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7岁丽江导游猝死 最后的话:太累了


来源:云南信息报

“我早上5点钟起来,太累了!”说完这句话后,刘成吉倒地不起,再也没有醒来。而他,不过27岁。

网友提供的现场图片。

原标题:27岁丽江导游猝死 最后一句话是“太累了”

“我早上5点钟起来,太累了!”说完这句话后,刘成吉倒地不起,再也没有醒来。而他,不过27岁。

昨日14时15分,网友@A-丽江养生货源-小山羊给本报记者发来信息,“我们丽江导游又牺牲了一个。”根据该网友提供的照片,一名男子躺在地上,周围有人给这名男子撑着伞。

记者随后采访得知,死者名叫刘成吉,是丽江中旅国际旅行社的一名导游,事发当天正带团到玉龙雪山游玩,当游客在观看表演时,前一秒还和其他导游闲聊的刘成吉突然向后倒去,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后,最终不治身亡。死因初步诊断为心脏骤停。

丽江中旅相关负责人表示,事发后,分管领导已经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协助处理相关事宜。

心脏骤停? 年轻导游倒地不起

网友@A-丽江养生货源-小山羊告诉本报记者,“是在玉龙雪山景区印象丽江2号门出口处,抢救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抢救过来。”关于更多的消息,其表示自己不在现场,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之后不久,记者在朋友圈里看到,有多位朋友发布了此消息。

记者随后联系上玉龙雪山医疗急救中心主任和磊光,据其介绍,“中午12点左右,我们接到了求救电话,几分钟后赶到现场时,其瞳孔已经放大了。”和磊光说,经初步检查判断,这名男子可能是死于心脏骤停,但具体死因还需进一步检查才能确定。“我们抢救一个小时后,市医院120也赶到了,又抢救了半个多小时,所有方式都用了,最终还是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玉龙县公安局玉龙山派出所出警民警介绍,“我们赶到现场时,当事人经120抢救无效身亡,是身体突发原因造成的,并不涉及到案件性质。”

“太累了”   是他最后留下的话

和磊光说,经初步了解,这名男子名叫刘成吉,今年27岁,丽江七河人,是丽江中旅的一名导游,今天带团到雪山,中午12点左右,客人都在看“印象丽江”表演,他和另外一名导游在2号门出口附近聊着天,说完一句“我早上5点钟起来,太累了”后,他突然往后倒,旁边的导游见状急忙扶住了他,但此时刘成吉已经开始“翻白眼”。

“他们说,这个小伙子特别阳光,在他们旅行社都是比较优秀的,太可惜了!但是这么年轻出现心脏骤停猝死的情况比较少见,具体死亡原因我们也不好猜测。”和磊光说。

15时20分许,家属已赶到现场。

旅行社:已成立应急领导小组善后

随后,记者联系上丽江中旅相关负责人,其表示,事发后,分管领导已经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协助处理现场相关事宜。目前,公司已成立了应急领导小组,处理后续事宜。据该负责人介绍,18日晚,刘成吉刚接了一个从昆明过来的团,这个团是个纯玩团,19日安排的行程是上雪山,没想到这竟会成为刘成吉最后带的一个团。

刘成吉最后的生活轨迹

“每天5点起床,已连续3天带团”

知道刘成吉出事后,他所有的朋友和同事都自发赶到了现场,送他最后一程。

刘成吉的一位同事,也是他的老乡,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真的很意外,昨天还在一起,今天早上还在联系。突然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他在急救的消息,很快就发来消息说是不在了。根本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因为我们带团的导游经常会出现头晕、睡眠不好的情况,平时我们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就好了。”据这位同事介绍,刘成吉已经连续3天带团,每天早上都是5点多就爬起来,早上6点半就要出门。

而在多位同事眼里,刘成吉是一个非常阳光、善良、积极向上的人,“以前他曾开过旅游车,因为热爱导游这个行业,因此在2年前开始改行当导游。”

刘成吉的另一位朋友说,“小刘是一个非常阳光的导游,身体一直很好,很愿意和同事们分享生活上的快乐,人缘特别好。”

来自朋友圈的缅怀

“天堂里,别再这么辛苦”

@巨蟹座-阿南:牺牲生命也换不来舆论的头条,这是行业的悲哀,还是全社会的悲哀。玉龙雪山上又一名年轻的导游倒下了,我们这个被外界所非议的行业实则布满了心酸,愿逝者安息,生者好好爱自己。  @熊勇:这分钟的心情万分难过,一起在山里带团的兄弟就倒在了眼前,抢救了一个多小时,仍然无力回天……刘兄一路走好!各位奋战在一线的兄弟姐妹,生命太脆弱了,请注意自己的身体,为家人为自己,愿我们的战友一路走好!

@曾晶(丽江资深导游):现在,人人都在说导游、骂导游,可又有多少人关注过导游的生存和工作状态,每日奔波辛劳,有人想过为中国导游“减负”吗?如果这名导游的死还是唤不起社会对导游群体的关注,那么,今天这样的悲剧,仍然不会画上句号。愿逝者安息,生者警醒!

@美方:丽江又一导游在工作中倒下了,还有前段时间走了的昆明导游郭导,这样的事例越来越多,导游这个工作身心压力太大,大家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愿你们在天堂不要再这么辛苦,愿你们一路走好!

自述

一位丽江导游的一天

有人说导游这个职业“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吃得比猪差”,这话一点不夸张,如果不进入这个行业,很难有人体会得到导游身体和心理两方面的劳困。

我以我最普通的带团的一天为例:凌晨5:30起床,6点就得到酒店,拉上游客到雪山,在索道售票处排队,黄金周期间有时一排就是四五个小时。在雪山的时间久了,真的是影响身体,我有支气管炎,上雪山的次数多了就发病,而且常常一两个月也好不了。游完玉水寨、东巴谷、玉峰寺等景区,到古城时,差不多是下午三四点了。接下来是游古城,虽说古城核心区只有3.8平方公里,但走完一圈也够你受的。吃完晚饭,一般游客会看一些演出,就得一直到夜里11点多,之后接游客回酒店,安顿完后,一般都是12点多了。一天又过去了,这时才感觉浑身酸痛,由于讲话太多,嗓子也是冒烟般难受。

导游白天负责一团人的吃、住、行、玩,晚上还可能要处理一些突发事件。有次因为游客自己外出吃了不干净的夜宵闹急性肠胃炎,我在医院里一直陪到凌晨5点,天亮了还要打起精神开始新一天的行程。几乎每个导游都有胃病,带团的时候经常忙得顾不上吃饭。

调查

导游群体现状调查:“你看得到我的笑脸,看不到我的辛酸”

遍游名山大川,谈笑间,轻轻松松赚钱,这是很多人对导游的印象。而在光鲜背后,导游的另一面并不为多数人所知:在旅行社、游客、执法部门以及工作本身、意外风险等各方面压力的叠加之下,他们身心俱疲,导游也成了高危职业。

“我们每天要赔着笑脸,但你们知道我们背后的辛酸吗?”网络上,不少网友对导游提出质疑,一名导游在一个帖子后如此跟帖。

“收入?尊严?你不懂我伤悲”

阿兰是云南一家州市下属旅行社中数十名导游中的一个,她的工作,就是和同事按照旅行社导管(导游管理)的分配,穿着颜色鲜艳的民族服饰,对着不同的客人喋喋不休,每天每月每年,周而复始,“不是在景区就是在去景区的路上”。阿兰说,现在的导游一般分全职和兼职两种,大部分导游没有底薪,少部分拿着按天算的补贴。阿兰属于有补贴的一种,每天带团有100到200元,有时候客人会给一点小费,但数量不多。所以,她必须天天带团,才能获得生活的基本所需,“一般旺季会赚多一点,淡季可能会惨一点。”

“导游其实是活在最底层的,不仅是收入,甚至是尊严。”阿兰说,“这是一个表面光鲜的职业,同样的景区普通人去两遍也会烦,何况我们?每天都奔波在重复的路上,说着重复的话,试图逗乐不同的人。”

高强度工种,身体不好没法干

有着12年导游经验、编著有《导游湖南》的资深导游李玉兵说,导游是一个高强度工种,身体不好的人没法干下去。此外,来自旅行社的压力也非常大。

一名导游抱怨说,“旅行社根本不把导游当人看,而当做机器使。像自己这种老导游,每月4个团,只要不病倒在床上,就必须出团,不出团就扣押金。”

潜规则中游走的导游,难免被投诉、与游客发生争吵甚至肢体冲突,一般情况下,执法部门会对违规导游进行比较严厉的处罚,这会进一步压缩导游的利益空间。本报综合

[责任编辑:PN053]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