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文革时江青大叫谁是一条狗把周恩来气得脸色煞白?


来源:凤凰历史

“汪东兴,你叫成元功进来,当面跟江青同志说清楚。”周恩来吩咐。汪东兴出去叫人,江青一脸怒容,突然大叫一声:“成元功是一条狗!”

核心提示:“汪东兴,你叫成元功进来,当面跟江青同志说清楚。”周恩来吩咐。汪东兴出去叫人,江青一脸怒容,突然大叫一声:“成元功是一条狗!”

 

本文摘自:《走近周恩来》,作者:权延赤,出版:四川人民出版社

1968年3月中旬,总理根据主席的想法,主持召开讨论解决东北问题和宋任穷同志出来工作的问题。会议定于下午4时在大会堂接见厅召开。负责会议现场警卫任务的是中央警卫局警卫处副处长成元功同志。

会前半小时,江青的警卫员孙占龙给成元功打来一个电话,说江青刚起床,还没有吃饭,让成元功给准备饭,在会议室旁边找个房间,先吃饭,后参加会议。成元功忙找到大会堂党委书记刘剑,请他尽快按要求备好饭,放在旁边的小山东厅里。这时,党中央、国务院、军委及“中央文革”有关负责人都到了,就等着江青。

当时,中办主任兼警卫局长汪东兴也在场,成元功及时向他作了汇报。汪东兴就带了成元功站到会议厅门外迎接江青。

江青晚到了一刻钟。汪东兴先给她敬个礼,然后成元功上前报告: “江青同志,开会在接见厅,您的饭在小山东厅,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江青斜了一眼成元功,傲慢地哼一声,昂着头进了开会的接见厅。

那时,江青挂在嘴头的一句话是“我代表主席”,被加以颂扬的是“旗手”,全体参加会议的高级干部们都起立了,表示尊敬。

江青最终的垮台,全是她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即便毛泽东那样的威望和贡献,也无法挽救她免于受惩罚。她实在是不可理喻无可救药,面对这些最高层的领导人,她连起码的礼貌和彼此相应的尊敬都没有,昂着头,旁若无人地径直走到周恩来面前,冷冷质问一声:“你们在开什么会?为什么叫成元功挡在门口不让我进了?”

总理怔了一下,这是从何谈起啊?他马上平静下来,和气解释:“江青同志,开会内容不是早就和你通过气吗?下午4点在接见厅讨论解决东北问题和宋任穷同志出来工作的问题……”

“是讨论这个问题吗?”江青忽然放开嗓门,声音尖厉起来,“你们是不是怕我听见?啊,光明正大嘛,为什么让成元功到门口拦挡我?你是什么意思?”

“没有的事嘛,大家都在等你,这么多同志都在场,都可以作证嘛……”

“我不信!心里没鬼,为什么派成元功拦我?”江青知道成元功长期担任周恩来的卫士长,故意一口一个成元功地大吵大闹,以此制造人们的猜测,“你们背着我搞什么活动?”

“根本没有的事,我没派任何人去挡你。我们在这里等你来开会……”总理看一眼表,江青这个时候还在嚷,像犯神经一样喊:“不听,不听!你们不说实话,就是不敢讲真话!”

总理眉头紧锁,在大吵大闹中想了想,大声宣布:“我们暂时休会。江青同志,这里可能有误会,我们慢慢谈好不好?东兴、成武、李作鹏, 你们一起来一下。”

周恩来同江青、汪东兴、杨成武、李作鹏等人出接见厅,来到小山东厅。周恩来指着准备好的饭菜说:“我只听说你没吃饭,要先吃饭再参加会议……”

“造谣!造谣!”江青喊着,“你们就是想限制我,瞒着我……”

“汪东兴,你叫成元功进来,当面跟江青同志说清楚。”周恩来吩咐。汪东兴出去叫人,江青一脸怒容,突然大叫一声:“成元功是一条狗!”

成元功是总理的老卫土长,江青这样骂,实际就是骂总理,并且与她的身份太不协调了,完全是市井里的泼妇样子。

周恩来气得脸色煞白,带着青石一样隐忍的神情大声说:“江青同志,我是个老同志了,你应该相信我们这些老同志,你说的都是根本没有的事!”

话音没落,成元功推门进来了。周恩来看一眼成元功,对江青说: “你们查对吧,我不参加。”他边说边往出走,与成元功擦肩而过,站到走廊里去了。

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层竟闹成这个样子,比一般老百姓闹架还不如,实在叫大家寒心。像陶铸那样火气十足,跟江青对着拍桌子的“有争议的人”,江青容不得,像总理这样有口皆碑、以忠诚正派而受到普遍信任和爱戴的人,江青居然也不能容。说实话,当时我们不少人都看出她长不了,也办不成任何大事。历史上容不得人的人,没一个能成大事。

[责任编辑:周昂]

标签:江青 成元功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