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毛泽东给哪位国民党军长去信嘲笑他“一逃二百余里”


来源:法制晚报

信中有这样的句子,“十一月二十一日之役,足下亲率四师之众,葫芦河边,老人山上,望远镜中,自当历历在目。百○九师一上战场全军覆没,贵军长亦不得不星夜潜逃,不逃则已,一逃二百余里,暂借合水聊定惊魂。”

核心提示:信中有这样的句子,“十一月二十一日之役,足下亲率四师之众,葫芦河边,老人山上,望远镜中,自当历历在目。百○九师一上战场全军覆没,贵军长亦不得不星夜潜逃,不逃则已,一逃二百余里,暂借合水聊定惊魂。”

 

董英斌 资料图

本文摘自:《法制晚报》2015年09月17日A38版,作者:李一氓,原题为:《“隐蔽战线”的靠谱细节》,本文系节选

11月20日跟东北军的战斗,在葫芦河的直罗镇打响了。河水从陕甘交界的甘肃方面向东南流来,形成一个狭窄的谷道,因为是山地,河水很清。当时天气已冷,河的两旁住有四川的移民,大概是从川北逃荒跑来的。他们还保持四川的农业耕作习惯,利用葫芦河水,在河的两岸开小梯田种稻子。也保持四川农民的生活习惯,自己做泡菜、豆豉。他们是外来的客户,要打仗了,他们也不躲避,也无处去躲避,照常留在家里。我们宿营也借住在这些四川农民家里。我这个四川人,对这些同乡特别感兴趣,因为我可以从他们手里搞到大米、泡菜、豆豉这类在陕北难以搞到的食品。当然在那种物质条件下,毛泽东也感兴趣。

为了做东北军的工作,大部分东北军俘虏,我们都释放了。我记得毛泽东用苏维埃中央政府主席的名义,亲自起草了一封《致东北军五十七军军长董英斌的公开信》。他写好以后,就交给我,拿去油印。因为这个地方纸张不好买,不过印了百多份。印好后就派人送给一军团和十五军团管理俘虏的单位,指示释放俘虏的时候,尽量发给他们,要他们带回东北军去。

我记得这封信是用浅近的文言文写的,完全是毛泽东的文风。信中有这样的句子,“十一月二十一日之役,足下亲率四师之众,葫芦河边,老人山上,望远镜中,自当历历在目。百○九师一上战场全军覆没,贵军长亦不得不星夜潜逃,不逃则已,一逃二百余里,暂借合水聊定惊魂。”当时我对这封信的遣词用字、谋篇布局非常欣赏,读了一遍又一遍。但这封信的主要内容,是在争取东北军方面,却把对张学良政治态度的估计放在和蒋介石同一个位置。意在把东北军的各级军官和士兵同张学良区别开来。这封信是1935年11月26日写的。

但是两个月以后,就由毛泽东领衔,用红军首长的名义发表了一封《致东北军全体将士书》,上款是张副司令(即张学良)、董军长(即董英斌)、万军长(即万福祺)。从这封信的笔法看,也是毛泽东亲自起草的。虽然全信对张学良没有单独提出什么,但在争取东北军参加抗日统一战线这个意义上说,却包含了张学良,把张学良和东北军将士作为一个整体看待了。从把张学良和蒋介石一起看待,转到把张学良和东北军将士一起看待,这是毛泽东对东北军统一战线观念的明显转变,这对于尔后我们在西北战场上同东北军的关系和同张学良的关系的迅速发展,有很大的意义。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隐蔽战线 毛泽东 徐海东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