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万里:改革的破题者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司机还未到,孟晓苏的短信到了。短信上说:“万里同志于今天中午12:55永远离开了我们。”怕父亲听不清,吴阿丽写在纸上给他看。当天,吴象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万里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周刊》717期

7月16日早晨9:30,设置在305医院的万里灵堂开放。

那天,万里的老部下、93岁的吴象起得特别早。已住院两年的他,特意换上了一套深色衣服。

去305医院的路上,雨一直在下。北京突然变得多雨,连绵不断。

女儿吴阿丽和他说话,他并不接茬。自从接到消息,得知万里去世后,他就陷入了沉默。

他唯一说的话,就是吩咐吴阿丽,要在吊唁本上写这样一句话:“我最尊敬、热爱、想念的老领导万里同志永垂不朽。”

走下轮椅,深深鞠了三个躬

7月15日,临近中午,吴象家人接到曾任万里秘书的孟晓苏的电话。

孟晓苏说,万里病危,他受家属委托,现在通知曾在万里身边工作过的、关系比较亲近的人员去看望,不知吴象能不能来。

吴阿丽知道父亲和万里一起工作十余年,感情极深。她告诉孟晓苏,这就带父亲去看万里。

吴象从两年前开始住院,心脏、血压都不是很好,医生并不建议他出院走动,和万里已久未见面。

吴阿丽向医生说明情况,请了假,并通知司机来医院接他们。

司机还未到,孟晓苏的短信到了。短信上说:“万里同志于今天中午12:55永远离开了我们。”怕父亲听不清,吴阿丽写在纸上给他看。当天,吴象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他们想马上过去,但孟晓苏转达家属的意见,请他们等灵堂布置好了再去。

7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吴象一家到达灵堂。

听说是吴象来了,万家的子女都走出来迎接。吴象坐着轮椅,被推到万里的遗像前。

一直没说话的他,“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他不顾旁人的劝阻,走下轮椅,在万里的遗像前站定,深深鞠了三个躬。

万家的子女他都很熟悉,多年未见,有许多话想说,激动和悲痛交织之下,过了很久,他的情绪才逐渐稳定。

待他回到病房,测血压时,高压已经升到了193。

离休后,吴象陆陆续续写了28篇人物文章,包括邓小平、胡耀邦等人。但对他感情最深的万里,他一直想写,却一直不知道该从何处落笔,至今未著一字。现在,由于身体原因,这个心愿已不易完成,成为他的心中之憾。

[责任编辑:周昂]

标签:万里 去世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