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互联网+医疗难解“挂号难”


来源:安徽日报

一方面,“互联网+医疗”方兴未艾,各种网上预约平台如雨后春笋,依托互联网建立起来的健康监测、健康管理APP,甚至是颠覆传统诊疗模式的“云医院”都蓬勃兴起,号称“将医生送到您的家门口”;另一方面,看病难仍然是老百姓切身的体会,挂号都这么难,何况看病。 “黄牛”真的成了不治之症?医院的看病号究竟都去了哪里?公众期待追踪原委,更渴望获得一个答案。

原标题:互联网+医疗难解“挂号难”

本报记者 陈树琛

一张医院300元的专家号,竟被炒到了4500元,这是近日一段网上视频披露出的真实一幕。视频中,一名白衣女子在医院大厅情绪激动,怒斥“黄牛”疯狂炒号,指责医院与“黄牛”里应外合,害得她从外地赶来排了一天队都没挂到号。一时间,民众神经触痛,网络议论汹涌。

一方面,“互联网+医疗”方兴未艾,各种网上预约平台如雨后春笋,依托互联网建立起来的健康监测、健康管理APP,甚至是颠覆传统诊疗模式的“云医院”都蓬勃兴起,号称“将医生送到您的家门口”;另一方面,看病难仍然是老百姓切身的体会,挂号都这么难,何况看病。 “黄牛”真的成了不治之症?医院的看病号究竟都去了哪里?公众期待追踪原委,更渴望获得一个答案。

一号难求,网络也无奈

“挂号难”,实际上是“挂名专家号难”。可以肯定的是,互联网进入医疗领域,的确给患者就医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记者近日登录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支付宝挂号平台发现,除妇产科、小儿科等少数科室外,绝大多数科室都显示号源充足,其中包括不少主治医师、专家。安医二附院是我省首家加入支付宝“未来医院”项目的医院,不仅可以通过网络终端挂号,还可以在手机上查询就诊信息、通过手机支付医疗费用等。去年5月,我省正式启用统一医疗便民服务平台,市民可以通过平台门户网站、手机APP和微信公众号进行预约挂号,也可以拨打统一卫生热线进行电话挂号,至去年底已经有12家医院接入该平台,市民挂号、看病较之从前方便了许多,医院的看病效率也提高了不少。

尽管如此,那些妇产科、小儿科等热门科室以及一些知名专家的诊疗号依然是一票难求,支付宝上安医二附院妇产科连续几天所有医生都显示无号源,省立医院的妇产科网络挂号平台也多显示余票为零。除热门科室外,有些医院也没有把知名专家号挂到网络平台,市民仍然需要排长队挂号,也仍然要面临许久挂不上号的困扰。

这种情况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知名医院表现得更为突出,上述网络视频披露的“黄牛”疯狂炒号就是典型案例。在广州,这样的炒号情况也屡禁不止。

“我们开放半年时间预约挂号,但基本上每天早上8点后,5至10分钟内半年后的号就全部预约满了。”中国自闭症儿童家庭康复指导专家组委员、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邹小兵教授对媒体无奈地说。由于我国儿童发育障碍领域专家稀缺,而儿童自闭症等发育障碍患病率逐年上涨,邹小兵教授的号源成了“黄牛”眼中的香饽饽。

“一些从外地来的患儿家长告诉我,为了给孩子看病,除了往来交通跋涉,还从号贩子手中花5000多元买我的号。我很为家长难受,也为自己难受。 ”他说,“‘黄牛’倒号,首先让患者花费很多钱,其次也对专家很不公平:我辛苦看病,‘黄牛’倒号赚钱。 ”在医院外的“黄牛”手中,邹小兵的号已经炒到了5000余元,但是,除了周三专家号要80元外,他的挂号费都是9元钱。

黄牛猖獗,占领新平台

老百姓彻夜排队也挂不到的号,为什么“黄牛”却能轻易得到?说好的网上挂号更公平合理呢?

其实答案并不复杂,媒体也早已进行过详细报道。如今的情况是,“炒号”已然成为一门堂而皇之的职业,“炒号”工作模式已经从街边模式转到 “互联网+”模式,形形色色的APP公司、挂号网站成了“黄牛”获取稀缺号源的得力工具。

据调查,“黄牛”炒号有四条途径:一是和患者联系后,拿着患者的就诊卡到医院彻夜排队“占坑”挂号;二是“号贩子”拿着患者的病例和就诊卡找医生,说是病人亲属,请求医生加号;三是“号贩子”24小时不断线地通过电话、网络预约挂号,抢占号源。一旦找到买主,就通过电话或者网络取消,然后用买主信息立即重新预约;四是把预约上的号直接卖给患者,患者拿着不是自己名字的号看病。由于医院无权查患者的身份证,遇到不配合的患者,医院也无计可施。

记者从一些网站了解到,网络 “黄牛”会事先用不同的名字注册一批账户,用几十部电话、多台电脑“秒杀器”同时抢号。一位客服打包票说,“就像抢火车票一样,我们也有‘抢号’软件,可以保证能挂到号。 ”不少医院也曾想出网上实名登记、核对姓名身份证等很多办法,但“黄牛党”总有对策。例如,有些医院识别相同的电话号码就拒绝挂号,但是“黄牛党”换了电话继续打。

除此之外,网络挂号接受程度不高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挂号难。尽管网络上许多科室的专家号号源充足,但有些患者就医习惯仍没有改变,加之推广力度不够、功能体验不完善等,使得预约就诊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此外,一些患者就诊之前并不知道自己应该看什么专科,来了医院才能挂号,也使得网络挂号预约率降低。

分级诊疗,或是好药方

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医院“号贩子”情况,北京市卫生计生委表示,“号贩子”严重扰乱医院治安和就医环境,在社会上造成很坏影响。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对依法打击“号贩子”的态度是明确的,对“号贩子”现象、尤其是医疗机构内部个别不法人员内外勾结的行为,始终采取“零容忍”。北京警方先后于广安门中医院、协和医院、宣武医院抓获号贩子十数名。多地警方也以涉嫌寻衅滋事将“号贩子”刑事拘留。

业内人士表示,求解“挂号难”问题,除了严厉打击“黄牛”,改进医院挂号方式外,推动分级诊疗,合理分配医疗资源,把基层医院做好,把患者留在家门口,才是治本之策。

省卫生计生委有关负责人指出,由于优质医疗资源或专家号总量有限,加之层级就医模式尚不完善,大医院专家号源的稀缺和患者需求间的资源供给矛盾一定时期内持续存在,仅通过对单一预约平台服务方式的调整难以完全解决。 “结构性”挂号难现象,需要通过对医疗资源布局的调整、分级诊疗体系的建立完善等多种方式解决。

据介绍,我省正大力推进分级诊疗,日前已启动高血压、糖尿病等六种慢性病的分级诊疗工作,并以此为突破口,全面推动开展分级诊疗试点。2015年6月,我省就出台 《关于开展分级诊疗工作的实施意见》,要求按照“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要求,分步形成基层首诊、双向转诊、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模式,构建以协同服务为导向的医疗服务模式。在这样的政策推动下,去年底县域内就诊率已提高到90%左右。预计至2017年,将建立20至30种常见病、多发病为重点的分级诊疗规范,力争基本形成分级诊疗制度。

“从目前患者的就诊习惯看,小病也往大医院跑,这是因为对基层门诊的信任度不够,分级诊疗能做到对医疗资源进行合理的分配。患者是跟着医生走的,如果基层的医生能够让患者信任,而只有确有必要的患者才会往上走,就能够极大缓解大医院的拥堵情况,挂号难自然迎刃而解。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麻醉科刘畅医生分析说。

·网友热议·

@Vinccy:公立医院的专家号动辄炒到数十倍,反映出优质医疗资源的稀缺,也折射出医疗领域供需之间的不平衡,这正是专家号奇货可居的原因,也是号贩子赖以生存的土壤。不铲掉这种土壤,再好的互联网技术,也解决不了挂号难的窘境。

@alva0611:互联网医疗能够助力供需两侧改革,缓解看病难。从供给侧而言,互联网医疗方便医生用碎片化时间提供灵活的在线咨询和诊疗,放大稀缺的医生资源,提高医疗资源的使用效率。从需求侧而言,互联网医疗也能够把医生和病人有序连接起来,提升需求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减少患者的就医环节和时空消耗。

@我家有个大胖猫:技术漏洞难辞其咎,比如说一些医院的实名制挂号“名存实亡”,随便以一个虚构的名字都能成功注册,更别说号贩子了。此外,一些医院内部人员与号贩子里应外合,在利益的诱惑下对专家号进行倒卖。这些漏洞,都需要政府去认真补上,不严厉整治不行。

@chouyatou_5584:不论大疾小病,一律挂专家号,既浪费自己的时间,也浪费了医院的人力资源,实不足取。疾病面前,保持一份理性和淡定才最重要。常欢欢/绘

标签:挂号 专家号 挂号费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