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主流民调为何失效

时光继续回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据选举史学家考证,那是“我保守,我光荣”信条最后的好日子;而自那以后,在英国社会公开承认自己是“保守主义者”似乎就变得越来越不合时宜或不遭人待见了。

在此次英国大选前,几乎所有主流民调都显示,保守党和工党一直相持不下,双方支持率都徘徊在35%左右,差距仅在1%-2%之间,媒体惊呼这是该国近几十年最有悬念的一次选举。然而在5月8日的大选中,保守党一骑绝尘,一举拿下下议院半数席位,现任首相卡梅伦不仅成功连任,而且名正言顺地自行组阁,不必再像五年前那样靠拉住自民党才能组成联合政府。对此,人们不禁要问:民调数据与最终实际投票结果为何相差如此悬殊?

现有的中文评论对卡梅伦的胜出似乎已经做了全方位的诠释,归纳起来不外乎经济恢复“政绩好”、亲民和蔼“形象好”、狠抓选区“基层好”等方面,但是所有这些因素早已存在多时,为何在此前的民调中却完全没有显现出来?无论用什么算法,这超过一成的支持率又是怎么凭空“多”出来的呢?

进一步深入研讨需要厘清几个前提。首先,对英国这样成熟的老牌民主国家,作弊行贿等“阴谋论”式解释可基本排除——结果揭晓后工党、自民党领袖都无半句质疑,直接引咎辞职,就是明证。其次,民调作为一种政治-社会技术在英应用多年,操作熟、口碑好,简单指责其“随机抽样误差”也失之轻率。

历史上看,民调大多数时候都是准确的(否则就会被政党、媒体和选民抛弃),有时甚至精准无比。2005年英国大选就是一个被分析师津津乐道的案例:NOP、 MORI、 Harris、ICM四家老牌民调机构和Populus通过电话调查,YouGov通过网络问询,还有ITV、BBC两家电台旗下的调研组,不仅预测出布莱尔工党的大获全胜,有的甚至非常准确地估算出各党最后获得选票的数量。那这次为什么大家都不准了?

卡相的高调连任,不仅砸碎一筐媒体人的眼镜,一时间也忙坏了职业选举学家们。有人用选举研究中的“后摆效应”(late swing)解释,即选民在投票前突然改变主意,转而支持他党,而与此前他在民调中的表态完全相反。但也有分析家指出,在这次选举中YouGov等公司用“回访式调研法”,在选举当天还随机地对受访者进行了“再访谈”,试图以此规避“后摆”,提高预测准确性。事实上,即便最资深的统计学家也不敢一口咬定究竟哪一个因素造成了这么大的偏差,而笔者倒是想到一个非常有趣且富“英国特色”的术语来与读者分享——“害羞的托利”。

“托利”是谁?“托利”党(Tories)就是今天保守党的前身。该词起源于爱尔兰语,意为“不法之徒”。当然,这么损的名字显然不是“亲爸妈”给取的——1679年议会讨论詹姆斯公爵的王位继承权,拥戴公爵的人就被政敌们赐予了这个“雅号”。

那托利又为何“害羞”?这话说来,还得回到23年前的一桩往事。1992年的英国大选与今年的情形如出一辙。当时,最后的民调显示,保守党获得38%到39%的支持,大约比工党低1%。不少民众和媒体似乎更看好后者,满心以为自1979年撒切尔夫人执政以来保守党连续13年的王朝将被终结。然而,在最后的投票中,保守党竟然比工党多出7.6%的支持率并轻松赢得第四次连任,从而将其“王朝”延续到1997年,直到工党领袖托尼·布莱尔将其终结。

面对这种民调与最后实际结果上的巨大差异,调研机构和学者们不得不反思自己“预测”的挫败。他们发现,有部分最后投保守党票的选民,当初在回答他们问询的时候似乎并不“诚实”——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保守党偏好。尤其是当调查者通过人工拨打电话或当面访谈时(而非机器拨号或网络),这种“害羞”更为明显。

那这些“托利”们为什么要害羞地隐瞒自己的真实偏好呢?时光继续回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据选举史学家考证,那是“我保守,我光荣”信条最后的好日子;而自那以后,在英国社会公开承认自己是“保守主义者”似乎就变得越来越不合时宜或不遭人待见了。这种“害羞”不仅流行英伦,还远销海外——不仅殃及“无辜”的美国共和党,据说连澳洲工党前领袖马克·莱瑟姆都因此好几次在自由党党魁约翰·霍华德阵前“无故躺枪”——他是反过来,被“不靠谱”的民调给提前忽悠了。

对于“害羞”的成因,学者们的解释莫衷一是,不过大体上对西方主要国家政治文化变迁对选举的冲击还是有一些共识的:随着世俗化的加剧,连女王都时不时要放下优雅的Queen’s English,来两段“伦敦音”以示贴近人民群众(国人对所谓‘伦敦腔’有误解,以为那就是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英语);连世代公卿的卡梅伦为了秀亲民都不得不各种“卖力、搞笑、被嘲讽”,拿着刀叉吃热狗,其他衮衮诸公、政客,下至普通民众,还有谁不就范?

无论这是否就真的是“庶民”的胜利,英国大选已经尘埃落定。旧首相,新征程。五年后卡公又会给爱他的“托利”们交出怎样的一份答卷呢?仍然拭目以待。(作者系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后研究员)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作者

王鹏

作者其他网评

时事话题

时事话题

近期发生的新闻议题,尽在其间。

下一篇

谁让民众证明“你妈是你妈”?

“权力清单”是公民赋予公仆的,还是官员赐给百姓的?这是问题关键。让民众开证明“你妈是你妈”的,是积习成疴、积疴成囚的权力欲,是尚未肃清、依然泛滥的专制遗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