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证”所困的中国人

为“证”所困的中国人

考证也好,办证也罢,最重要的是,有多少原本无需办理的,有多少毫无含金量的,却都打着各种旗号横冲直撞,知道把每一个人折腾的筋疲力尽。所以,面对那些疑难杂症,让减证之风来的更猛烈些吧。

从出生到死亡,不停地办证、考证,人在“证”途,也在囧途,为证所困,这就是中国人的一生。

“你是谁?、“来自哪里?”、“到哪里去?”——北大保安总是喜欢问这三个哲学上的终极问题。调侃背后,则是每一个人不停遇到证明自己的问题。

日前,河南安阳工学院的准毕业生孙梦涛,大学4年狂揽65个证书。本来一个励志的榜样,结果这些垒起的1米多高的证书,未能为他换来一纸面试通知。

尤其是最近,当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痛斥“证明你妈是你妈”之后,网友们为证所困的伤心经历纷纷浮出水面,各种奇葩纷至沓来:比如证明自己的单身、证明婚前是未婚、证明自己还活着、证明“我老婆是老婆”……

考证也好,办证也罢,最重要的是,有多少原本无需办理的,有多少毫无含金量的,却都打着各种旗号横冲直撞,直到把每一个人折腾的筋疲力尽。

所以,面对那些疑难杂“证”,让减证之风来的更猛烈些吧。

证霸之惑

4年考了65个证书,这位学生被称为“证霸”,名副其实。如此之多的证书,却没给他带来一份称心的工作。他自己困惑,难道65个证书真比不上研究生学历?

面对学长“学历远远比证书重要”的劝诫。有评论认为,这可能是个小概率事件,不过需要厘清的是,学历不代表能力的同时,证书也不能代表能力。

怀揣65个证书仍找不到工作 的“证霸”,孙梦涛望着这些证书,有说不出的成就感,他觉得证书能证明他的能力。

不可否认,是由于很多用人单位学历歧视将“证霸”挡在了门外。但是,如今高校里“考证热”也是一个不争事实。教师从业资格证、导游证、高级文秘及办公自动化证、注册会计师、注册税务师、注册资产评估师、海关报关员等一系列“资格证书”考试,层出不穷。不少大学生眉毛胡子一把抓,觉得越多越好,折射出是对证书的盲目膜拜。

一个人证书拿得多,可以说明他学习能力比较强。大多数学生在考证时是“以参考书为主,然后背诵,做大量的练习。”这种固定模式,掌握的是理论知识,实践操作几乎为零。一纸“证书”并不代表你可以胜任所面试的职业。

对企业来说,比起证书,更看重的是有无工作经验、发展潜力等等。再者,用人单位也对千奇百怪的证书习以为常,因为附着在证书之上的光环已逐渐被剥离,很多证书根本没什么含金量,更有甚者,“花钱就能拿证”。

认证之乱

严峻的就业形势之下,过多的指责大学生不理性考证,确有不妥。因为在职场中,招聘与应聘就是一个充满风险、寻求信任的过程,要跨越致命的“信息不对称”,用人单位需要一种“信任系统”,除了学历、文凭之外,就有可能寻求证书之类的资本符号。

当然,就算用人单位要看证书,认可的也是和应聘者应聘的职业相关的资格证书或荣誉证书。这位“证霸”所学的是广播电视编导专业,通过网友披露的65个证书名单来看,只有一个“广播电视编辑记者从业资格证”与专业相关,其他的更多的是荣誉性证书。假若他应聘的是对口专业,真正的优势并不大。

但他别的一些资格证书,诸如高级文秘及办公自动化证是否有存在的必要呢?

目前,我国常见的职业资格证书大致有四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国家资格证书;各类有关部委直接颁发的国家资格证书;由各类行业协会、专业学术团体等社会组织颁发的行业内职业资格认证;国外一些第三方职业鉴定机构颁发的所谓国际通用的职业资格证书。

前两类资格证一般会有诸如《执业医师法》、《注册会计师法》、《教师法》等法律直接规定,并且因对社会通用性强、专业性强、技能要求高,必须设定准入资格。然而后两类却没有具体的法律规定,并且“证出多门”、交叉认证,背后产生一系列的产业利益链条,就该一律取消。

职业资格证书在认证、考证、用证的每一环节,都存在着灰色地带和寻租空间,不仅冲击了正常的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制度,更扰乱了正常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秩序。不必要的资格证书,就是一种“负累”,对大学生们伤害尤大。

办证之难

无论是表明能力的资格证书,还是证明身份的证明,其实都属于非行政许可审批相关。如果说那些根本不能满足职业需求,含金量低的证书,你还有保持理性,大不了不去考它。但是,公民要办准生证、房产证、领抚恤金等等,这些根本没办法避免,面对要求的种种奇葩证明,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折腾着人们的生活。

广东政协委员曹志伟历年来关注公民个人办证多、办证过程繁琐、办证难的问题。根据他的调研,每个人一生常用的证件就有103个,向不同的部门反复提交重复的材料,仅身份证一项就要提交73次。

2014年1月19日,广州市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各界别委员座谈会上,市政协常委曹志伟拉开一幅4米长的“人在证(征)途”图纸详述办证情况,引发热烈讨论。

证件多、证明多,早就是公众抱怨已久的问题。应该说经历了很多年的改革,行政审批的事项和手续已经大为简化。特别是从去年7月22日开始,国务院已经发布了三次《关于取消和调整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取消的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共计150余项,取消和下放管理层级的行政审批200余项。

但由于历史的原因,还有很多的证件、证明并无法律依据,但还存在着,最根本的也还是利益驱动。任何的审批都伴随着收费,能给办事机构带来收益,这就必然遭致一些权力部门的阻力。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要向各种证明开刀的还有很多,进一步削减行政审批的项目还有很大的空间。这就需要本届政府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将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制度贯彻到底。

减证之路

距离上次“证明你妈是你妈”之后不到一周时间,5月12日,总理再次在国务院召开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职能转变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讲了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荒唐事:“你都搞不清楚他要什么证明,比如说让一岁小孩开不犯罪证明。”

面对总理的接连发问,无疑给所有的政府部门敲响了警钟。特别是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形势下,就更需要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破除审批“当关”、公章“旅行”、公文“长征”等乱象,才能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也免去了人们来回奔波的瞎折腾。

过去,我国被戏称为“证件大国”。大街小巷铺天盖地的“办证”小广告,其实是对繁多的认证和审批的莫大讽刺。2008年春晚,有个《开锁》的小品,也是反映证件之多的问题。

人一共需要多少个证件,才能证明自己?

过多过滥的证件不仅影响了社会的运行效率,增加了社会的管理成本,更为关键的是一个人要不断证明自己,那真让人“累觉不爱”了。

以敬民之心行简政之道。每个人都在期待,类似于“证明你妈是你妈”的笑话将不再出现。

作者

叶鹏

叶鹏

凤凰网评论频道编辑

作者其他网评

自由谈

自由谈

越谈越自由。

下一篇

女司机被打,为何那么多人叫好

“路德”亏欠,就必然会豁开汽车时代的文明疤痕。就此看,女司机被暴打事件,绝非坊间琐事那么简单。而我们也希望,这种社会冲突能在文明观念的磨合中,催生出守法共识和路权边界意识,而不是在扰攘的口水战中浪费聚同化异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