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北大留学生质问欧盟外长:欧盟的领导力体现在哪里?

2015-05-06   第 290

莫盖里尼与北大学生座谈。孙莹摄

“你说现在的世界复杂又危险,而欧盟应该团结,应该担当领袖角色。可是哪里体现了欧盟的团结?哪里体现了欧盟的领袖角色?当乌克兰危机发生,当希腊几乎破产,当难民在海上死去,我们的团结体现在哪里?如果根本没人跟着我们,我们的领袖角色体现在哪里?”

5月6日下午,在北京大学陈守仁国际研究中心,一位来自欧洲的留学生,提出了一个“咄咄逼人”的问题。

台上被提问的是欧盟“外长”:42岁的金发女郎费代丽卡·莫盖里尼(Federica Mogherini)。

突然冒出来的女外长

去年11月,莫盖里尼被任命为欧盟“外长”(职务全称是“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相当于欧盟的外长)时,好多人偷偷打听: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年轻姑娘?

连欧洲议会主席舒尔茨也曾批评欧盟领袖圈是个“男士俱乐部”,突然出现像莫盖里尼这样一位女性,而且还如此年轻,担任如此重要的职位,显然引人注目。

在被任命为欧盟“外长”之前,她只当了七个月的意大利外长——她是意大利第三位女性外长,也是最年轻的一位。但就连很多意大利人都对这位姑娘不太熟悉,“她像是突然冒出来的,”有意大利资深政界人士告诉凤凰网。

批评者说她缺乏外交经验,还有很多人怀疑她对俄罗斯过于软弱——近年因为乌克兰危机,欧盟与俄罗斯的关系正相当紧张。去年7月,东欧国家就曾经反对她的任命,说她会对俄罗斯“手软”。原因之一是她是意大利人,而意大利一直非常依赖俄罗斯的油气资源,时不时在欧盟内发出希望放松对俄罗斯制裁的声音。

不过,莫盖里尼的支持者们说,正因为她缺乏经验,“没有什么好担心失去的”,反而容易给人惊喜。“她会认真准备,读大量材料,对工作充满热情,会选用最好的顾问——我对她保持谨慎乐观,”罗马IAI智库高级研究员Michele Nones说。

“在意大利,恐怕只有百岁老人才会在政坛上得到尊重——而莫盖里尼证明了人们是错的。我相信她在欧盟也能证明自己的能力,”罗马全球事务研究机构总裁Nicola Pedde在接受英国《电讯报》采访时如是称。

能说流利的英语、法语的莫盖里尼,家庭背景也蛮有趣。她的父亲,在意大利电影最辉煌的时期,曾是一名相当成功的导演,与意大利国宝级影帝马切洛·马斯楚安尼共同拍摄过系列惊悚片和喜剧片。

此次莫盖里尼访华,也是她首次访问亚洲,行程包括韩国和中国。她于5日抵达北京,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共同主持了第五轮中欧高级别战略对话。6日与北大学生座谈,随后将结束此次为期两天的访问。

遇到第一个问题就不太“友好”

在北大,莫盖里尼作了30分钟演讲,随后花30分钟答问。

她在演讲中说:“40年前中欧建交的时候,我还是个2岁的小女孩……相比40年前,今天的世界更为复杂,更多不确定性,因此也更危险。比起40年前,欧洲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员流动更自由;但也经历了很多挑战,比如去年的经济危机。我相信正是我们的团结让我们可以应对危机。我们虽然各有不同,但我们可以团结。”

在她演讲后,第一个问题来自一位在北大留学的欧洲男生:“你说现在的世界复杂又危险,而欧盟应该团结,应该担当领袖角色。我想问的是,哪里体现了欧盟的团结?哪里体现了欧盟的领袖角色?当乌克兰危机发生,当希腊几乎破产,当难民在海上死去,我们的团结体现在哪里?如果根本没人跟着我们,我们的领袖角色体现在哪里?”

本来,莫盖里尼打算多“攒”几个问题再一起回答,但她忍不住打断了主持人。“我来回答一下吧,”她说。

“欧盟并不完美,”莫盖里尼回答说,“可以说离完美还有好远一段距离。但作为一个欧洲人,我觉得有时我们低估了自己。所以我们有时会缺乏领导力。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领袖,怎样担当领袖角色呢?是的,欧盟内部有很多问题,我都能列出长长一串来,有些是源于我们的民主体制,有些是经济、社会的原因……不过,最后,你看到欧盟对俄罗斯、乌克兰危机的统一回应。所有的欧盟成员国都会看到,统一外交行动的好处:如果没有统一的行动,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家——无论他们是大是小、在东南西北——都不可能对俄罗斯作出足够有效的制裁。只有我们作为一个整体才能做到,而且我自信这样的行动将持续有效。

“关于地中海的难民悲剧——我是个乐观主义者,通常会看到杯子是满的——我看到的是我们作为欧洲人第一次一起来处理这样的事情。就算有些政客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里会批评欧盟,但当他们来到布鲁塞尔(欧盟总部),他们做出的决定还是为欧洲整体利益考虑的。欧盟里的政客非常明白这一点。我们必须作出对欧洲整体利益有利的事情。既应对危机,也应对长期的挑战……有人说难民是负担,但我觉得这是我们的责任。

“我们是不是在抵达完美的半路上了呢?我不知道,但我想,欧洲人明白,在这个复杂世界上,只有通过统一的行动,我们才有希望解决问题。没有任何一个成员国,能单独面对今天复杂的世界。我看到我们的领导力在发展,我们应该相信自己。否则我们就无法承担我们的责任。

“我自己当过成员国的外长,所以我很清楚,任何一个成员国,无论大小,如果想更好地争取国家利益,最好的途径就是通过欧盟,而不是独自行动。”

莫盖里尼的回答,引来不少掌声。不过,很快又有人提出新的难题:

“地中海的悲剧太可怕了,每周我们听到的不是900人溺亡、就是300人、400人……而且看来情况似乎越来越糟。你说拯救难民是责任,但我仍然认为是负担。请问欧盟能拿出什么具体的行动来呢?

“关于移民问题,可能需要讲很久,我试着说得简单点,”莫盖里尼说,“首先是长期方案,在我看来这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不解决根源,解决移民问题就像我们意大利人说的,‘试图拿勺子舀空海水’,耗尽我们的精力,而且永无止境。所以我们要解决非洲、中东的问题,为年轻一代找到出路。大量年轻人找不到出路,肯定会发生社会运动。其次,我们要拯救生命。我们会加强地中海的巡逻,我们已经把相关预算增加了三倍。再次,拯救生命之后,还要照顾他们。我们正在与联合国合作,处理这些难民在欧洲的安置工作。然后,我们要打击人贩子,我们跟中国、美国、俄罗斯都谈过这些问题。最后,我们要提高合法向欧洲移民的可能性,否则人们还是会选择非法移民的途径。”

难民危机:忧心整整一代人的成长

“从北京看来,像地中海、乌克兰、中东这样的地方可能显得很遥远,但我们是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欧洲面临的安全危机,也会影响全球,”在演讲中,莫盖里尼多次强调“全球化”的影响。

她列出了欧洲外交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首先就是俄罗斯。“俄罗斯去年入侵乌克兰,导致的不仅仅是地区危机,”她说,跟中国一样,欧盟在此问题上的态度是希望停止暴力。欧盟正努力确保明斯克协议能切实执行。她再三强调,对俄罗斯的制裁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孤立俄罗斯并不符合欧盟利益,也不符合俄罗斯人民、欧洲人民的利益,希望俄罗斯政府能认真考虑。

她谈到的第二个问题是欧洲难民危机。利比亚的骚乱不但对本国人民造成威胁,也给邻国带来困扰。她谴责人贩子“以无辜人民的生命作赌博”,表示自己正在努力寻求联合国支持。“我上周在突尼斯,与利比亚的各党领袖会谈,”她说,危机的根源仍然是非洲的暴力冲突、贫困、缺乏人权。“那些人们花费金钱、甚至搭上生命,只求到欧洲大陆去寻找一点点希望。”在她看来,解决危机没有简单药方,一方面要加速与利比亚等地区的政治协商,一方面也要应对数百人溺毙在地中海的急迫现实。

“难民大多来自叙利亚,而我们好像已经慢慢开始习惯了,看着无数人们失去生命,流传数个世纪的文化遗产被摧毁——地中海是欧洲文化的摇篮——而最让我忧心的是:整整一代人,都是孩子,只能在难民营长大,”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莫盖里尼有点动情地说,“这些孩子甚至不能呆在父母身边,忍饥挨饿,没有接受教育的机会……我们很容易想象这样的孩子会有怎样的未来,而这个地区又会有怎样的未来?”

她说,很高兴联合国将在日内瓦开始讨论欧洲的难民问题,希望在联合国的框架下,为骚乱地区带去和平。

她也提到了也门,认为也门局势“极端危险,因为基地组织正试图在一个越来越无法可依的国家填补空白”。她感谢中国帮助撤侨,希望中国能参与更多类似的国际事务。也门局势不但影响欧洲,也会影响到中国的安全。

“欧盟和中国可以共同协商上述事宜,”她说,“我们不是邻居,但我们可以合作。中国是重要的全球力量,在最近的伊朗核谈判中,我们就和中国一起密切合作。”

她总结说,此次访华,她将要带回欧洲的信息是:中国和欧洲需要一起担起领导责任,从地区安全到气候变化,从消灭贫困到寻找新能源,我们面临的挑战已经没有国界,只有彼此合作才能找到解决之道。

谈到中欧关系,她说,经贸关系是首要的,“不过我相信我们已经准备好再上一层台阶,”她说,中欧之间的战略对话已经不只是谈经贸,也有政治对话。“现在仍然有些领域会比较困难,但有分歧并不影响中欧关系的实质,我们有讨论分歧的渠道,可以坦诚交换意见。比如人权方面的对话。”

她再次强调年底将要在巴黎举行的全球气候变化大会。“我们很自信能达成全球减排协议,这不仅对环境很重要,而且对我们的安全、稳定、发展以至人们每日的生活,都非常重要。因此我们要从外交、安全的角度来看待巴黎会议,而不仅仅是从环保的角度。”  

在演讲全程,莫盖里尼多次提到“责任”一词。

“我当欧盟外长后首次出访,是到加沙。很多人对我说,你疯了,那是注定要失败的。但我觉得没关系。首先是我不相信这必然失败。其次,如果我们欧洲人对身边的邻居都不担起责任,不行动,谁来承担责任?我们不能老是指望别人来承担责任;并在别人用我们不喜欢的办法时,就去抱怨。”  

(凤凰网:孙莹)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