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郑州“皇家一号”案宣判:2名主犯被判无期徒刑


来源:央视新闻

今天上午9点,备受关注的郑州“皇家一号”案在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法庭认定被告人陈加贵,王国付等11名被告人犯组织卖淫罪外,陈加贵还犯有非法经营罪。

郑州"皇家一号"案在河南新乡中级法院一审宣判。

原标题:郑州“皇家一号”案宣判:两名主犯被判无期徒刑

今天上午9点,备受关注的郑州“皇家一号”案在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法庭认定被告人陈加贵,王国付等11名被告人犯组织卖淫罪外,陈加贵还犯有非法经营罪。其中陈加贵,王国付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余9人分别被判处10年到15年有期徒刑,处以8万元到100万元不等的罚款。11名被告不服判决,当庭表示将上诉。“皇家一号”曾经是河南郑州最大的娱乐会所,因涉嫌色情违法行为,于2014年11月被河南警方查处。今天宣判的陈加贵等11人,均为“皇家一号”的高层管理人员,并持有会所一定股份。

5月25日上午,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陈加贵等十一人涉嫌组织卖淫犯罪、被告人陈加贵涉嫌非法经营犯罪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陈加贵等十一人涉嫌组织卖淫犯罪、被告人陈加贵涉嫌非法经营犯罪一案,新乡市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11月29日以新市检公诉一刑诉(2014)41号起诉书向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2月4至2月6日依法不公开开庭对被告人陈加贵等十一人涉嫌组织卖淫犯罪进行了审理,依法公开开庭对被告人陈加贵涉嫌非法经营犯罪进行了审理。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陈加贵、任文模、王国付在娱乐场所组织他人卖淫,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胡勇、张华伟、马辉、张银磊、高宇翔、黄宪辉、付立江、闫朋晓在娱乐场所组织他人卖淫,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卖淫罪。

被告人陈加贵违反国家法律规定,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公诉机关指控各被告人犯罪罪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条文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陈加贵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王国付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任文模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被告人胡勇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被告人张华伟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被告人马辉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被告人张银磊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被告人高宇翔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被告人黄宪辉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被告人闫朋晓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

被告人付立江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万元。

各被告人犯罪所得已冻结的人民币5480460.88元及扣押的现金人民币269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在案扣押的涉案赃款人民币7270000元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

(央视记者 王冰 赵磊)

扩展阅读

“皇家一号”的豪奢往昔

“皇家一号”内部

“皇家一号”坐落于郑州CBD商务内环,距离国际会展中心不过数百米,四周弥漫着浓厚的商业气息。在《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本“皇家一号员工手册”中,扉页这样描述:“‘皇家一号’是由脸谱集团耗近2亿巨资打造的顶级国际娱乐会所,营业面积15000余平方米,拥有豪华包间156间,英国原装进口顶级音响设备……”铺天盖地的宣传以及庞大的营销群体,“皇家一号”从开业便异常兴隆。“皇家一号”还推出充值送礼活动,最吸引眼球的是充百万送宝马,“装修还未完成,单次充卡50万客户就有上百个”。据曾担任营销经理的王刚说,2012年8月16日开业那天,大厅里挤得只有站的地方。不论工作日还是周末,“晚上9点以后就没有房间了,想消费的顾客只能等着”。王刚介绍,“皇家一号”会所地下两层地上四层,最大房间可以容纳100余人,房间费从1000元到10000元不等,一瓶可乐的价格都有几十块钱,“人均消费五六千很正常”。

对“皇家一号”涉嫌色情活动的报道大多称“皇家一号”的女公关收入不菲,一年下来就可以在郑东新区全款买房。王刚觉得并不夸张,“别说女公关,就是营销经理,有时一个月光提成能拿好几万。”打开“皇家一号”的贴吧,其中不乏招聘“模特”的帖子,要求女孩“青春靓丽、思想开放、并敢于挑战自我”。“模特”,即郑州当地对从事色情交易女子的称呼,“普通的称为模特,漂亮的就叫超模”。客人们唱歌前,会有一队女孩子排队进房间供挑选,衣着也并不暴露,标志性物品是每人携带一个红色的登机箱,许多人第一次看还以为是空姐。唱歌时,女孩子们一般是陪唱、陪酒。暗号在她们身上的牌子颜色上,绿色牌代表不外出陪侍,红色牌则代表可以,但客人需要提前告知营销经理是否要带女公关出台。

查处“皇家一号”轰动一时

“皇家一号”涉黄被查

2013年7月,王小洪“空降”河南省公安厅。2013年11月1日晚上,来自河南新乡的一千多名警察悄无声息地包围了人山人海的“皇家一号”,被带走的人“押了十几车”。

据河南警界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包围“皇家一号”的是来自河南新乡的1000多名警察。“当时公安厅3名警监坐镇指挥,此次异地用警,无论是规模还是指挥者级别,在郑州都是史无前例的。”不过,警方似乎希望淡化针对“皇家一号”行动的特殊性。在事后郑州当地报道中,均强调,此次对“皇家一号”的搜查行动,是从2013年5月起,河南省公安厅组织开展的扫黄打赌“无声风暴”专项行动中的一次,“查处‘皇家一号’,是扫黄打赌‘无声风暴’的一部分,针对的不是某一家场所。”

高兴武的娱乐帝国

“皇家一号”的工商资料已无法查询,《中国新闻周刊》通过河南地税系统查询,“皇家一号”的纳税人名称为“郑州市郑东新区皇佳(注:不是“家”)壹号娱乐中心”,法定代表人名为王国付,注册类型为“内资个体”,目前纳税人状态为“注销”。知情者透露,“皇家一号”经营者为王国付和王国友,后者为总经理,负责处理日常事务,目前二人已被抓捕。但“皇家一号”的实际控制人并非上述二人。上述知情者介绍,“皇家一号”的实际出资人为陈加贵、任文模、高兴武和张军。目前陈、任二人已经归案,高兴武和张军批捕在逃。四人中,高兴武是大哥级人物,张军曾是保镖出身,身材魁梧,后被高兴武赏识而重用。坊间传言,高兴武几乎控制着郑州一半的娱乐场所,身家达400亿。

虽然高兴武产业巨大,但鲜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和信息,王国付、王国友是为其抛头露面的人。据媒体报道,警方从“皇家一号”前台电脑里获取了数据,发现其一年营业额超过2亿元人民币,相当于河南部分国家级贫困县全年的财政收入。一位在“皇家一号”周围收废品老人的感受最直观,他说:“每天光运出的易拉罐就有8麻袋。”然而,“皇家一号”的纳税数额却寥寥无几,《中国新闻周刊》在地税系统中查到,在“营业税—娱乐服务业—歌舞厅”一栏中,“皇家一号”每月“应税收入”都为30万元,税率为5%(我国娱乐业执行5%~20%的幅度税率),因此每月营业税仅缴纳1.5万元。据了解,河南省地税稽查局已介入调查。

复杂的政商关系

“皇家一号”被查,幕后大老板外逃,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因涉“皇家一号案”而被调查的8名当地警察官员,最高至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多名为市区一级治安大队队长。知情者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8人于4月18日被带走调查,他们的办公室和住所都遭到了搜查。其中,因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廷欣和黄金水路分局局长黄柏仁系郑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省纪委已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就在8名警官被调查一事公布后,4月18日下午,郑州市公安局局长黄保卫立即主持召开党委成员和各单位“一把手”紧急会议。会上,黄保卫传达了省、市纪委官员对“皇家一号案”的倒查追责初步决定。上述人士回忆,黄保卫在会上透露了8名涉案民警之一、金水路分局查办处处长(原治安支队副支队长)李宁曾向“皇家一号”“借”过钱,数额达上百万,周廷欣也“借”过钱,王新敏则收受了贿赂。另外,由于郑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支队长王新敏和李宁都是刚刚被提拔副县实职,该事对市局内部干部震动很大。

据了解,与“皇家一号”有关联的警界人士远不止8人,局领导要求涉案人员主动到纪委说明情况,争取宽大处理。郑州市公安局也出台了内部文件,规定“辖区内娱乐场所如被连续查处2次黄赌毒现象,治安大队长和分管副局长免职,连续查处3次,分局一把手免职。”“如果没有保护伞,很多场所是不敢营业的,一些娱乐场所光装修就花上千万元,如果几个月就被查了,进监狱了,成本都收不回来。”郑州一名资深警察举例说:很多场子每月都会给辖区分局送两份钱,明着一份,私下还给治安大队长、分局局长一份,美其名曰“赞助”,实为“保护费。”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凤凰网微信,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PN053]

标签:组织卖淫罪 剥夺政治权利 主犯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