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深圳“老虎”蒋尊玉多次嫖娼 商人为其情妇安排堕胎


来源:广东纪检期刊

而蒋尊玉的女儿蒋某某,也同样生活在蒋尊玉的“光环”下,是附着于其腐败链条之上的“寄生虫”。从开始的“一家两制”到后来愈演愈烈的“家族式腐败”,变味的“小家庭”观念无疑是蒋尊玉走向堕落的重要推手。

蒋尊玉资料图

蒋尊玉 (资料图)

核心提示:《广东党风》杂志披露深圳原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贪腐历程。报道称,蒋尊玉不仅近乎疯狂地收受私企老板输送的巨额利益,还隐瞒“裸官”身份、使用公款送礼、多次嫖娼、参与赌博、与多名女性通奸,被一线办案人员形容为“‘五毒俱全’的干部,不讲党性、不讲原则,更多的是市井、江湖里的‘哥们义气’。”深圳某高尔夫球娱乐公司董事长系蒋尊玉“心腹”,蒋将李异化为自己的代理人以及“地下组织部长”,别人通过其来找蒋尊玉得到提拔,连情妇堕胎这么私密的事情也交由李来安排。

原标题:【党风•案件】深圳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贪腐历程

遵欲之失,覆家之鉴

2009年10月24日,龙岗区府会堂人声鼎沸。一纸人事任命,将时年52岁的蒋尊玉推至一区掌舵者之位。

与10年前担任深圳市规划国土局龙岗分局局长时面对的“村镇龙岗”不同,此时步入蒋尊玉视野的是一个处于城市化迅猛浪潮中的“城区龙岗”。在寸金寸土的深圳,城市发展不断外拓,区位优势明显、土地供应充足的龙岗无疑是后起之秀。如何在大运会举办前加速城市更新,使龙岗的城市面貌脱胎换骨,既是蒋上任后的最大考验,也是其施展拳脚的难得契机。

彼时的蒋尊玉,踌躇满志,意欲在这片冒着腾腾热气的土地上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然而,机遇的背后,往往暗礁阻道、风险丛生。一不留神,就会闯入一众社会老板布设的“围猎圈”,步步惊心。蒋的前任,余伟良,就曾深陷于此。

“进圈”易,“退圈”难。当年“踏踏实实做事、干干净净做人”的任职承诺犹言在耳,5年后,同是10月,在看客“早就该这样”的慨叹中,这位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被省纪委带走。经过四个多月的“鏖战”,由省纪委、省检察院、省公安厅与广州市检察院共同成立的“10·10”专案组终于将这一“硬骨头”拿下。经查,全案涉及公职人员、私企老板97人,移交司法机关处理17人,涉案金额2.5亿多元,取得了良好的政治、社会、法纪和经济效果。日前,经省纪委常委会议审议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蒋尊玉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

“这几年,是我违纪犯科的耻辱之年,也是我人生历程的悲哀之年。”蒋尊玉如是忏悔。一个曾将热血汗水撒于改革热土、效力特区建设30余年的深圳“老人”,一个在仕途上如踏青云、曾受同学战友交口赞赏的领导干部,却在权色诱惑下难以自持,“变的贪婪、变的庸俗、变的利欲熏心”,在葬送个人声名的同时,也落得“亲朋陷囹圄”的悲惨下场。

耻辱:从“能官”到“贪蠹”的沉堕

“强势”“能人”“有魄力”这样的标签,一度贴附在蒋尊玉身上。从媒体记载的斑驳片段中,他于落马前的形象逐渐显影:

蒋尊玉开会时经常爆粗骂人,对于阻碍工作推进的下属,他毫不留情。在主政龙岗期间,强势推行旧城改造工作,常亲赴项目建设一线指挥工作。无论是在旧城改造工程中上阵协调开发商和当地村社的利益分配,还是不遗余力地推进深惠路改名为“龙岗大道”,抑或是一手操刀“华为科技城”的造城蓝图,都显示出蒋的蓬勃野心与充足干劲。

然而,置于全面依法治国的视角之下,蒋的工作方式却备受争议。

蒋尊玉坦陈,在深圳某绿化工程企业上市后,为了使龙岗的后续发展更有后劲,鼓励全市上市公司的总部进入龙岗,凡迁入龙岗的给总部办公用地一块。后来有企业争取到一块1万平方米的总部用地,为了感激他,该企业老板就开始输送利益。

城市建设的狂飙猛进,为心怀不轨者提供了一块遮羞布,让他们得以暗渡陈仓、化公为私。蒋尊玉的违法违纪行为,大多围绕土地与三旧改造展开。在办案人员看来,蒋“以企业落地置换土地”行为游离于法律框架之外,更有假经济开发之名行谋取私利之实的嫌疑。

中央党校教授谢春涛认为,尽管能干是一个好干部的必要因素,但很多“能吏”往往刚愎自用、狂妄自大,掌权后经不起诱惑,而且自信度过高。

蒋尊玉的人生,一度沿着“从军-规划-治水-治区-治市”的轨迹而行,先是徐徐前驶,随后疾速而奔。从江苏省丰县的一个普通的农民之子,入伍成为基建工程兵部队战士,到改革开放之都深圳的一般干部,再到政绩耀眼、仕途顺遂的正厅级领导,蒋尊玉的连跳式经历不知令多少同乡多少战友为之眼红。

地位的提高与权力的坐大并未使其珍惜羽毛,反而造就出一个“经不起诱惑,自信度过高”的亿元巨贪。他不仅近乎疯狂地收受私企老板输送的巨额利益,还隐瞒“裸官”身份、使用公款送礼、多次嫖娼、参与赌博、与多名女性通奸,被一线办案人员形容为“‘五毒俱全’的干部,不讲党性、不讲原则,更多的是市井、江湖里的‘哥们义气’。”

在深圳这个机会遍地、物欲横流的地方,蒋尊玉在社会转型期的利益驱动下、在与私企老板的密切交往与庸俗对比中,贪图享乐的念头开始蠢蠢欲动、挟权敛财的想法开始生根发芽、拒腐防变的底线开始步步退让,认为“自己能力不差,辛勤工作的人也应该有钱”。于是,贪腐的闸口一旦打开便一发不可收拾。最终,他被所谓的老板“朋友”用轿子抬着送上法庭。

蒋尊玉与这些私企老板不仅勾肩搭背,更发展到了亲密无间、水乳交融的地步,形成了江湖气息浓郁的圈子文化。表面上,蒋与这些老板称兄道弟,但实际却“利”字当头、抱团共腐、乱象丛生。工作之外,蒋尊玉与他们打高尔夫、打牌斗地主,享受着被人以“老板”“大哥”相称的权力快感。在蒋外出开会期间,这些社会老板成群结队、鞍前马后,甘当奴才、为其打点,甚至替蒋安排嫖娼。除此以外,他们还以与其赌博、代其理财为由间接行贿,进行隐秘的利益输送。对于权钱交易,蒋尊玉并不急于兑现、雁过拔毛,而是将权力逐渐向时间寻租和扩张。蒋尊玉曾透露,退休后自己将下海经商。而他在为官时埋下的利益“暗桩”,正是为其今后闯荡商海铺设道路。

在蒋尊玉的老板“朋友圈”中,深圳某高尔夫球娱乐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平无疑排在“心腹”之首。与一般“闻腥而至”的社会老板不同,蒋与李同是转业干部,拥有30多年的交情,更以结干亲的方式巩固了这条掺和着铜臭的“情感链”。李某平利用蒋的影响力帮人办事、找人“借钱”、为利益往来牵线搭桥。尤其是在蒋与其老婆关系出现不和之后,蒋对其更加信任有加,视其为自己“唯一的朋友”。蒋将李异化为自己的代理人以及“地下组织部长”,别人通过其来找蒋尊玉得到提拔,连情妇堕胎这么私密的事情也交由李来安排。在担任龙岗区委书记、市政法委书记,蒋尊玉利用其职务便利,为李某平在参与龙岗区坂田街道旧改项目等事情上提供帮助。与此同时,蒋尊玉也多次收受李某平钱物。

李在台前牵线搭桥,蒋在幕后暗中操纵,盟友关系看似坚不可摧。然而,随着一方的溃败,这个腐败同盟也彻底瓦解。

悲哀:从“全家腐”到“全家覆”的蜕变

余震还在不断发酵。

4月初,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黄常青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有媒体敏锐地嗅到,作为蒋尊玉的亲家,黄常青是因蒋案被牵出的另一只“老虎”。

至此,蒋尊玉的老婆、女儿、女婿、亲家,甚至老婆的妹妹、女婿的舅舅,都悉数“沦陷”。以蒋为轴心,家庭成员或多或少、或深或浅地深陷其中,扮演起操盘手、权力掮客以及赃款接收者的角色,家族蜕变为亲情捆绑下的敛财共同体。

蒋的妻子李某在上世纪90年代初通过其妹妹的名义成立了做房地产项目咨询的“皮包公司”,利用蒋尊玉在深圳市规划国土委任市场处处长的职务便利,以介绍地块转让、提供信息咨询等名目收取众多房地产开发商变相提供的利益。随着李某的胃口与野心越来越大,她甚至背着丈夫坐收私企老板的巨额“纳贡”,恬不知耻地伸手索贿。自恃“靠山”过硬的李某极度嚣张,在多名社会老板眼里,她“贪婪、直接、素质低”,甚至当面羞辱香港某著名房地产老板郭某某“猪狗不如”。郭某某曾对办案人员称,“与他老婆相比,蒋还像个人。”这种“前门当官、后门开店”的“一家两制”现象,一度招来外界的非议。然而,蒋尊玉却利用政治手腕将其轻松化解。

数年之后,当流言再次纷飞,蒋尊玉却未能化险为夷。随着举报问题的增多,再加上中央巡视组到深圳巡视后,外界一直疯传其正被纪检监察部门调查,蒋尊玉担心自己的丑行即将败露,一时间如热锅上的蚂蚁。2013年2月,蒋尊玉与妻子李某协议离婚,并在深圳市福田区民政局办理了相关离婚手续,在法律上,两人彻底撇清了夫妻关系,但实际上,根据专案组后来的搜查以及对蒋尊玉本人的交代,“离婚”后蒋尊玉和妻子仍同住一起,从未给他人或者子女提起过夫妻二人离婚的事情,试图以此来躲避组织的调查。

而蒋尊玉的女儿蒋某某,也同样生活在蒋尊玉的“光环”下,是附着于其腐败链条之上的“寄生虫”。

蒋某某出国留学、香港购物、外出旅游的费用均由私企老板提供,结婚时亦大肆收受私企老板奉上的金钱和保时捷跑车、金条、钻石首饰等贵重物品。更甚的是,蒋的女婿黄某伙同其舅舅曾某某,通过向时任龙岗区委书记的蒋尊玉打招呼,使私企老板张某某在龙岗区南岭村的两栋400多套违建房免于被区政府拆除,得以顺利建成并销售获利。黄某、曾某某一次性收受张某某所送72套房产,面积共计6000平方米,折合人民币3000多万元。

从开始的“一家两制”到后来愈演愈烈的“家族式腐败”,变味的“小家庭”观念无疑是蒋尊玉走向堕落的重要推手。

利随权走,贿随权集。领导干部手握重权,其配偶、子女以及身边工作人员往往就成为一些热衷于权钱交易者拉拢和腐蚀的主要对象。蒋尊玉在忏悔书中写道,“疏于对家庭成员的要求和管理”,是他严重违纪的重要原因。对于妻子李某,蒋尊玉承认对其错误行为“有所耳闻,我也说过她,但她不听,就吵,后来我也就不说了,使她在社会上更加我行我素”。而对于女儿蒋某某,蒋尊玉坦言深有愧意:“作为父亲,本应该好好教育女儿,言传身教的帮助女儿走向这个社会,但由于整天出入于朋友圈内,与女儿很少沟通,使她在无知的情况下,也犯了一些不该犯的错误。”

修身失败、治家失败,无疑是蒋尊玉人生中一抹重要的败笔。

教训:从“思想抛锚”到“行为出轨”的警示

“偌大的一间豪宅里,却遍寻不见一本书。”这是省纪委办案人员对蒋尊玉印象最深的一点。

在办案人员对其住所进行搜查时发现,作为一名正厅级领导干部,蒋尊玉家里书柜摆放的不是书籍,而全是名贵的烟酒、玉器、古董、字画等等,放在床头的唯一一本书刊还是“少儿不宜”的读本,甚至还布置了一间佛堂供奉着十几尊佛像,令人惊讶之余也引人唏嘘。

荒废了读书学习,抛弃了党性修养,心智就会紊乱,思想就会抛锚,行动就会迷失正确的方向,原本可以成功的人生就会走上不归路。

在反腐败斗争的高压态势和强大震慑下,蒋尊玉仍我行我素、困兽犹斗,成为“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的又一例腐败标本。2012年,蒋单笔收受的款项几乎都超过500万元,如此恣行无忌,令人震惊不已。不仅如此,他还自作聪明,搞攻守同盟、对抗组织调查。除了搞“假结婚”,他还与李某平等老板密谋串供,伪造证据,对抗调查。然而,“努力”终徒劳,他的“小算盘”不过是掩耳盗铃、作茧自缚,最后都被调查组一一拆穿。

驰鹜覆车之辙,探汤败事之后。一个曾被视为有魄力、有能力的领导干部,却摔倒在金钱与美色的关口前,堕入无边的贪腐黑洞,最后落得“家破人离”的下场,教训深刻、警示深远。蒋的沉沦告诉我们,增强党性,不懈学习,方能免于“倒在诱惑下”;完善制度,堵塞漏洞,方能免于“溃败防线前”;强化监督,防微杜渐,方能免于“站在法庭上”;自律从严,管好“身边人”,方能免于“泪落铁窗中”。

“人生在世,最为宝贵的应是‘身安为富、道德为贵和康宁无价’。”6年前,龙岗区原区委书记余伟良将这句话送给了坐于台下的干部队伍。只可惜,无论是余本人,还是其继任者蒋尊玉,都与这份“宝贵”撒手无缘。惟愿,后来者能从前人以血泪教训铺就的“悔路”中悟出一二,真正记取“不妄求,则心安;不妄行,则身安”的警世箴言。(原文刊载《广东党风》第五期)

延伸阅读

深圳律师:蒋尊玉没有法律意识 曾骂哭女法官

一名在深圳有广泛人脉的律师认为,蒋尊玉就是大老粗一样,没什么法律意识,黄则有水平得多。蒋在任职政法委书记期间,“曾把一个法官叫到办公室,直接指示,把一个女法官都骂哭了。”

蒋尊玉案或涉及三方面的问题

截至目前,蒋尊玉成为十八大后深圳市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据熟知深圳政情及蒋尊玉的多位消息人士称,蒋尊玉案或有可能牵出职位更高的现任和已退休领导。但这一消息目前未能得到官方的证实。蒋尊玉案亦无进一步的官方消息。

万庆良案牵出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林存德,林存德又牵出蒋尊玉

万庆良案牵出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林存德,林存德又牵出蒋尊玉

据深圳熟悉政情的相关人士分析,蒋尊玉案或涉及三方面的问题:一是涉嫌2011年深圳大运会工程的腐败;二是与地产老板的权钱交易;三是向广东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林存德进行利益输送。

今年9月底,已退休一年的林存德因涉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案被纪检监察机关带走调查。据媒体报道,万庆良被调查时称,为了在职务调整时获益,向林存德进行了利益输送。

(来源:《潇湘晨报》、《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刘洁 郭芳 董显苹)

[责任编辑:PN056]

标签:蒋尊玉 政法委书记 老板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