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意大利大使谈难民危机:“不能看着人们死在海上”

2015-04-30   第 285

意大利驻华大使白达尼接受凤凰卫视、凤凰网专访。孙莹摄

“有人说,欧洲对难民越友善,只会鼓励更多难民涌入欧洲。”“我不认为我们应该看着那些人死在海上。”关于目前正让意大利焦头烂额的难民危机,意大利驻华大使白达尼如是回应。  

由于叙利亚、利比亚局势不稳,大量非洲人越过地中海试图进入欧洲,使欧洲陷入数十年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意大利作为欧洲的“大门”,所受影响尤为严重。

64岁的白达尼,这周日就要结束任命,离开北京。“这几天有点百感交杂,”他在接受凤凰卫视、凤凰网专访时称,担任驻华大使的两年是“很棒的体验”,数月后还会在北京开第一所意大利语学校。新大使人选尚未公布,公布后将于6、7月间上任。在新大使到任前,会有其他使馆官员代理大使职能。

专访过程中,目前最困扰意大利的难民危机显然是重点。白达尼也谈到意大利刚刚在重庆设置了新的领事馆,谈到贸易不平衡,还提到希望放松对俄罗斯的制裁。

“欧盟给我们的帮助不够”

记者:有些欧洲国家说,意大利边境管理太松,以致有大量非法移民进入欧洲,威胁社会安全。你觉得这种批评公平吗?

白达尼:当然不公平。意大利是欧盟的一部分,如果这样的问题真的存在,整个欧盟会一起来想办法解决它。坦白地说,边境并不只是意大利的边境,这是欧盟的边境。这些移民,他们去哪里呢?他们不会停留在意大利,他们分散在欧洲各地。

记者:但意大利是他们的首站

白达尼:但我们能怎么办呢?如果你是意大利政府,你应该拒绝这些人吗?让这些人死在海上?难道我们不应该帮助那些可怜的人,拯救生命吗?我们应该把它看成是一种政治的、社会的现象,来寻找解决方案,因为这些人不是恐怖主义分子,他们只是逃离可怕的悲剧、贫穷和战争,希望为自己和家人找到好一点的未来。

记者:但是从非洲越过地中海进入意大利的非法移民现象,已经存在多年,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能解决呢?

白达尼:原因很简单:非洲有战争,人们生活贫穷、悲惨。要阻止这个现象不是那么容易的。过去这个现象没有那么严重,最近突然变得特别严重,是因为叙利亚、利比亚陷入混乱。

记者:关于难民危机,你觉得意大利从欧盟得到的帮助足够吗?

白达尼:我觉得欧盟给我们的帮助不够。在欧洲,有些很自私的想法,大家并没有很普遍的共识。

记者:目前欧盟内,谁来接收难民全凭自愿。只有五个国家愿意接收,于是这五个国家就接收了70%的难民,负担很重。有人说28个欧盟国家应该通过分配指标的办法来安置难民,而不是“谁当好人谁受罪”。

白达尼:这是很困难的,因为你无法控制移民的流向。我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不同层次的手段:首先我们要尽量通过政治交涉,确保中东、非洲一些国家的稳定,阻止暴力和战争,因为这是非法移民的根源;其次我们需要投入更多资源,来控制移民流;再次,对那些已经踏上欧洲土地的人,欧盟应该分担这个责任,一起来拯救生命。这些难民只是希望逃离战争、贫穷和折磨,国际社会不能光从自私的角度来看待这些事情。

记者:有人说,欧洲对难民越友善,只会鼓励更多难民涌入欧洲。你怎么看?

白达尼:应该有一整套的措施来应对。我不认为我们应该看着那些人死在海上。欧洲目前经济还不太好,但未来会好起来的,因为欧洲毕竟已经是发达地区了。而且从人口结构来说,我们也需要移民。移民未必是坏事,看看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就知道了,无论是合法还是非法移民,美国的数量都是最多的。那为什么欧洲不能以积极的态度来对待移民呢?当然,突然涌入的大量移民会有危险性,因为这会给社会环境和国民服务带来压力;但只要有好的经济措施,我相信欧洲是可以应对这些移民流的。欧盟是28个国家的联盟,如果我们能像一个国家,比如像美国,问题会更容易解决些。现在我们更多样化,但要达成协议就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记者:你刚刚谈到对叙利亚和利比亚的政治干预。但那可需要好长一段时间呢。

白达尼:两年、三年、四年,都可能不算长。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也不能看着人们在海上死去。

制裁俄罗斯,意大利利益受损

记者:昨天,你刚陪你们的外长去重庆参加你们重庆领事馆的开馆仪式,能跟我们说说你对重庆以及中国西南部的印象吗?

白达尼:我去过重庆很多次,第一次去是一年前。在重庆开领馆,是我们重视西南部的一个举措。西南部经济正在上升,很多意大利公司开始在西南部投资,意大利跟中国西南部的人员、文化交流也越来越多。重庆到罗马的直飞航班也开通了。

记者:你曾经说过意大利和重庆很有合作潜力。你所说的潜力是在哪些方面?

白达尼:我认为中国经济正在从“量”向“质”转变。意大利可以提供技术、创新。在城镇化方面,意大利能提供高质量的城市生活水准,从乡村到城镇有很好的流动性,意大利在健康服务、农业、食品安全、航天技术方面都有优势。

记者:你如何看待中国的“一带一路”?

白达尼:“一带一路”是一个很好的大项目,是中国领导层为了连接中国和相邻国家作出的战略措施,但目前我看来,仍是一个理论上的项目。现在每天都有中国的船只开往欧洲,也有欧洲的船只开往中国。陆路方面,也有颇为成熟的铁路系统——当然这些交通网络仍需要提升。一般来说,货运方面,海运比陆运更为方便,也更便宜。当然,这一切也可能会改变,比如就有人建议意大利货物可以通过航空运到中国,因为很多飞机满载着中国产品运到意大利,而飞回中国却是空舱。

记者:你是想说贸易不平衡的问题吗?

白达尼:贸易不平衡是我们要处理的问题之一。意大利很愿意进口更多中国货物,但我希望中国也能进口更多意大利货物。当然这不是通过政府命令的方式,而是通过开放所有经济领域的市场。经过一段时间,贸易不平衡的问题就能慢慢解决。

记者:过去六个月,欧元一直贬值,这会不会缓解中国和欧洲的贸易平衡问题?

白达尼:可能吧。不过根据我们所能获得的数据,情况恰恰相反。2014年,意大利对华贸易逆差仍在加大,这意味着我们从中国进口越来越多的货物。我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但还未能找到解决方案。

记者:媒体报道说,意大利一直想说服欧盟放松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是这样吗?

白达尼:制裁俄罗斯,意大利是利益受损的国家之一。我们希望政治环境会向放松制裁的方向转化。当然,我们是国际社会的一部分,我们不能自顾自来决定——意大利只是一个中等大小的国家——这个决定应该由一个更大的群体来决定,比如欧盟。

我个人是很反对这样的制裁的,但如果作为意大利官方的身份,我只能说,意大利是欧盟的一部分。

(凤凰网:孙莹)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