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风水看南海?美国人先学风水吧

就像罗伯特•卡普兰说的,2004年印度洋海啸时,美国进行的救援,可能是美国海军在亚洲存在的高潮,随着中国、印度的崛起,美国在亚洲水域的控制将宣告结束。

据报道,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ussel)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填海造岛不一定违反国际公约,但必然会破坏东南亚地区的风水、和谐。

而随着美国国务卿克里访华,南海问题自然成了焦点,美国的媒体、智库都给克里出“损招”,鼓动克里不要害怕强硬,即便一拳打在中国鼻子上,也不能退步。

克里是来访问,还是打架呢?看看克里在俄罗斯与普京谈笑风生,就知道,克里才不会那么傻,大国外交就是在谈笑之间表达立场,说服对方,而不是“以强硬对强硬”。不过,两国外交部门的事先表态也亮明了彼此的底线,也给对方画上了“红线”,这反倒让克里的负担减轻了不少。

在克里访华前,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就南海问题举行听证会,美国国务院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说,克里会警告中国在南海填海造陆对地区关系的不利影响。国防部主管亚太安全的助理部长施大伟则更硬气:美国将在南海维持强大的军事存在,为美国外交提供有力的支持。

美国的外交政策最终还需要总统来拍板,但国务院和国防部竞相“发狠”,至少代表着美国安全和外交部门对南海问题的关注,美国政府内部对南海问题的看法趋于强硬,这可能意味着南海问题将成为中美关系的核心议题,就像之前的台湾问题、人民币汇率问题一样。

2009年,希拉里宣布美国在南海地区也有利益,并且支持越南、菲律宾等国在南海问题的主张,此后,南海问题越来越热,也有人说南海就像一口鼎沸的锅一样。克里访华应该是来降温的,但是国内的同僚们却竞相为克里添柴火,尤其是有官员威胁说,要派遣美国舰船和飞机进入中国近期填海造陆的岛礁12海里的海域,以此来彰显美国的“航行自由”。

进入12海里的范围,美国看来也不止是抵近侦察了,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在南海的所作所为完全在主权范围内,别国无权干涉,动不动就动武的思维已经过时了。在领土和主权问题上,中国是不可能做出妥协的,这也是中国的底线,也是给美国的红线,美国的恫吓可以休矣。

自今年以来,美国在南海问题上越来越热心,也慢慢亮出了对南海政策的底牌,所谓的航行自由,并不是说美国商船的航行自由,或者是海军舰队的无害通过,而是在南海地区的主导权。这就是为什么有美国官员要求派舰船到南海“溜达”的原因。这张底牌也让世人明白,美国的航行并不是为海上安全提供公共产品,而是维护美国的私家颜面,捍卫美国海权老大的地位。

去年,中国提出解决南海问题的“双规思路”,并且在东盟国家强烈呼吁的南海行为准则问题上持开放的立场。今年,越共总书记访华,中越之间在管控上达成了共识。正基于此,美国政府对南海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奥巴马对中国“亮肌肉”表示不安,尤其是对中国在南海填海造陆极为关切。中国海军司令吴胜利与美国海军作战部长通话时对填海造陆进行了说明,并邀请国际组织和美国等相关国家使用这些设施。中美之间的博弈越来越有戏剧性了,美国说的航行自由是美国舰船“逍遥”的自由,而中国说的航行自由,是维护南海的稳定和安全。这就涉及到,谁可以在南海提供公共品,谁有话语权。

南海问题被热炒,一个大背景,是西太平洋地区安全与经济持续分离的趋势,美日安保条约时隔18年之后修订,美日同盟成为北约之外最大的军事同盟。而中国倡导和推动“一带一路”战略,构建一个开放的经济体系。美国防长阿什顿•卡特在首次亚洲之行的时候呼吁尽快达成TPP协议,以免美国亚太地区的影响被边缘化。阿什顿•卡特是学者型的防长,他曾经与美国前防长威廉姆•佩里合写了一本书叫《预防性防御》,核心观点就是美国要事先辨明危险来自何方,并采取手段消除威胁,就像预防性药品一样,防患于未然,以免日后动大手术。多年之后,卡特当了防长,预防性战略的思维又回来了。

至于克里能不能、愿不愿意完成这种“预防性”的外交,还未可知。就像罗伯特•卡普兰说的,2004年印度洋海啸时,美国进行的救援,可能是美国海军在亚洲存在的高潮,随着中国、印度的崛起,美国在亚洲水域的控制将宣告结束。美国是不是也应该为这种即将到来的趋势做好“预防”呢?一味强硬“打鼻子”,没准就是“碰一鼻子灰”。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作者

孙兴杰

孙兴杰

国际关系史博士,经济学博士后,专栏作家。

作者其他网评

时事话题

时事话题

近期发生的新闻议题,尽在其间。

下一篇

凤凰论:别让斗争思维搅乱了舆论

只要在法律范畴内,公民的言说和行动都是自由的,舆论在冲突中也可能走向共识;否则,争吵得一地鸡毛,面对下一个事件又会是喧嚣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