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老知青忆:插队时的指导员侮辱女知青被调查后自杀


来源:中老年时报

00
这是一组1972年的知青上山下乡宣传图。图为一群女知青在每天劳动之前,地头在学习毛主席语录的。
这是一组1972年的知青上山下乡宣传图。图为一群女知青在每天劳动之前,地头在学习毛主席语录的。[详细]

出乎大家意料,这位典型指导员居然在良种连的小树林中悬体自裁。工具是他腰间的皮带,据传那皮带是他当解放军时候就用的。

核心提示:出乎大家意料,这位典型指导员居然在良种连的小树林中悬体自裁。工具是他腰间的皮带,据传那皮带是他当解放军时候就用的。

本文摘自:《中老年时报》2013年7月19日8版,作者:张维功,原题为:《东山组建“知青连”》

东山,不咋高,长约数里,横卧在我们团部东南方,漫山的白桦林、柞树林。清晨,团广播站大喇叭吹起床号,奏东方红,知青们仰望东山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有一回,我们上东山采回一面口袋松蘑,炖了从家属院偷来的一只大公鸡,干掉两棒(瓶)纯玉米小烧。风声走漏,班长被指导员熊了一顿,差点儿开批判会。

那年战备闹得紧,突然传令说两个苏修特务潜入我团防区,半夜紧急集合上东山执行任务,折腾了大半宿;男生举着手电筒乱照,一路喊叫“口令”、“回令”,女生在林间小路掉进敞天儿的坟窠子里,看见露白茬的棺材瓤子,吓得哭爹喊娘。

回营房时全连列队训话,说,去年,你们还没来呢,人家齐齐哈尔的头批下来,女知青某某,在东山炸沙坑,主动点炮眼儿,壮烈牺牲。看看咱们,这副熊样儿,怎么上前线打苏修?

那个女知青,就葬在东山,当时毛主席的“六·一八”批示(组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刚传达,就为她开了隆重的追悼会,念那句“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为女知青立了碑,写的是“革命烈士”。另外一个齐齐哈尔的女知青,是我们团部卫生队的卫生员,梳着两根羊角辫儿,相貌秀美皮肤白皙,每天在取药片的小窗口笑盈盈地上班,爱唱那支歌:“小鸟在前边带路,风儿吹着我们,我们像花儿一样……”凡是上卫生队看过病的都认得她,亲切地叫她小黄。

小黄突然失踪了。保卫股的人马也出动了,都找到齐齐哈尔她家里,还是找不着。直到天大热的时候,团后勤仓库后有口吃水井,大伙都喝着味儿不对,以为是惯常掉进死猪死狗啥的了,就一通海捞,结果,却是大家找了很久的小黄,当即成了团部的一大新闻。

好像没有人追究是自杀还是他杀什么的,那年头也没这个概念。稍后在团部的大俱乐部开大会,戴白边眼镜的团参谋长讲话,教育知青们不要沾染资产阶级思想,举例说,有的女知青,“搞乱(恋)爱,还是三角乱(恋)爱,给乱(恋)死啦!”参谋长的标准山西乡音,让知青们分不清乱和恋的读音,但这个说法为此事此人做了结论,平息了舆论,知青们为此要灵魂深处再爆发一次革命。小黄被悄悄葬于东山,没有开追悼会。

过了两年,良种连的北京知青出事,离我们工程连二三百米的距离,我们跨过公路去看热闹,到人家营房门前,被从里边出来的知青挡下了,说:不让进,是男的,爬到上铺用小镰刀头割腕,血流了一地,没救了。后来从良种连传出的消息是,这哥们儿他爸原来是走资派,赶上那年邓小平搞清理整顿,解放老干部,如果他爸被解放,他就可能回北京了。结果说是他爸还有叛徒问题没弄清,先解放不了。这哥们儿彻底绝望,干了傻事。

我们连的哈尔滨知青大瘦子,命不好,大伙儿说,都是让那双小白鞋给弄的。

那年冬天,他们班被派往北边五大连池附近的打石场干活儿,再有两天就完成任务下山了,连部提前准了几个人回家过年的假,有大瘦子。晚上,他把白球鞋刷洗得里外三新,放到炉子跟前烤着,转天就穿这鞋上工……不知道是哪个打石队的孙子,不喊话,也不摇旗,比规定提前半个小时放起一个大炮,随着一声巨响,漫天的石头雨就撒开啦,哗哗地迎头奔泻而下。“快跑呀!”他们七八个疯了似的撒丫子逃命,大瘦子个高,穿着新洗的白球鞋,跑在最前边。结果,目击者北京知青小娄说:“我就在他身后三五米,眼看着一块石头削到他头上,人当即扑倒在地,我顺眼一瞥,脑浆子都出来了,直冒热气。”

小娄评论道:“要是穿平时那双大头鞋,他肯定跑不到最前边,可能死不了。”

[责任编辑:周昂]

标签:知青 自杀

人参与 评论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