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万里:改革的破题者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司机还未到,孟晓苏的短信到了。短信上说:“万里同志于今天中午12:55永远离开了我们。”怕父亲听不清,吴阿丽写在纸上给他看。当天,吴象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一声惊雷,振聋发聩”

1986年7月27日,全国软科学研究工作座谈会在北京京西宾馆开幕。300多名代表参加了会议。会议的最后一天,7月31日,万里发表讲话。

他提出:“如果在人民内部政治问题不能争鸣,只能领导人独鸣,又谈得上什么高度民主呢?我认为,我们应该广开言路,破除言禁……堂堂十亿人口的社会主义大国,只要领导路线正确,政通人和,百业兴旺,是不会被几句逆耳之言或别有用心的人借某些问题的煽动搞垮的。”

他还深刻反思了过去:“毛主席曾经讲过霸王别姬的故事。他说,让人讲话,天塌不下来。不让人讲话,总有一天要别姬。这话是寓意深长的。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他老人家也恰恰在这一点上出了问题。”

这篇讲话稿的标题被确定为《决策民主化和科学化是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课题》,这是起草小组开始时完全没有想到的。

吴明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经济体制改革发展得很快,政治体制改革虽然被邓小平点了题,但并没有进一步推开。万里的这个讲话,为政治体制改革破了题。讲话远远超出了以研究者为对象,而是面对各级领导干部,出发点也不是一般性的科技政策研究问题,而是党和国家的重大政策研究问题。“万里讲这个话,有很大的勇气。”

万里的讲话,让全场振奋。尤其是软科学工作者,得知自己的日常研究和国家政治体制改革联系了起来,十分兴奋。后来,田纪云曾用“一声惊雷,振聋发聩”来形容这篇讲话。

“改革者不易”

软科学会议结束后,有人提出,这篇讲话应该全文发表。万里将讲话稿送邓小平审阅,邓小平批示:“同意全文发表万里的讲话。”

1986年8月,吴明瑜去北戴河汇报工作,胡耀邦让他同乘专列返京。1975年胡耀邦主持中科院工作时,吴明瑜是他的直接下属。

吴明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专列上,胡耀邦跟他谈起了万里的这个讲话。胡耀邦那时尚未看过讲话全文,只是听到反映,有人对万里的讲话有意见,认为万里对党的领导有所批评。

吴明瑜向胡耀邦详细汇报了讲话的内容和起草过程,他听后,表示非常赞同。

回京后不久,陈云夫人于若木告诉吴明瑜,她把万里的讲话用红线标出重要部分,送给陈云看,陈云不止看了红线部分,而且从头看到尾。他也十分支持这个稿子,还说:“这是我们党多年来没有解决好的问题。”

吴明瑜有些疑惑,既然邓陈都支持,那么是谁向胡耀邦提出了不同意见呢?但他没有多问。

将近十年后,万里和吴明瑜都已离休。万里将吴明瑜找去家中谈话,吴明瑜才知道了这个讲话所引发的种种后果。

1987年1月,在中南海召开了一个民主生活会。与会者纷纷发言,对时任领导人提出批评和意见。万里一直没有说话。民主生活会的尾声,主持人点名让他表态。

万里还没说两句,一位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央书记处书记站了起来,批评他说:“你知道吗?给你起草软科学会议上讲话的吴明瑜,就是严重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

没多久,这位中央书记处书记和一名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央政治局委员联名写信,要求免除吴明瑜的一切职务。

时隔将近30年后,吴明瑜仍然清楚地记得,那是1987年3月23日,中央找他谈话,将他平调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担任副主任。4月1日,他正式调动工作。

当年10月,十三大召开,乔石担任了中纪委书记。不久,经他提议,为吴明瑜在政治局常委范围内平了反。经征求吴明瑜本人的意见,没有再变动他的工作。1994年,他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离休。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万里讲话中提出的“决策的民主化和自由化”也不再被提及。后来,这一说法被“民主决策”和“科学决策”所代替。

吴明瑜此前和万里无私交,此后也鲜有工作往来。万里去世的消息,他是从其他渠道得知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万里的理解和景仰。采访的尾声,他感慨地说:“改革是从艰难困苦下闯出来的,改革者不容易。”

1995年,《万里文选》由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出版。《文选》编辑之一、时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组织研究室主任赵树凯后来撰文回忆:“也许,万里正是基于改革过程的艰辛而体会到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性,所以,他在1986年一个并不是很重要的会议上,发表了一次非常重要的讲话。”

他还回忆,编辑文选时,对这篇讲话,万里专门指示:不作任何改动。

[责任编辑:周昂]

标签:万里 去世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