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资讯 > 凤凰客

黄少卿:秸秆禁烧可能很难有效实行


来源:凤凰原创

编者按:每年夏秋时节,各地农村秸秆焚烧造成雾霾都是公众热议的话题。2015年12月18日,由凤凰网大学问栏目、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环境与生活》杂志社、《能源》杂志社、联合主办的“秸秆禁烧

编者按:每年夏秋时节,各地农村秸秆焚烧造成雾霾都是公众热议的话题。2015年12月18日,由凤凰网大学问栏目、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环境与生活》杂志社、《能源》杂志社、联合主办的“秸秆禁烧与公共决策制定研讨会”,在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举行。研讨会分为三个分论题:“秸秆处理的技术与实践”“秸秆处理的成本负担问题”和“环境治理:公共决策、抗争与程序正义”。

来自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淮北师范大学、芝加哥大学、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中国能源基金委员会等机构的2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本刊摘要发表与会者的一些观点,供读者参考。

 

黄少卿副教授现场发言图 赵一哲摄

黄少卿(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

谢谢主办方的邀请,对于秸秆的事情我是这么理解的:

一个是农业生产、生活方式,在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发生了不断的变化,所以对秸秆的一些传统的利用方式和机制逐步地从原来的生活当中退出来了,退出之后,农民使用低成本的方式来处理秸秆,焚烧这种形式变的盛行起来。

目前有些地方政府的处理方法比较简单粗暴,比如严禁焚烧,但是我个人认为禁烧可能很难有效实行:

第一、是焚烧本身是外部性很强的事情,焚烧是成本最低的方式。大量环境的成本是由其他人承担,所以他们会采取这种措施;第二、在焚烧处理的过程当中,农民自身也是受害者,可能农户本身也会受到烟雾的影响,对于别人的焚烧,农民没有办法阻止他,这个有集体行动的困境在里面;第三个方面是政府的强势监管,官员到田间地头看,有没有灰尘、烟尘起来,成本也很高。

其实秸秆还有很多其他的利用机制,一是还田。

第二个方面也许需要我们去讨论、去寻找一种新的利用秸秆的方式。

我在网上找到了《环境与生活》杂志里的很多文章,无论在日本美国欧洲,都有很多更好的利用秸秆的方式,其实秸秆也是一种资源,利用秸秆的新的方式,比如说制造乙醇、挤压后给到畜牧业的养殖场、造纸。

但是这里又有一个问题,我们找到一种好的方式,也要看市场能不能解决?市场能解决的话,就不需要我们干预了,有经济效益就好处理了。看上去市场机制在起作用,已经帮助我们找到新的利用机制。但是市场力量还不够,够的话,秸秆就会被他们收走了,就不会出现焚烧的现象了。

即便市场机制在起作用,还需要新的支持方式。那为什么没有被充分的利用?

就是说其他的利用方式,他在经济收益方面是不划算的,那是不是就需要我们政府力量介入。或者现有的技术是不是不能赚钱,成本超过了收益,所以就放弃了。这个东西本身也可以理解为技术问题,如果有更高效率的技术来推行和利用的话,也许就能变划算了。

我们回过头来讲,当市场发挥作用,政府应该怎么来做呢?政府能不能自己开发很好的技术来推广这个技术?来使得变得可行?利用了这个技术之后,市场的机制就能起作用了。

问题是,政府怎么知道哪种作用是有效的?这个方面的困难就在于,南方北方地理的原因不一样,导致你需要不同的技术运用它才会更好。技术推广这个方面,政府起作用是有疑问的。

还有个问题是补贴。怎么补贴?补贴的方法?这里面涉及到信息的不对称,也许钱给到农户给到企业了,但是他未必拿到钱来做很好的事?美国有很多企业,利用这个秸秆来加工乙醇,假如一家人的乙醇可以得到美国联邦政府0.51美金的补贴,有了这个补贴后,也许原来经济上不划算的事儿,就变得划算了。也许在美国这个补贴的机制是很合适的。当然美国人民会利用秸秆去造乙醇、并不会是造假。但这个机制放到中国是不是可行?估计还要再讨论,毕竟我们这边的信用体系机制很成问题;

第二个方面是不是可以讨论补贴新的技术。现在所谓的不实用是技术导致经济上跟不上,是不是可以鼓励研发,补贴技术创新?看还需要什么样的项目,政府需要出一部分才有项目跟过来。所以说我想是不是补贴一些有利于回收、重新找到利用秸秆的机制?是我们政府要做的很重要的事儿?这是政府怎么发挥的机制。

还有一个是农民和公司的合作收益和分配的机制,刚才一些老师提到的和李总做的,有一点点像“农户+公司”的模式,不能说一定完全像,其实这种模式在中国过去农业生产的过程当中,不是特别有效的,公司要面对千千万万的农户的时候,交易成本非常高,很难保证合约的履行。所以是不是还要强调农户的自组织。在搜集秸秆的时候,是不是能够做到更加有效?在秸秆的前期处理的时候,是不是能够做好?

还有一个问题是政府能不能发挥作用?目前政府作为一个组织者,往往组织成本很高,导致政府做不下去。其实政府人员也很着急,想做事,但面临多龙治水的问题。秸秆回收的问题有环保部门的责任、有农业部门的责任、有发改委立项,所以说各个部门之间他们怎么样能够合理地发挥作用?也需要找到一个好的机制,就是综合治理机制的出现。

本稿由《环境与生活》杂志社与凤凰大学问栏目组联合编辑。

[责任编辑:宋馨雨 PN075]

责任编辑:宋馨雨 PN075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