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上海孕妇乘出租车遇害 嫌犯曾受罚持无违法证明入职


来源:UNKNOW

原标题:上海孕妇乘出租车遇害 嫌犯曾受罚持无违法证明入职

一桩不算复杂的抢劫杀人案,让死者一家感觉到两个难以理解。

1月31日,离春节不足10天,晚上9点多,上海一名怀孕三个月的准妈妈,被一辆正规出租车的司机抢走身上所有银行卡,并被强行绑上双手扔进雪夜中的河水溺亡。

死者丈夫当夜连续收到多个银行卡被取现的提示短信,他当即电话报警,随后在死者生前乘上出租车的派出所、居住地派出所、银行卡被取现的ATM机所在地派出所等之间来回奔波,但受困死者是成年人且失踪未超过24小时、因情绪濒临崩溃沟通困难等原因,直到案发次日中午,终被立案侦查,嫌犯一天后在河南老家落网。

死者丈夫另一个难以理解的是,嫌犯是经过正规程序引进上海的河南籍出租车司机,按规定在入职前须提供户籍地派出所出示的5年内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而这个在入职两年前因涉赌被行政拘留过的司机,当时却顺利出具了正规的各类证明材料。

孕妇雪夜失联

莘庄是上海市闵行区各类区级机关所在地,龙之梦是这里的一个重要商业中心。1月31日晚上7点40分许,上海飘起罕见的大雪,和朋友聚餐后,梁静(化名)在这里乘上闵行大华出租车司机方宝军的橙色出租车。

橙色意味着这是一辆在上海外环线以外区域运营的区域出租车,价格较市区出租车低一些。

梁静最后发给丈夫的微信

梁静最后发给丈夫的微信

坐上车,梁静在手机里告诉在丈夫陈亮(化名):“上海现在下大雪了。”陈亮正在常州和朋友提前吃”年夜饭”,得知妻子上了出租车,他就将手机插在饭店插座上充电,没有再看手机。

从闵行区莘庄到松江区九亭的家,梁静对这条路再熟悉不过,这里是上海市郊,有的路段车流稀少。

据方宝军落网后回忆,梁静当时对行车路线提出了异议,两人发生了口角。随后,方宝军要求梁静交出身上的银行卡和密码,梁静一一照做了,所有的银行卡都是同一个密码。

但方宝军并没有停下来,他把车开到姚北路九亭家园附近的一条小路上,强行来到后座,捂住梁静的嘴巴和鼻子,掐住她的脖子。确认梁静失去呼吸后,又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巴,用绳子反绑她的双手,随后塞进后备箱。这里,距离梁静的家只有7分钟车程。

松江区九亭,是近年成长起来的上海市郊新兴居住区。晚上8点半,怀孕3个月的梁静没有像往常一样准时回到在九亭的家,也没有来电话,公公婆婆开始一次次拨打她的手机,均提示关机。

深夜11点多,因为大雪,陈亮乘坐的高铁列车延误了很久。一下车,他就接到父母的电话,说梁静联系不上。陈亮想,年底了,朋友间聚会很正常,或许梁静的手机没电了。他告诉父母不要着急,等他回家再说。

陈亮发给梁静的信息没有了回音

陈亮发给梁静的信息没有了回音

陈亮到家了,而梁静还没有回来。2月1日零点43分,陈亮的手机亮了,收到广发银行发来信用卡取现失败的提醒短信。零点44分,又收到平安银行信用卡取现失败的提醒短信。随后的1个多小时里,陈亮连续收到10条银行取现的短信提醒。

陈亮连续收到10条银行取现的短信提醒

陈亮连续收到10条银行取现的短信提醒

到三家派出所报案

在接到两条银行信用卡取现的提醒短信后,陈亮立即电话报警,称怀孕的妻子失联,身上的信用卡接连被取现失败。

接警人员告诉他,失联者是成年人,尚未到24小时,建议去最后出现地点看看,或者去常住地、户籍地派出所报警。

想到梁静失联前在莘庄龙之梦上车,陈亮致电当地的莘松派出所查询。由于他没有到派出所报案,无法甄别信息真伪并做笔录,派出所暂未受理,建议他到常住地派出所报案。

2月1日凌晨1时许,陈亮和父母开车去莘庄龙之梦寻找梁静,未果。

凌晨3时40分,陈亮回到九亭后,拨打信用卡24小时客服热线,获知取款ATM机的终端编号,查到位于新松路、银都路的三家银行具体位置。

2月1日早上9时,陈亮去了居住地所属的九亭派出所报警,将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民警建议他去银行卡被盗刷地的新桥派出所报案。

自称已经接近崩溃边缘的陈亮只好驾车前往新桥派出所。对此,松江警方解释:“九亭派出所并非不受理,而是考虑到信用卡被套现的地点在新桥辖区,直接去新桥派出所报警能够更快地协调辖区资源、调取监控。”

让陈亮无法理解的事情发生了,新桥派出所的民警却让他再次回到九亭派出所。

“人命关天,我们连去哪里报警都不知道。”陈亮难以理解。对此,松江警方事后解释称:“当时,当事人情绪比较急,没有将情况介绍清楚,沟通中出现了误会。”

直到2月1日中午11时30分,陈亮终于看到了ATM机取款监控,一名陌生男子带着口罩、身着厚外套,头上还裹着一件衣服。“这肯定不是我太太。”

警方决定立案侦查,并将案件移交松江公安分局刑侦支队。

取现后逃回河南老家

将昏迷的梁静塞入后备箱后,方宝军不时把显示空车的牌子翻上翻下,制造自己还在做生意的假象。直到行驶至通波河,他停车,打开后备箱,打算”抛尸”,却发现梁静又有了呼吸。想了一下,方宝军将梁静推下了雪夜中的通波河。事后经法医鉴定,梁静死于溺水。

将梁静推下河后,方宝军拿着抢来的银行卡,开始一一取现。

他开车回到位于松江区洞泾的群租房里,带上口罩,穿上外套,拿了他人的衣服乔装打扮。他先后换了4辆出租车,寻找ATM机。

方宝军在不断猜测信用卡取现额度,5000元、3000元,终于,他从信用卡里取出2000元现金。他不知道,这张卡虽然在梁静身上,但绑定的是陈亮的手机。

深夜回到出租屋,方宝军连夜开出租车逃回老家河南。他找到自己的朋友,用梁静的信用卡在POS机套取现金1万元,给了对方4000元作为酬劳。

2月2日上午,上海松江警方赶到河南淮滨县,在当地警方配合下,将其抓获。经了解,方宝军身上背着十几万赌债,也曾因涉赌被行政拘留。

谁开的无违法记录证明

“闵行大华出租车是正规的出租车,我妻子死在正规出租车司机手里,这让我如何接受?”这是陈亮始终想不通的心结。

据闵行大华出租车公司负责人刘经理介绍,方宝军2013年4月入职后,近3年来表现一贯良好,从不拖欠份子钱,也未有乘客投诉,平时与另一司机搭班一起轮班经营这辆出租车。

刘经理称,事发后公司也与方宝军失去了联系。“对郊区出租车公司没有强制要求,我们公司出租车并没有GPS系统。” 直到警方前来调查,公司才知道方宝军涉嫌抢劫杀人。“他看起来人还是蛮本分的,平时话也不多。”

不过,刘经理称,2013年,闵行大华向市运管处提交申请要求招聘80名非沪籍驾驶员。 方宝军就是在此批招聘中入职公司,并经过了统一培训。

近年来,上海不少出租车公司出现司机短缺,越来越多的市区人不愿从事这一辛苦的行业,上海开始尝试从其他省市招聘出租车司机。

在上岗前,所有出租车驾驶员需要获得出租车驾驶员服务卡,而要考取服务卡,需要提供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开具的5年内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上海市运管处工作人员的佐证。

刘经理确认,方宝军提供的这些证明材料都齐备。

而令人疑惑的是,方宝军在2011年曾因涉赌被行政拘留过。他为何能通过服务卡资质审核依然存疑。

澎湃新闻从上海市公安局法制办了解到,据市公安局的统一规定,上海公安机关在开具有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时,所指的违法犯罪记录包括:被处以行政拘留、收容教养、强制隔离戒毒等行政违法记录,以及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等刑事犯罪记录 。无违法犯罪记录一般由户籍地派出所开具。

标签:上海 出租车司机 劫杀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