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拔刺头的成本

六神磊磊:拔刺头的成本

拔刺头这种事,毕竟是需要成本的。出于对庄家好的考虑,有时候我们应该认真算一算拔刺的成本,到底怎么拔、用什么方法去拔才好。

在金庸小说里,作为掌管江湖武林门派的,就难免要碰到“刺头”,也就是明明托庇在你治下,却老跟你找茬、闹别扭的人。

比如包不同,明明是慕容公子的仆属,却反对公子的复国路线,大放厥词。又比如南海鳄神,主人要修理段誉,他就帮段誉说话;要修理段正淳,他就又帮段正淳说话,横生无数枝节。

碰到刺头,我们就想拔,人同此心,从生理角度上完全可以理解。从执掌门户的庄家的视角看来,一些刺头似乎还当上瘾了,不给它拔了,它反而越发卖好沽名,更让人产生了拔刺的冲动。

甚至有时候,为了拔刺头,手段“过”一点,我觉得从生物反应上也并非完全不能理解。你看王重阳,本来是最接近善治、仁治的,拔刺头的时候也搞霹雳手段,想要直接一指戳死欧阳锋,也顾不上提前历数欧阳峰十大罪之类。

《天龙八部》里的人物,姑苏慕容氏麾下四大家将之一,排行第三,又称包三先生。

然而,有一件事情需要注意,那就是拔刺头这种事,毕竟是需要成本的。出于对庄家好的考虑,有时候我们应该认真算一算拔刺的成本,到底怎么拔、用什么方法去拔才好。

在这里,我只讲利害,只讲江湖规矩,不纠缠所谓的道义。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让庄家和江湖好。

有一种刺头,是不管什么成本都要拔的。比如欧阳锋,对于王重阳来说,就无论如何都要拔。

本来按照“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共治条款,王重阳应该是五方共主。这个协议欧阳锋签是签了,但从第一天起他就想撕毁。欧阳锋的所有活动的目的,就是篡夺经典、窃居神位,把全真教拉下马。

你要搞死我,我当然就搞死你。从利害角度说,王重阳的选择无可厚非——在《射雕英雄传》里,他玩了一招引蛇出洞,果决下手,在重阳宫现场摆下刑场,要把欧阳峰斩首不留。

如此狠手拔刺,有没有代价?也有代价。首先是令誉上的,可能形成两方面负面舆情,不排除有道学先生说:一是诱歼,似乎杀之不仁;二是偷袭,似乎胜之不武。但影响都很轻微,可以忽略不计。

其次是实际风险,和西毒彻底撕破脸,激化了矛盾。但问题是,双方本就你死我活,脸皮早晚是要撕破的。因此王重阳的这一次拔刺行动势在必行。仅从利害上分析,这次决策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第二类刺头,拔起来就要小心,要多考虑成本了。

比如包不同。

包不同是慕容公子的僚属、仆从、子民。他喜欢唱反调,反对庄家的路线、方针。比如慕容公子要暂时投靠大理段氏,他就反对,还骂骂咧咧,上蹿下跳。

作为庄家,看他不爽,心里窝火,我很理解。庄家也是人,就会有人的情绪:不搞他一下子,以后怎么立威服人?以后做什么事他都跳出来说三道四,何时是了?要是不收拾他,他多半还要以骨骾硬汉自居,更加尾巴翘到天上去。

可是慕容公子一发狠,用对付欧阳锋的办法来对付包不同,当成敌人来做掉,我觉得代价有点大,成本有点高。

首先,如果慕容公子平心静气,就会发现包不同没有丝毫能耐阻止自己做什么大事,也没有意愿不让自己当庄家。

慕容公子武林争雄,争的对手是乔峰、段誉、鸠摩智等当世豪雄;大燕国要复兴崛起,对手是辽、宋、西夏、吐蕃等四方强国。把包不同渲染得多么厉害,似乎并不实际。

至于包不同骂骂咧咧,有损庄家面皮,换我当庄家,我也火大。我们也谴责包不同这种不顾庄家面皮的做法。

但包不同跳脚骂人,是有很多别的应对办法的。你看段誉也有四大家将,也曾没上没下,讽刺主子风流好色;乔峰也有四大长老,甚至还联合起来造乔峰的反,质疑乔峰当帮主的正当性。

可段誉和乔峰应对得当,一个玩呆萌,一个扮慷慨,最后都没有损面皮,反而借机增添了英雄气度。

其实乔峰和段誉心里一定就不生气吗?一定就不窝火吗?乔峰最后不是仍然找机会趁乱杀了奚长老吗?为什么他没有杀和自己关系最好的陈长老?可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慕容公子志在比肩天下英雄,领袖武林,有没有必要花大代价当庭广众拔刺,其实可以商榷。

我个人觉得,总结金庸小说,“拔刺”有两方面一定要注意:

第一要注意的是,要谨防反而给“刺头”渲染上悲壮情绪,庄家越拔,他越风光,甚至形成喝倒彩的局面。

比如包不同,在江湖上本来远不是什么群雄瞩目的头号焦点。说到底,大家爱看的是王语嫣和段誉的故事、梦姑的故事,谁天天听包不同和人拌嘴呢?而且因为他话多、嘴毒、较真,颜值又不高,不喜欢他的大有人在。

可是慕容公子下重手拔刺,反而让这事儿吸引了过多关注。包不同的简历、生平被贴得到处都是,连他的女儿叫包不靓之类细节都被翻出来。

过去从来不知道他的人,现下都知道了,过去他只是武术圈的人物,现在一闹之后,进了文艺圈、文学圈、娱乐圈了,甚至形成了“谈两句包不同,才表明我洋气、我时尚”的现象,这种免费公关最好要避免。

其次,这一下拔刺,给包不同渲染上了悲情的色彩,这也是拔刺的代价。

我们都知道一个金庸人物:灭绝师太。她最大的困扰就是:只要她杀谁,谁就会被当成硬汉,就被渲染上一层光环。拔刺的时候一定要避免出现这种怪圈。

第二件要注意的是,假如一击不中,再出手就要慎重,不要反复回锅炒。灭绝师太有一点做得不错:她想斩一个小姑娘的指头,一剑砍去,正巧砍在指环上,于是她就不再砍第二剑,哼了一声放弃了。

图为94版“灭绝师太”剧照。

这点还是对的。做庄家的想“拔刺”,最好不要一次不行搞二次,“总有一种办法能治你”。出手一次如果不行,建议压一压火气,不要重复回锅。

除此之外,在江湖武林里,“拔刺”时还有一点要想明白。

作为庄家,出手前一定要鉴别:这根刺扎的是你本人,还是扎的是你的跟班、仆从?它是威胁门派的“公敌”?还是仅仅是你手下的“私敌”?

比如《水浒》里,小旋风柴进家有一个武师,叫做洪教头。而洪教头有一个最看不顺眼的人,就是林冲。

因为林冲也懂得武术,总是和洪教头形成竞争、对立,给他添麻烦、添堵。洪教头当然很想找机会教训一下林冲。这一点上我非常理解洪教头。

所以,洪教头很可能会天天跑去告诉柴进:林冲真是个很大的威胁,这根刺一定要拔掉,不然我们庄子就麻烦了,秩序都乱了。

可是作为庄家,柴进一定要清醒:林冲的存在,对于自己的庄子是好事还是坏事?让林冲来和洪教头竞争一下、制衡一下,到底是威胁了自己的庄子,还是有可能让这个庄子变得更好?

要记住,是人指挥刀剑,而不是刀剑指挥人。主人的对头,当然也就是刀剑的对头;可刀剑的对头,一定不能就当成是主人的对头。

就像灭绝师太,就是专司杀伐的武林之剑。但灭绝师太的敌人,却未必就真的是武林公敌,未必就是有损于武林肌体的。

总而言之一句话,爱国敬业,对我来说读金庸就是敬业,我希望庄家和我们的江湖都更好。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来源!)

作者

六神磊磊

六神磊磊

专栏作家,“六神磊磊读金庸”作者,胖子横行的自媒体江湖里稀缺的瘦子。  

作者其他网评

自由谈

自由谈

自由谈是凤凰网评论频道长期打造的一档原创新闻评论类栏目。

下一篇

三亚“早餐不超350”管宰客,醒

管制消灭了提升服务的动力,额外收费也会出现,不仅无助于降价,反而降低高端服务体验。高端服务是任何行业进步的先行者,价格管制只会起到阻碍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