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侘寂中等待那只还魂鸟


来源:新快报

“解读汉字第一要有专业的知识和技术,但思维方式要接近它的初始。演绎它们更要有人文境界,让每一个汉字尽量还原,回到它受孵的思维故乡”。(《“谣言”与“谎言”辨析》)

原标题:在侘寂中等待那只还魂鸟

日期:[2015-12-02] 版次:[A43] 版名:[新文娱·文化] 字体:【大中小】

“解读汉字第一要有专业的知识和技术,但思维方式要接近它的初始。演绎它们更要有人文境界,让每一个汉字尽量还原,回到它受孵的思维故乡”。

《侘寂的魂影》

海上著

暨南大学出版社,2015.8

海上对汉字和中国文化有独到的研究,其先锋性十足的诗文、无限的哲思与精彩的诗写植根于古老的中华文化传统。尤为难得的是,年届花甲,海上至今还保持了异常年轻的面貌与旺盛的创造力,其关于中国文化源流、关于汉字、关于艺术的诸多思考,语言老辣,野性飞扬。本书为海上自选的一部思想性随笔集,既有对历史、文化、艺术的思考,也有对理想、尊严、生命的探讨,还有对现实、苦难、经历的追问。书名取侘寂之意,作者自称是这气息里的魂影。

■盘予/文

写下“神性”这个词语,并非要把文章往形而上的话题上拽,其实这是我用嗅觉的触角从字里行间捋析出来的。作为一个久坐“侘寂斋”的诗者,海上心无旁骛地思索着汉字,向着人文源头漫溯,把思绪直接插入史前史的文明汲取,“若要走进中国文化,触摸国学,从汉字开始追究,是一条更幽闭且更有脉络的途径”。

近年来,每次与海上叙话,他会有意无意地讲到汉字,比如最近一次与几个朋友一起晚饭时,他就把“侯”、“康”、“禹”这几个字解析了一番。听他解字很过瘾,因为他完全抛弃了传统的解字方法,用自己的神觉思维,归纳汉字,把汉字推到形而上的思考上去,自成一脉;他讲解一个汉字需要旁征博引,需要许多其他的字来作注解或者作背景铺垫。

而且,一旦讲起字来,海上会滔滔不绝,我坐在旁边,自然而然地感觉到了他的思路畅通如川流,仿佛一股清泉从遥远的源头汩汩冒出,继而在时间的山谷间蜿蜒,收录了一路上的人文和物事,来到我们的身边,滋润身心的同时还能挈领精神空间。

这样的说法听上去有点玄乎?我希望读者有机会亲耳听听海上解字!

“解读汉字第一要有专业的知识和技术,但思维方式要接近它的初始。演绎它们更要有人文境界,让每一个汉字尽量还原,回到它受孵的思维故乡”。(《“谣言”与“谎言”辨析》)

海上坚持称自己是个隐于民间的“诗写者”,三十余年间,他用笔在稿纸上写下一个个汉字,出版了《走过两界河》、《旷。草木原形》等这些厚重的诗集和文论,而这些又是在漂泊中完成的。

海上是老三届知青,17岁那年偷了家里的户口本,报名下放到湖南,从上海的十里洋场来到野气蓬勃的湖南农村,他的心理逆差却没有想像中那么大,他说自己骨子里就喜欢这样的野气,稻田和远山间的劳作培养了他的心性:自由而纯!

仿佛漂泊是命中注定的元素,伴着苦难史的积累,海上的漂泊从未停止。1995年,海上泊居北京圆明园艺术村,“酝酿诗的日子里,我几乎昏昏欲睡,性情懒惰,不愿意坐在纸张面前摆出那种写作的状态……在写诗的时刻,我喜欢‘走神’。”这是海上在《诗说命运真相》这篇文章中的自白,也是独白:在村口小路旁有一道古旧的围墙,墙那边有三棵参天的大树,树冠把小路庇护着,每次路过那里,我的血异常地流动,树上的鸟在跳跃,我的心在树上跳跃。

就是因为这些“鸟”的启示,海上完成了组诗《心灵》。他喜欢“鸟”,因为鸟儿藉着翅膀飞来飞去,或多或少地象征着他自己的命运,漂泊成为抹不去的符号后,海上一次次在自由心性的巢梦里呼唤着自己的“还魂鸟”。

标签:国学 诗文 文化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