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大一女大学生烧炭自杀 死前嘱咐妈妈照顾好自己(图)


来源:中青网

4月10日那天,吴昕怡没有去上一早的英语课。如同大学校园里一次正常的逃课,没人在意。在单独的宿舍里,她用一盆炭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是她独居的第34天。意外被查出的“乙肝病毒”,给她带来了灾难。最后的时日,她一个人起床,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下课。

母亲陈小玲在天津师范大学校园里为女儿吴昕怡拍的照片。死者家属供图

原标题:大一女大学生烧炭自杀 死前嘱咐妈妈照顾好自己

人物简介:吴昕怡,女,福建福鼎人,天津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大一学生,2015年4月10日,她在学校单间宿舍烧炭自杀。在学校的一次义务献血之后,2014年12月6日,她被查出大三阳,系乙肝病毒携带者;今年3月7日,被安排进单独的学生宿舍居住。

4月10日那天,吴昕怡没有去上一早的英语课。如同大学校园里一次正常的逃课,没人在意。在单独的宿舍里,她用一盆炭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是她独居的第34天。意外被查出的“乙肝病毒”,给她带来了灾难。最后的时日,她一个人起床,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下课。

母亲陈小玲想过挽救女儿生命的各种可能性。假设女儿的性格不那么脆弱、敏感;假设她没有住进单间宿舍;假设在她烧炭的那一刻,辅导员老师能听从陈小玲的急迫嘱托,去宿舍看一眼……

可现实中没有假设。

吴昕怡的手机里,显示了两张烧炭的照片。死者家属供图

宿舍的炭火和遗书

陈小玲坐立不安,女儿的电话打不通了。4月10日下午4点左右,她给学院辅导员吴思打电话,拜托她去女儿吴昕怡的宿舍看看。10分钟后,吴老师回复陈小玲“昕怡在图书馆”。

陈小玲还是不放心,在网上找最早一班到天津的车票。母女连心,她感觉“昕怡越来越不对劲。”那段时间,昕怡和母亲说得最多的就是“累,心累”。陈小玲说要去天津看她,她一开始很高兴,转而又说“别来了,算我求你。”

直到4月10日中午,女儿的话开始让陈小玲看不懂。“mom(妈妈)是个坚强的人,所以无论有什么也要坚强。”“你照顾好自己。”陈小玲有不好的预感,女儿像在和她交代什么。

当晚6点多,她发给女儿的微信再没有收到回复。李晓最先发现了事态严重。那天,她是第一个去敲吴昕怡宿舍门的同学。

对于这份说明书,死者家属和校方发生了分歧。

在警方的询问笔录中她回忆,吴昕怡白天曾发短信,“她让我晚上10点去宿舍找她,她想和我聊聊。”发短信、敲门都没回应,晚上11点,李晓和宿管阿姨推开了623宿舍的门,“特别浓的烧纸的味道”涌来。

19岁的吴昕怡躺在铺上,盖着被子,双手握在腹部,身体已发紫冰凉。地上,半盆炭火正红。

宿舍楼道里没人闻到烟味儿。民警周永凯在勘察现场时发现,吴昕怡宿舍门的三边缝隙都贴着透明胶带,而且用了三条毛巾堵住地上的门缝。

“火盆旁有一箱炭,网购的。”周永凯说。快递单上写着“纯苹果炭5.5斤,蜡块两个。”人们在宿舍里发现了吴昕怡的遗书:“史铁生说:‘死是一件不必着急的事。’尽管深有感触,可是我觉得人生好长,看不到终点。”

远在福建老家的陈小玲,等到的是最坏的结果。

有人在吴昕怡单间宿舍里发现她的遗书。

“大三阳”带来的恐惧

最近,陈小玲闭上眼就能看见女儿的笑。她想起女儿接到天津师大录取通知书时的情景:“眼睛瞪得大大的,一下跳了起来,扑到我身上,胖嘟嘟的脸贴到了我的脸。”“妈妈,你知道那是多牛逼的学校吗?”高考556分,是吴昕怡高三发挥最好的一次。

在陈小玲眼里,女儿温顺乖巧,热心肠,喜欢搞怪,她曾把母亲的头像找来,配着《小苹果》的音乐做成动画。但在外人面前,女儿却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想法。吴昕怡喜欢在网络上“冒泡儿”,贴吧里,她取名叫“苏格兰_奶牛”,并描述自己的性格“粗犷、活泼、急躁”。

在校园里,新生吴昕怡没有给老师、同学留下太多印象。几位同学评价她:爱听苏打绿的歌,喜欢读书,总和同学去图书馆。在一次义务献血之后,吴昕怡发生了变化。去年11月底,学校组织大一新生义务献血,吴昕怡没有通过献血屋的筛查。到医院检查,她被确诊为大三阳,乙肝病毒携带者。

第一反应是害怕,她甚至以为“大三阳”是绝症。“妈妈,会不会没得治?”电话里,陈小玲听出女儿的声音在发抖。

让陈小玲担忧的是,女儿的室友也知道了检查结果。她埋怨女儿不该告诉室友,“大家疏远你怎么办?”

陈小玲的担心很快在女儿的回应中得到应验,“室友不敢碰我的衣架,我的手机放在别人桌上,大家会把她们的东西赶快收走。”

高超是吴昕怡高中的同桌、最好的朋友。她鼓励昕怡多和同学沟通,告诉大家乙肝病毒携带者没那么可怕。

吴昕怡对高超说,她努力过,但有室友用短信回复她:“我们知道,但还是很害怕”。

同学张晴和吴昕怡住同一个楼层,她听说,上学期,吴昕怡的一名室友总到别的宿舍住,还悄悄告诉别人她得了乙肝。

陈小玲建议女儿请假回家,调整一下身体和情绪。吴昕怡没有参加期末考试,提前回了老家。

争议中的“说明书”

休养中的吴昕怡按医生的嘱咐早睡早起,“她希望能好起来去学校。”陈小玲说。

开学前,原本平静的吴昕怡又紧张起来。一天晚上她突然问母亲,“学校那边怎么办,我怕没有同学会愿意和我在一起学习。”

临近开学,吴昕怡接到学院通知,要复查。

3月初,陈小玲带女儿去医院复查,检验报告显示,乙肝病毒DNA下降了2个值。吴昕怡兴奋地把检验报告当成绩单一样递给母亲,“妈妈,没想到我的病毒量下降这么快。”

身体的好转没能让吴昕怡顺利返校。

[责任编辑:PN048]

标签:学生 校园 宿舍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