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知情者谈高劲松主政昆明8个月:刚想动手自己被动掉了


来源:南方周末

“要说他这8个月到底做了什么,我基本上想不起来,”一位熟悉云南政界的知情人士说,“可能(高劲松)来的时候还在调研适应情况,等调研完了想动手了,自己却被‘动’掉了。”

空有楼盘不见人迹的昆明呈贡新区,是高劲松的前任仇和遗留下来的“作品”。相比“能吏”仇和、“花匠”张田欣在昆明的风生水起和饱受争议,高劲松给昆明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印记。 (CFP/图)

原标题:“什么印记也没留下” “短命”书记高劲松的昆明八个月

云南成为腐败重灾区,高劲松上任第三天,曾主政云南长达十年的白恩培落马。

“讨论任命决定的时候,省委常委会里有人是反对(任命高劲松)的,认为他资历和级别不够。”

“因为对仇和的厌倦,高劲松上台的时候,大家觉得他是本地人,对他有一定期望,可是他来了之后一点印象都没留下。”

2015年4月9日,一个看似平常的周四,5天没出席公开活动的时任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终于露了面,上午调研了“第三届南博会”的筹备近况。下午他接到通知去省委开会,谁知刚到现场就被省纪委工作人员带走。

次日,云南省纪委官网通报:“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52岁的高劲松在昆明市委书记任上只工作了不到8个月。

这226天对他的仕途而言,还没到高潮,就已经落幕,任期之短,在国内省会城市书记中极为罕见。

昆明官场不太平,从仇和到张田欣,再到高劲松,三任昆明市委书记仕途都未“善终”。相比“能吏”仇和、“花匠”张田欣在昆明的风生水起和饱受争议,高劲松给昆明“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印记”。

“要说他这8个月到底做了什么,我基本上想不起来,”一位熟悉云南政界的知情人士说,“可能(高劲松)来的时候还在调研适应情况,等调研完了想动手了,自己却被‘动’掉了。”

履新

“他怎么什么时候都在笑?”

2014年8月,刚过51岁生日的高劲松,前途看起来鲜花似锦。8月26日,他还在曲靖主持“煤炭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动员大会”,第二天他就坐上了昆明全市干部大会的主席台,被宣布由曲靖市委书记转任昆明市委书记。

此前,随着原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因严重违纪被中纪委立案审查,昆明市委“一把手”的位置已经空了42天。任命消息出来前,高劲松就是人们传言的“补缺”热门人选之一。

昆明对高劲松并不陌生。他是地道的云南人,早年以昆明市委办公厅秘书“起家”。从1980年参加工作算起,他一共在昆明党政机关工作了二十多年。1998年到2008年的十年间,高劲松历任昆明市五华区区长、区委书记,以及昆明市常务副市长等职。2008年,他调任玉溪市长、曲靖市委书记。

据澎湃新闻报道,早在2014年7月16日,张田欣被宣布开除党籍并降为副处级当日,时任曲靖市委书记高劲松就召集多个昆明当地媒体和央媒驻滇分站负责人到曲靖参加座谈,在会上讲“自己的政绩和口碑”,似在为自己调任昆明造势。

“讨论任命决定的时候,省委常委会里有人是反对(任命高劲松)的,认为他资历和级别不够。”云南省委一位干部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昆明市委书记按惯例由省委常委兼任,而高劲松只是厅级干部。

“高劲松曾经过多岗位锻炼,有市、县党政正职任职经历,熟悉党务和经济工作,组织领导能力较强……省委对昆明市委书记人选高度重视,做决定之前充分听取了各方面意见。”在调任昆明的干部大会上,云南省委组织部门领导这样解释选任高劲松的原因。

昆明市公务员董军(化名)对高劲松在全市干部大会上的“亮相”记忆犹新。高劲松被描述成一个“很有能力、很不错的人”,但更令他好奇的是,“这个人在会场上一直笑,在报纸上的每张照片也都在笑,他怎么什么时候都在笑?”

“一直在笑”的高劲松行事却颇谨小慎微。一位昆明市机关干部透露,张田欣在任时,曾花重金装修位于呈贡新区市级行政中心5号楼的市委书记办公室。高劲松上任后,没有急着往那里搬,而是在楼下一间不起眼的副市长办公室待了几个月。受级别所限,他在昆明也没有配专职秘书。

直到上任第四天,高劲松才开始在昆明公开露面。第一项活动中规中矩:出席昆明南绕城高速公路的通车仪式。

接下来几天,他做的事也不多:给云南省残奥会发了一封贺电,去看望了一些昆明市级老领导,又走访了市级人大、政府、政协、纪委和公检法部门。他的开场白是:“今天主要是来认认门、认认人,熟悉情况,了解工作。”

这与他此前在曲靖的高调风格大相径庭。据《云南信息报》报道,2013年1月6日至9日,高劲松到曲靖工作不足半月时,他的首次调研“进学校、入车间、下煤井、进社区、访贫问苦,行程一千多公里”,“跑遍了曲靖市9个县(市、区)”。

施政

“一张蓝图干到底”

“高劲松在昆明的低调和无所作为,跟他本人的性格有关,也跟云南官场的大气候有关。”一位云南政界观察人士分析。

十八大以来,云南成为腐败重灾区,高劲松刚上任三天,便有坏消息传来——曾主政云南长达十年的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落马。高劲松被查后,云南政界有多位人士透露,高曾向白输送利益。

“可以想见,白恩培出事那段时间,他肯定是战战兢兢。”上述人士说。

一位昆明市干部评价,张田欣担任昆明市委书记时,工作上许多提法被视为向升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的仇和“叫板”。相形之下,高劲松上任后的态度则保守很多。

在张田欣之前,仇和上任20天内就提出了包括地铁、交通微循环、环境治理、城中村改造等在内的“123456重点工程”,张田欣亦在上任两周内提出城市交通方面的“4321”工程。高劲松的施政基调则是:“一张蓝图干到底。”

这句话后来被他频频用来表达对昆明县域经济发展、呈贡新区建设等工作的态度,并在2014年12月28日昆明市委十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上有了更讨巧的表述:“不换频道”,“不改调门”,“继承和发扬历届市委和广大干部群众创造的好经验好做法”。

然而,摆在高劲松面前要“干到底”的“蓝图”,却是难以为继的“烫手山芋”,例如昆明狂飙突进的数年间,累积的城中村改造和征地拆迁问题。《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显示,高劲松上任后还曾向25家房企催要之前40亿元土地款。

就在他离开昆明赴任玉溪的2008年,昆明在时任市委书记仇和的推动下,进入了史无前例的城中村改造时代。根据2011年7月底发布的《昆明城中村改造三年计划白皮书(2011-2013年)》,昆明计划改造的城中村共有382个。

与急迫而庞大的城中村改造相伴的,是原住民、政府、开发商之间的利益博弈不断加剧。加之2012年之后,国内楼市进入调控期,拆迁难度加大,不少开发商面临资金链断裂。此外,开发商无法按时交房、回迁户型缩水亦引发多起回迁户堵路事件。

2014年10月20日,高劲松调研昆明回迁安置房后表示:“对于未审批的城中村改造项目,要加强研究,原则上不再审批;对于批而未动的,要做深做实前期工作,原则上暂不推进;对已动工的,要集中精力,破解难题,加快推进,克期完工”。

这一说法被外界视为高劲松对昆明城中村改造进行“刹车”。

同样也是在那个场合,高劲松在提到征地拆迁问题时称,要“依法拆迁、阳光拆迁、和谐拆迁”。但一位昆明媒体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对照高劲松之后的言谈可知,这句话“跟喊口号没什么两样”,“他(高劲松)的水平和观念其实很差”。

据澎湃新闻报道,2015年3月20日上午,高劲松在调研全市综合交通时,现场了解到昆明地铁3号线建设中沿线几个点征地拆迁与业主无法达成补偿协议时,高劲松表态:“不能因为个别拆迁困难导致地铁施工搁浅,每耽误一天多少钱砸进去?”

高劲松被描述成一个“很有能力、很不错的人”,但更令人好奇的是,“这个人在会场上一直笑,在报纸上的每张照片也都在笑,他怎么什么时候都在笑?” (CFP/图)

救火

“请高劲松站出来”

接替张田欣担任昆明市委书记之初,高劲松就曾被媒体称为“救火队长”。他上任两个月不到,2014年10月14日昆明发生了“晋宁事件”。

当日,昆明市晋宁县“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的施工人员,与项目所在的富有村村民发生严重的群体性冲突。据10月15日昆明市政府新闻办通报,事件共造成8人死亡(企业施工方6人,村民2人),18人受伤。

“晋宁事件”发酵已久,征地纠纷已延续三年有余。据92岁的原云南政协副主席杨维骏介绍,富有村拟被征用的土地大部分是基本农田,征地过程没有经过合法的审批程序和征用补偿协定。富有村村民、施工方和政府三者之间始终未能达成一致,数次小冲突未能引起重视,终酿流血事件。

事件发生当日,正逢时任云南省长李纪恒升任省委书记,原省委书记秦光荣另有任用。刚履新的李纪恒作出措辞严厉的批示:“……这是基层组织建设薄弱、领导干部工作漂浮,群众路线践行不到位,群众利益处理不好的结果!”

这件事对高劲松无疑是一次考验。

梳理《昆明日报》的报道,高劲松对此事的历次发言都与李纪恒的批示保持一致:“凡是违法犯罪都要依法严厉打击”“在法制轨道上解决问题”“践行群众路线”和“建设基层党组织”。

2014年10月19日,高劲松到富有村走访,之后还走访了隔邻的广济村——这里以蔬菜大棚种植致富,村民生活殷实,因政府的“古滇王国文化旅游名城”项目被征地,2013年10月22日,广济村村民也与上千警员发生过严重冲突。

“你们能够相信我的话吗?”据《云南日报》报道,高劲松当时曾这样问村民。有农民大声回答:“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当天,高劲松还承诺要当富有村和广济村“依法治村”的挂点联系人。

广济村村民王海燕回忆,高劲松来广济村那天,自己的丈夫王春云也去参加了座谈,他回家时神色很平静:“今天市委书记来了,我们就给他讲讲法律。”王春云和其父王正荣是村民的维权代表,常向村民普及《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等法律知识。

但王氏夫妇没有想到的是,2014年10月22日凌晨5点,上百辆警车和千名警察将广济村包围。王春云和王正荣被以“非法拘禁罪”拘留。被拘前,王春云曾冲到自家阳台上大喊高劲松的名字,想与他再次对话:“请高劲松站出来。”可他没有等来高书记。

退场

“这个笔记本里有高劲松”

“高劲松被抓的前几天,他要被抓的消息就开始流传了。”一位熟悉云南官场的昆明商界人士回忆。2015年4月3日,高劲松参加了全市领导干部大会,并会见了美国驻成都总领事,次日,他最后一次以市委书记身份在《昆明日报》上出现。

高劲松因何“出事”?昆明资深媒体人郭敏分析,“他出事,应该是昆明和曲靖的旧账,和市委书记任上关联不大”。

4月10日财新网曾报道,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及其妻子张慧清在接受调查期间,交代出多条受贿线索,牵扯多位现任官员。而云南坊间则有消息称,张慧清有一个小本子,记录了所有送礼的人,“这个笔记本里有高劲松”。

多位消息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高劲松的出事原因之一是曾向白恩培送钱。另有知情人士透露,高劲松接受调查后,他的妻子、云南省审计厅干部彭辉也被省纪委带走调查。南方周末记者通过云南省审计厅和她目前挂职的曲靖市地税局证实,彭辉已经超过1个月未曾出现在上述上班地点。

公开履历显示,2008年1月,白恩培从云南省委书记任上退下时,高劲松从昆明调到玉溪,两个月后担任玉溪市长,升至正厅级。一位云南政界观察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高劲松在2008年有被“突击提拔”的嫌疑,而他并不是当时唯一一个被突击提拔的人。

“白恩培时期,云南官场文化到了不以事情和能力来判断的地步。”一位云南商界人士说,在盘根错节的政治派系之间,“有问题的官员互相还要检举”。2014年9月,高劲松的前同事、原曲靖市委副书记李云忠落马,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李云忠在任上也是任人唯“钱”,涉嫌受贿的金额就多达1123余万元。

而就在2015年1月23日和27日,高劲松还曾在昆明市两次会议上表态,称要严肃查处“跑官要官、买官卖官、封官许愿等不正之风”。

这并不是高劲松第一次在类似事件中留下“金句”。2014年3月9日,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被查,三天后,高劲松和三十多名市级领导在参观曲靖市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时说,“要把欲望关进自律的笼子,用党性和正气来遏制贪欲”。

2015年3月15日仇和被查。3天后,曾任仇和秘书的昆明市委常委、昆明市副市长谢新松亦被带走。昆明市委召开两次常委(扩大)会议,表示“坚决拥护中共中央、中央纪委的决定”,对省委调查决定“坚决拥护和服从”。3月20日,昆明市委还专门举行了一次警示教育讲座,曾与高劲松共事的李云忠、原昆明市常务副市长李喜都成为反面教材。

身处其中的高劲松,心态如何变化,远未可知。

余音

三任书记落马后的昆明官场

高劲松落马后,昆明市委书记的舞台再度沉寂。

一位熟悉云南官场的商界人士回忆,高劲松到玉溪和曲靖工作时,曾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因为昆明、曲靖、玉溪,都是云南最重要的城市,高劲松为人处事还可以,但是为官平庸,为什么能一直被提拔?”

从仇和到张田欣,再到高劲松,昆明市委书记的舞台上主角流转,唱腔变化莫测,给这座城市留下或大或小、或长或短的余音。

仇和刚来昆明第一周,到处调研,在公共活动中“刷”满了存在感。上任一周之际,《昆明日报》还刊登文章《捎句话给仇和书记》,梳理他履新的5个瞬间。当时昆明网友“对这位雷厉风行、个性独特的新书记表示热烈欢迎,寄以厚望”。

“仇和确实给昆明带来了实质发展。”一位昆明本地商人回忆,仇和上任时推动的“123456重点工程”,令昆明地铁、绕城高速公路网等基础设施快速发展。当时政府部门办事效率和服务态度也为市民所称道——公务员工作压力空前巨大,2008年仇和履新昆明时,市委办公厅农历大年初二就开始工作,有几天甚至加班到深夜。

“他当时画的饼太大了,昆明以后的市委书记,可能在十五年、二十年内,都要在仇和的这个饼里。”郭敏说。仇和提出的“123456”如今完成了城乡公交一体化、“两环五射”高速公路、滇池清淤和外流与调水,城中地铁和滇中城际轨道也开展了一部分。至于29条入湖河道的截污,郭敏坦言,“仇和不在的话,没有人做了”。

“仇和大量引进江浙企业,挤兑昆明中小企业,我们很多生意都没有办法做,本地商人对仇和很厌倦。”上述商人说。在仇和推动下,螺蛳湾商业区由市中心搬迁到了偏远的呈贡新区,至今生意冷清,曾有“菜篮子”之誉的呈贡也沦为空有楼盘不见人迹的“鬼城”,“小商户对仇和的怨气也很大”。

而张田欣担任市委书记时的昆明官场,比仇和时代要松懈许多。2012年春节,昆明公务员放假放到正月初七,次日报纸的头版标题是“为建设美好幸福新昆明快乐工作”,与仇和时期的春节报道形成鲜明对比。张田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特别强调:“过年就是给心情放个假”。

“张田欣更是个喜欢拍着胸脯说大话的人。”上述商人说。张田欣在任上提出“加快推进城市轨道交通、公路路网、城市路网‘4321’工程”,基本上延续了仇和时期的思路。

上任“首周秀”,张田欣另辟蹊径,去农贸市场调研“菜篮子”,作为其主打政绩,而后推行“一公里一个菜市场”,一时间昆明街头随处可见卖菜车。针对仇和种树的爱好,张田欣提出要把昆明打造成“无处不飞花”的花园城市。昆明市北京路上,平整的路面被无故挖开,仇和时代的行道树被拔掉,代之以各种花草。

随着张田欣受降级处分,昆明街头的卖菜车不见了,北京路上的景观植物也早已蔫了,甚至有昆明本地媒体报道,这些花盆成了垃圾桶,有市民甚至把花土拿回自己家使用,也有人把空花盆拿去卖钱。

前来“补位”的高劲松本来备受期待。“因为对仇和的厌倦,大家觉得他是本地人,对他有一定期望,”昆明一位中小企业商人说,“可是他来了之后一点印象都没留下。”

(贺达源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PN043]

标签:高劲松 遏制贪欲 1980年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