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挨打女司机之父:我不是官员 上百人来看望我女儿

2015-05-05   第 288

事件当事人,如今仍躺在病床上的卢某

5月3日,一则“男司机暴打女司机”的视频在网上引起热议,卢某因行驶变道原因在成都娇子立交被张某逼停,遭其拉下车后殴打,网友纷纷指责张某行为粗暴。5月4日,随着张某行车记录仪的视频曝光,舆论又来了个大反转——越来越多的网友把矛头对准卢某,认为其被打是“咎由自取”。

事件发酵后,有网友翻出了2011年的旧贴,称有人目击小孩“站在车顶天窗外左顾右盼”,“擦完手后顺手把纸扔到旁边并排等红灯的车窗上”。还有网友在朋友圈发文称,卢某曾在乐山嚣张占道,曾与他发生冲突。

5月5日,凤凰网联系上卢某的父亲。卢先生告诉记者,网友的人肉行为已经对他们个人造成了困扰,已报警处理。

对话/许晔

“我是一个搞家具的,不是政府官员”

凤凰网:如今网上有很多对您女儿不太友善的言论,您怎么回应?

卢先生:哦,我已经向公安报警了,他们会处理这个问题的,因为它牵涉到透露了我的个人信息,我们的私人隐私已经遭到侵害,我们只有采取报警措施。他们发布一些虚假信息,造谣生事,我已经报警去了。他们走歪道,我们走正道。报警之后,由网络警察来管这个事。 

凤凰网:谁决定报警?

卢先生:是全家决定的,因为我们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证、驾驶信息都被曝光了,不管是通过什么方式透露出去的,我们肯定要走正规渠道,要求助于法律。我们联系警方,警方说,这个事情直接报警就可以了。这件事没什么好丢人的。不管怎么样,我们就按我们的正规程序走,该报警就报警。邪不胜正嘛。

凤凰网:有网友说您是政法委员,您女儿是官二代。

卢先生:哇!那纯粹是狗屁,造谣。我本来是一个搞家具的,他们给我弄成一个政府委员。

凤凰网:他们也似乎人肉出您女儿名下有两辆车。

卢先生:我们家第一辆车是我们自己掏钱买的,第二辆车还是按揭的,有案可查,按揭三年,每个月还六千多,分期付款,至今款还没付清。情况就是这个样子。可能你看后续的报道,我各方面都已经做了回应了。

凤凰网:有网友翻出2011年的贴子,称之前这辆车曾有小孩半身站出天窗外。还有人说您女儿曾在乐山和他发生过冲突。

卢先生:那个车一直是我开,我开了3年多快4年了,这个我老板都可以给我作证的。我今天都对媒体公布了我老板电话,你们都可以去核实。我女儿在重庆上班,一直开的是另一辆车,这次她回家开的是我的车,参加朋友聚会。

那个小孩是我侄儿,要看风景,把娃娃抱起来四处看了下,没有丢纸,当时开车的也不是我女儿。乐山那个是无中生有,这个车我开了3年多,没有去过乐山。车有过违章,都是我违章,跟我女儿没关系。

交警会公布事件真相

凤凰网:您什么时候看到打人视频的?

卢先生:我是第二天才看到的,在医院的电视上看到的。我女儿当时在休息,那些事她根本都记不清楚。我和妻子一起在病房外看的。她那个反应,几乎是崩溃了,我撑也撑不住,她几乎是处于崩溃状态。我当时看到视频,感觉触目惊心,像黑社会练武的那种感觉,当时的心情现在都无法形容,太恐怖了。

凤凰网:您女儿现在状况怎么样?

卢先生:状况不是很好。今天又做了CT检查的,现在身体很虚弱。她已经做了伤情鉴定,结果3天后出来。打人的司机他们家人没有来医院看过,我们不接受道歉。

凤凰网:她知道网上的言论吗?

卢先生:她朋友打电话告诉她,她觉得很气愤。你的车违章,都安在她头上,她觉得很委屈。我们要走法律手段,要追究那些无中生有的人的法律责任。她说网上乱传的东西对她的打击太大。我们只有第一求助媒体,一个正面的声明;第二求助国家机构,求助公安。

我们现在找懂的朋友把她的微信、QQ全部停了。有人加了她微信、QQ之后,给她发辱骂的信息,她就觉得很委屈,很气,我们就找人帮她把这个都停了。

凤凰网:那您会在网上去看网友言论吗?

卢先生:我们不经常上网,我就有时候用个QQ,像微信那些东西我根本就不用。那些骂我女儿的话,都是我女儿朋友告诉我们的,还有就是媒体过来告诉我们的。

凤凰网:网上最多的言论是说您女儿有错在先。

卢先生:今天交警已经做了鉴定了,很快就要还原事实真相,以3D视频向公众公布。今天交警已经来验证了,我们女儿只有一次去别他们的车,他们是三次别我女儿的车,他们把那个事情用交警的软件视频还原,会向外面公布。

我们女儿是第一当事人,交警让她看那个之前发布在网上的视频是不是真的。她确认是真的,签字过后,交警会把那个视频还原:谁在别谁,公路有多宽,谁个走得有多宽,哪个别哪个,走的什么地方,很快就会以动画的形式发布出来。

凤凰网:这次事件造成舆论压力,会不会对您女儿以后工作产生影响?

卢先生:我女儿公司的老总和同事都来了,大家都很关心她。对她来说,没什么坏的影响,她是受害者,无缘无故遭人暴打一顿。她公司老总同事都送来礼物,打电话来,祝她早日康复。她公司老总今天还给我们送来红包慰问金,祝她早日康复,早日上班,因为我女儿对他们公司贡献很大,老总很器重。公司的老总都来过两次了。慰问金是塞给我家属的,我还没看。

她病房门口有很多花,都是她同学、老师、朋友还有我们的亲戚朋友送来的,前来看望她的人可能有一百多人。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