿尔希波夫举行会谈,会见了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吉洪诺夫。双方在发展经贸合作方面谈得很顺利,签署了《中苏关于1986—1990年交换货物和付款协定》等文件,中苏贸易额从1984年的26.5亿瑞士法郎增加到1985年的46亿瑞士法郎。双方对两国的高层交往和贸易的大幅增长表示满意,中方同时敦促苏方在消除“三大障碍”问题上拿出行动,指出障碍不消除,两国关系的改善是有限度的。 

1989年5月,戈尔巴乔夫成功访华后,中苏关系才真正恢复正常化。尤其是邓小平与戈尔巴乔夫举行了历史性会晤,使中苏关系步入一个新阶段。邓小平在会谈中,用简洁准确的语言,回顾了中国近百年来的历史,总结了几十年风风雨雨的中苏关系。他强调指出,导致中苏关系破裂的原因,主要是苏联把中国摆错了位置,真正的实质问题是不平等。但尽管如此,中方从未忘记,苏联在新中国成立的初期曾帮助中国奠定工业基础。在谈到中苏那场有关意识形态的争论时,邓小平说,他是那场争论的当事人,回过头来看,双方都讲了许多空话。那些争论,我们也不认为自己当时说的都是对的。讲到这里,他特别强调,讲这些过去的事,目的是为了前进。不是要求再和苏方进行辩论了。这些历史账讲了,问题就一风吹了,重点是放在未来。戈尔巴乔夫表示,关于俄国、苏联与中国关系是如何形成的,有些东西苏方有自己的看法和评价,但在不太久远的过去,苏中关系的有些方面,苏联是有一定的过错和责任的,并赞同过去的问题就讲到此为止。 

实现了中苏关系正常化后,双方经过努力,很快就恢复了经贸往来。其中也包括开展军事技术合作。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世界政治和军事格局变化剧烈,再加上“台独”势力有所抬头,根据国际形势和台湾地区的形势变化,为了加强新时期的国防力量,中国又开始尝试与苏联开展军事技术合作。1990年3月,中央军委批准国防科工委副主任谢光率中国代表团访问苏联。这次访问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多了解苏联,探讨与苏联开展军事技术合作的可能性,从而拉开了新时期再度与苏联开展军事技术合作的帷幕。 

同年4月下旬,李鹏总理应邀访问苏联,在与苏方会谈时,表示中方对航天和航空方面深层次的合作感兴趣,并建议成立混合小组具体讨论。李鹏的这一表示立即得到苏方的回应,苏联部长会议主席雷日科夫当即表示同意,并明确苏方小组组长为部长会议副主席兼部长会议军事工业问题国家委员会主席别洛乌索夫,由苏联外经部部长、航空工业部部长、通用机械部部长等组成苏方混合小组成员。中方也很快组成由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担任组长,由国防科工委主任丁衡高、航空航天工业部部长林宗棠、对外经济贸易部部长李岚清等为组员的中方混合小组,并接受苏方邀请,于5月访问苏联。 

[责任编辑:周昂 PN023]

责任编辑:周昂 PN023

标签:苏联 中国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