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台湾名嘴胡忠信:王金平会参选2016 蔡英文选不过他

2015-04-23   第 272

胡忠信在自己租的录音室里接受凤凰网采访。孙莹摄

“蔡英文的两个魔咒,一是两岸关系论述,二是陈水扁的特赦,”近日,台湾名嘴胡忠信在接受凤凰网专访时如是称。他认为国民党方最后必然是现“立法院长”王金平参选“总统”,而且一定会赢。   

61岁的胡忠信,早年台湾大学毕业后赴美攻读博士学位,曾旅居美国15年。他告诉凤凰网,自己在美期间,因为写批评文章骂台湾政府,被吊销了“中华民国工作证”。

“我当时还跑到台湾驻外代表处,问为什么把我吊销了?知道他们怎么回答的?他们说‘你自己知道’。”

后来他干脆加入美国籍。“不是‘中华民国’不要我了,是我开除‘中华民国’,”他笑说。

如今的他,每周给《海峡导报》写专栏,还自己租了个频道做新闻评论节目。对此他颇为自豪:“我是台湾唯一一个自己租频道的广播组织,这个频道是我租的,跟这个公司无关,我自己的节目,我自己每年募款。现在台湾一个评论者的影响力超过了‘行政院长’。”

他自认是一个“彻底独立的评论者”:“我的本意是历史学者,做评论,做新闻。我对自己的独立很有信心。什么叫独立?知识分子本质就是批判。”

近日他频频登上台湾报端,因为他爆料说:前国民党行管会主委林德瑞移交党产时,曾向国民党主席朱立伦的“金主”透露,国民党党产净值高达1350亿台币。如此高额的“争议党产”,顿时使台湾舆论界大哗。林德瑞随后透过国民党发出声明,说胡忠信是“造谣”,要求他三日内道歉,否则就法庭上见。

访谈当日,正好是“被要求道歉”的第三日。谈到此事,胡忠信激动得拍了好几次桌子。他坚称自己的说法是有根有据的,才不怕“法庭见”:“如果你敢告我,我把你打成泡沫政党!”

他也谈到最近台湾备受关注的“总统大选”形势。他颇为得意的是,他对“大选”的一系列分析判断,被大篇幅长篇引用到大陆的《人民政协报》上。按他的分析,大选会是“朱王宋”(国民党方面朱立伦、王金平和宋楚瑜)与“蔡赖陈”(民进党方面蔡英文、赖清德和陈菊)的对决。“这两组都是双方最强的组合,”他说。

尽管蔡英文在目前民调中领先,胡忠信却不太看好她,认为她是“2.0版的马英九”。他更看好国民党的王金平,尽管王迄今仍未宣布参选,但胡忠信笃定相信王会是2016年台湾“总统”大选的获胜者。

“蔡英文是2.0版的马英九”

凤凰网:关于蔡英文的两岸政策,你觉得她是想好了但不想过早亮牌,还是彻底没想好? 

胡忠信:台湾有一种药的广告词:“擦这个也痒,擦那个也痒”。什么意思呢?蔡英文现在如果承认“九二共识”,民主党内的1/3投票就走了;如果不表态,中共压力一直来。这就叫做“擦这个也痒,擦那个也痒”。蔡英文继续模糊下去,她本来就没有鲜明的个性,就是一个学者、书生,幕僚型的。

凤凰网:也有人说她是谈判专家。   

胡忠信:是谈判专家吗?她连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苏贞昌当“行政院长”,蔡英文当副院长的时候,他们关系就处理不好。她从来不跟媒体沟通,台湾的媒体是非常强有力的力量,但她不跟我们打交道。她是个自闭型的人。 

她是2.0版的马英九。当蔡英文在宣布参加党内“总统”初选的时候,她脸书这样说:“我不是陈水扁,也不是马英九,我是蔡英文。”为什么举这两个人?她唯恐被陈水扁拖累,唯恐人家说她是2.0版马英九。这样的话表示她对自己没信心。    

我觉得蔡英文很普通。她只是个学者,运气好,被推上了位置。去年11月29号的选举,民进党揽刮13席县市,是民进党自己争来的吗?之前从洪仲丘事件,到太阳花运动,到“反核四”,民进党是被拖着跑,搭了顺风。这是靠民进党自己努力,还是捡来的?她捡来的嘛,捡得很心虚。

我估计在“总统”大选的时候,蔡英文要与国民党这边的王金平对抗。王金平实力足以跟蔡英文“五五波”(指势均力敌)的,双方选票在5%的差距内。这5%的差距,我认为王金平有能力克服。王金平的人脉太强了,任何民进党人都知道,王金平是民进党最可怕和最可敬的对手。    

凤凰网:国民党现在整个形势不太争气,但王金平个人很强。    

胡忠信:国民党衰是马英九衰,不是国民党衰。拿坡仑说:由驯鹿所领导的狮子军团,就再也不叫狮子军团。王金平“立委”做40年,“立法院长”做16年,目前台湾政坛的唯一不倒翁就是王金平。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都一一退位,他还在。我跟王金平没有关系,我只看实力。美国总统杜鲁门不是从国会的领袖变成副总统、总统吗?当然是王金平会赢。

王金平为什么现在民调落后?因为国民党候选人还没正式产生;如果浮上台面,民调也可以差不多的。 

习近平与萧万长握手仅45秒,连“走廊外交”都不如

凤凰网:蔡英文说的两岸关系“维持现状”,你觉得她的意思是?    

胡忠信:今天谢长廷说,“维持现状”,就是中华民国是最大公约数。    

凤凰网:这个表述北京不太可能接受。

胡忠信:北京不会接受的。北京要的是“九二共识”这句话。英文叫做“ritualism”,仪式主义。你表面话总要说给我听吧?哪怕你骨子里台独,“九二共识”说给我听,我也可以放你一马。

凤凰网:你觉得国台办的对台政策,未来会不会有改变?    

胡忠信:国台办不重要,今天操办台湾问题直接就是习总书记。他连周永康的问题都自己处理,台湾问题怎么会交给其他人?他在福建省17年,他有自信,都是自己操作,不透过别人。习近平透过张志军(国台办主任)直接操盘,就是这样。    

凤凰网:两岸关系目前处于停滞,你觉得到选举之前,会有什么变化吗?    

胡忠信:目前不会变,因为“共谍案”已经使国共关系达到冰点,这个冰点显现在海南的博鳌论坛上,习近平跟萧万长(台湾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荣誉董事长)握手45秒,那比跟安倍的“走廊外交”还不如,“走廊外交”还要谈几句话,现在连谈都不谈,拍个照,45秒还是萧万长硬要握着他的手,硬说我们要加入亚投行,硬凑45秒,但是这个姿态显示出,习认为马英九是一文不值。   

凤凰网:5月3日就要有被称为“国共论坛”的两岸文化经贸论坛,5月4日习近平会接见国民党主席朱立伦。你如何解读?    

胡忠信:习如果见朱,是要拉国民党牵制民进党,拉朱立伦牵制王金平。北京认为王金平在处理两岸事务上左右逢源,所以北京基本上对王有点不信任,需要通过拉朱来牵制王,这是一个动作。    

凤凰网:长期以来,北京都是通过国民党来牵制民进党,现在会不会有个思路上的变化?尤其经过去年“九合一”选举之后?    

胡忠信:北京已经发出了“地动山摇”的警告。这是冲着蔡英文而来。北京有人传话给我,希望我在台湾公开四点。第一,蔡英文如果在两岸问题上没有明确表态,那今年6月她访美时将见不到某个层级以上的官员。比如说至少要见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亚太助理国务卿吧?或至少见到国安会顾问,但是见不到的。第二,如果蔡英文当选的话,在两岸关系上会出现断航措施。第三,国际组织恐怕会有一些被赶出来。第四,台湾邦交国会再减少。这就是“地动山摇说”。

蔡英文最近提出来“维持现状”,什么叫维持现状?这本身就是“空心蔡”。今天谢长廷说中华民国宪法就是维持现状;许信良说民进党的本质是反台独的;这是不是替蔡英文解套?    

蔡英文的“两个魔咒”

凤凰网:蔡英文民调领先,有人说她“躺着也能选上”,你不同意这种说法?    

胡忠信:那就请蔡英文从明天早上开始,就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晒到明年1月16日。1992年,老布什总统打完海湾战争,民调支持高达92%,超过华盛顿、林肯的支持度。10个月后,被一个无名小卒叫克林顿打败。所以哪有躺着当选的?蔡英文的两个魔咒,一是两岸关系论述,二是陈水扁的特赦。    

陈水扁的特赦也很重要。陈水扁的友人叫汪笨湖,已经放话说蔡英文你拿不到我们的票,因为这次陈致中(陈水扁之子)被逼退选,跟民进党党中央都有关系。陈水扁的“一边一国”论能拿到三十万票数。

所以蔡英文的两大魔咒就是两岸论述和陈水扁特赦。两岸关系到目前为止的论述就是“维持现状”,什么叫维持现状?如果我是北京,我一定问那是什么?北京的底线就是“九二共识”,但这里面有个吊诡:“九二共识”如果简化来说,就是“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但是北京从来没有说过“各自表述”。

如果蔡英文承认“九二共识”,民进党里面的基本教义派,至少是三分之一,就不投蔡英文,蔡英文就垮了。    

这两个魔咒,目前为止她都没有脱困。她也没有决断力处理。王金平只要敢跟马英九切割,民调马上就会升高。王金平没有包袱。

凤凰网:北京会更信任王金平,而不信任蔡英文。    

胡忠信:北京现在是这样的,很简单:要蔡英文不当选。    

凤凰网:蔡英文是不可能取得北京信任的?    

胡忠信:这就像我去银行借款,我对银行说我是可以信任的,我要借一百万,银行就会说:把你的记录拿出来。不是我想被信任就被信任。

陈水扁执政八年,北京已经被吓到了,胡锦涛回过头来花很多时间处理台湾问题。北京对蔡英文的不放心,来自陈水扁的经验,以及蔡英文过去的言论。所以会逼北京只要不是蔡英文当选都可以接受。 

北京和台湾需要一个新的共识

凤凰网:如果你有机会见到习近平,你会对他有一个什么样的建议?    

胡忠信:我会先谈“九二共识”。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叫“九二共识”。我问李登辉,他是当时的“总统”,他说他也不知道。现在突然要我吞下一个我不知道的东西,那我吞不下去。如果把九二共识简化成“一个中国、各自表述”,那北京是要“一个中国”,台湾是要“各自表述”,那是什么东西?    

1992年到今天已经过了23年了,台湾有400万人过世,300万人出生,那时候出生的人,现在才第一次投票,所以叫“首投族”。这些“首投族”里,有一个大学生曾问我:胡教授,蒋介石跟蒋中正是不是兄弟?不然怎么长那么像?现在大学生连蒋介石、蒋中正还认为是兄弟,你让他知道“九二共识”吗?所以北京说“一个中国原则不可侵犯”,这我知道;但是你说“九二共识”也是原则,让我吞下去,绝大多数人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连习近平都知道“三中一青”(指中小企业、中产阶级、中低收入与台湾的青年人)问题存在,造成国民党去年集中海啸,“九二共识”是什么?能否有个新的论述?    

北京不管是从江泽民到习近平,最喜欢讲一句话:寄希望于台湾当局,更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台湾和北京要再有一个共识,但这个共识不是国共论坛了。国民党现在只有六个执政县市,朱立伦只有24000票,只是一个直辖市的市长。就靠一个只有六个执政县市的党决定整个台湾,开玩笑,荒天下之大谬。国共内战在1949年结束,国共论坛一点意义都没有。这思维要改变。    

凤凰网:你是建议北京应该跟民进党接触?    

胡忠信:不止是跟民进党,要知道台湾主流媒体在哪里。去年的地方选举叫“海啸”,已经改变了政治生态。这就是为什么柯文哲现象到今天还历久不衰。他没有包袱,但他也意图解释,“没有两个中国的问题”。这使北京很满意。但他其实还讲得很模糊,北京是选择性的需要。如果习近平要问我,我会说明明说要关注“三中一青”,结果还是跟国共论坛打交道,还是在乎“九二共识”,忘记整个民意改变了。既然你说你是福建省17年“知台派”自己操作台湾问题,那还是要了解民意才行。

我认为“中国梦”不是富强,富强是19世纪严复那个时代,寻求富裕和自强。但一个国家的梦不是只靠船坚炮利,还要有民主和法治,这才是根基。如果做不到就没办法了,蒋经国做了开放党禁、报禁,替台湾民主先铺路。到今天为止,蒋经国的支持率,在历任领导人中还是排第一,为什么?    

凤凰网:也有人说蒋经国是被逼的。    

胡忠信:但他敢于做决断。台湾的民主改革是两股力量,一个是国民党由上而下,一个是民进党由下而上磨合,所以不流血,这很重要。寻求富强中国,但富强不够。在《圣经》里面有一个“尼布甲尼撒王”的故事:尼布甲尼撒王有一天做一个梦,梦到一尊雕像,头是金的,胸是银的,肚子是铜的,脚是铁的,脚踝是泥土。一个叫丹尼尔的先知解释这个梦,说你国家会垮。为什么?你金银铜铁,但到后来民意基础太弱,土就垮了,暗示那个波斯王朝的王国。今天中国再强,你有最好的高科技、航天工业、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如果民主法治跟泥土做的脚踝一样,会怎样?    

蒋经国早期是特务头子,搞白色恐怖,但他的形象因为晚年的民主开放彻底改观。蒋经国知道,给自己一个退场,是历史定位的根据。

中国梦不应该是船坚炮利,而应该让人民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及免于恐惧的四大自由。

王金平是民进党最可怕的对手

凤凰网:你刚刚一直是以“总统”大选中,蔡英文对决王金平作为前提。但关于是否参选,王金平迄今仍未表态。    

胡忠信:这是台湾的政治文化,也是中国文化,不需要表态,引而不发,现在何必急着表态?    

凤凰网:你之前写专栏说,朱立伦已经确定不会参选。但有人说,政治家的表态不可信。你现在仍然确定吗?    

胡忠信:我从来不认为他会选。他当桃园县县长时有很多弊案,而且他不选的最大原因是马英九打压他。在党内初选里面没有运气,实力就是王道。   

凤凰网:按照你刚刚的分析,除非王金平选上“总统”,否则两岸关系可能就是死结。    

胡忠信:王金平会当选的。我只看实力。我回台湾20年了,我对台湾选举的预测没有错失过,我唯一错是陈水扁后来做不完任期就被关,那是他的事情了。    

凤凰网:你真的认为王金平能挽回国民党的颓势吗?   

胡忠信:领导者一换,整个战力就出来了。国民党目前就是拿坡仑说的,由驯鹿所领导的狮子军团变成驯鹿军团,如果由狮子领导,又变成狮子军团,王金平是狮子嘛。民进党里面最睿智的人都知道,王金平是最可怕、可敬的对手。    

凤凰网:你觉得他一定会到最后一刻才会宣布参选吗?    

胡忠信:应该快了,游戏规则出来了。我认为他应该在一两个礼拜之内就宣布了。    

凤凰网:你觉得他会选谁做副手?    

胡忠信:他要看习朱会能不能对他有加分。如果当选的话,宋楚瑜会做他的“行政院长”,宋楚瑜的执行力在目前台湾政坛第一。   

凤凰网:“副总统”吴敦义呢?    

胡忠信:他跟马英九是共荣共衰。现在马英九衰,他也跟着衰。如果我是民进党,我就用这个口号:“票投吴敦义,就是马英九连任。”全台湾挂满这个标语,他就输定了。

“陈水扁的幽灵还在民进党的上空徘徊”

凤凰网:去年你在专栏里预言,马英九五月份一下台就会入狱,现在还保持这个看法吗?    

胡忠信:当然是。光黄世民案,马英九是共犯,有很多政治献金还没有抖出来。陈水扁在2008年交卸职务,20分钟以后,特检组织对他实施出境管制,几天后就被羁押。所以我在节目中不断说,马先生,我建议你赶快请假出国进修,对家人,对台湾都好,他不听。

凤凰网:说到阿扁,你觉得他未来还会有任何政治动作吗?    

胡忠信:他现在是保外就医。今天报纸说他想参加一个“凯达格兰基金会”的募款活动,法务部门不准。因为他保外就医的名义是:居家治疗可以让他的病好。按我对陈水扁的了解,这个人一生都在演戏,他本来就好好的,他哪儿有什么病。他从进入政坛演到今天,演40年不是吗。    

凤凰网:你觉得民进党需要对阿扁的问题做一个定调吗?    

胡忠信:中共邓小平准备改革开放,就对毛泽东在十一中全会进行“三七开”。民进党不会像中共处理毛泽东一样,因为蔡英文不是一个有决断力的领袖,所以叫“空心蔡”。到了选举的时候,陈水扁仍然是个问题。用马克思的话,“陈水扁的幽灵还在民进党上空徘徊。”蔡英文是个游疑不决的人,她不敢做决定。

凤凰网:会有人想利用陈水扁的影响力吗?    

胡忠信:是可以利用,但以陈水扁的待罪之身,能有多少用?废物就是垃圾,垃圾回收就好了。如果我是他朋友——如果他还有朋友的话——我就劝他就最好呆在家里。    

凤凰网:他还想影响选举吗?    

胡忠信:他的儿子如果当选“立委”,或者他的支持者当上“立委”,对他的特赦有帮助。他就是为了特赦,阿扁不是台独,他是彻底的投机分子。

民进党如果跟陈水扁放在一起就完了,2008年的历史就恢复,对选举不利,所以蔡英文对陈水扁是避之唯恐不及,也让陈水扁愤懑不已。    

要解决台湾贪污问题,“再多关几个‘总统’”

凤凰网:阿扁之后,台湾的贪腐情况有好点吗?    

胡忠信:没有。你不觉得马英九也陷入风暴吗?马英九在市长任内,现在很多问题不是浮现了吗?

台湾的反腐机制,如果跟新加坡、香港相比,还不够好;尤其是新加坡。新加坡独立建国以后,李光耀成立总理府的反贪局,第一件事情就约谈跟李光耀一起建国的建设部长郑章远。建设部长被反贪局约谈以后,涉及受贿几百万美金,他急着去找李光耀,李光耀拒绝了。当天晚上,这位部长从高楼跳下自杀。多年以后,李光耀在回忆录说,如果我见他,就破了这个体制。新加坡人说:建立体制,就要落实到底。

台湾有各种调查局、检调系统,却没有这个决心。台湾的检调文化,基本上还是受政治影响,体制还没有彻底独立。如果比起香港的廉政公署——廉政公署最近是有问题,比如说公署专员为了退休去买官——但是台湾的检调部门不够独立。台湾最近有个民调,对司法能力的不信任高达六成九,很严重。    

凤凰网:有什么解决方案吗?    

胡忠信:再多关几个“总统”。你说韩国关了两个总统,朴槿惠的幕僚还因为受贿被起诉逮捕。杰斐逊是这样说的:再也不要跟我说“信任政治人物”,民主政治是建立在对人性不信任的基础上。政治人物就是怪兽,有权力以后就膨胀,要用脚镣、手铐把他铐住。什么叫脚镣、手铐?就是法律跟媒体。台湾的法律跟媒体还不够强,还不够制约,台湾的宪政体制没有像美国那么分权、制衡那么清楚;台湾的宪法,“总统”有权无责。当“总统”可以任命监察委员,任命检察总长,“总统”那么大权力,所以制度上还没有健全。    

凤凰网:所以解决方案是要修宪?    

胡忠信:对,至少权责相符,宪法是赋予权力以及制约权力的,台湾这点没有做到,所以制度的设置很重要。

国民党说我造谣,有种法庭见

凤凰网:前几天,你说国民党党产过千亿,国民党否认,还要求你三天内道歉。      

胡忠信:他们最近就在处理争议党产,朱立伦拍板说包括中广花莲台等十笔争议党产,要在七月底前回赠“中央”、地方政府。这就是在回应我。他不敢告我,敢告我就在法庭见。    

我说国民党党产1350亿,消息来源来自朱立伦的幕后金主,国民党说它只有268亿,你相信吗?台湾两三栋大楼加起来就两百多亿了。李敖说有六千亿。

国民党说要来告我,有种来告,大家法庭见。到法庭的时候,我就要求法官把国民党的有关党产帐册、清册全部冻结。我儿子在美国做会计师,我叫我儿子请一个月假回来,做特别助理,叫他帮我查帐比较快。    

凤凰网:你还在报纸上说,要把朱立伦、马英九传来做证人。    

胡忠信:对。他派一个小喽啰来告我,我就找朱立伦。他们敢告吗?告就是大事情了。以前有三个人告过我,陈水扁告过我,被判20年;他的亲信马永成告我,被判20年;陈水扁的亲家叫赵玉柱也告过我,判9年。

要告我,就要经得起考验。不然我反弹回去,血滴子喷回去是人头落地。    

所以朱立伦看到我要传他当证人,吓到了,丢出十笔党产。这是什么意思呢?就像大家在追抢匪的时候,抢匪突然丢一把钞票在街上,那我们捡钞票就不会追。不要用十笔来糊弄我。我才不追这个零头。所有党产都是不当党产,全部都要收归国有,或者捐给慈善,让它归零。    

凤凰网:就说这个事情你会一直追下去?    

胡忠信:如果你敢告我,我把你打成泡沫政党。    

凤凰网:如果他们不告你,你还会继续追下去吗?    

胡忠信:我是二炮部队,我会放过他们吗?我会失职吗?告不告都不会影响我,告不告我都会清查党产。他们吓到了,所以突然爆出十笔党产,这是因为他要选“总统”。如果我告在五月“习朱会”之前,朱立伦在桃园县的弊案必然就被公布了。那时候还有脸去吗?   

第三势力会在“立委”选举有斩获

凤凰网:除了国民党和民进党,你如何看待台湾所谓的第三势力?    

胡忠信:是有第三势力,但到目前为止看不出他们在选举“总统”方面有什么强有力的人马。不过在“立委”选举方面,就会出现“战国时代”,因为现在政党补助门槛下调到3.5%,只要任何政党超过3.5%,每年即可获新台币2000万元,所以会有很多小党冲进来。过了5%的门槛,就可以组党团。明年“立委”选举,会出现“多党不过半”,就是说“国会”里国民党的席位会掉到一半以下,民进党目前提名都不到一半。这也是王金平不可能争取“立法院长”连任,哪怕他又拿到“立委”,他连任“立法院长”都不一定有把握,因为国民党不会过半。干脆选“总统”就好了,选不上大不了回去种田,很简单的道理。    

凤凰网:现在台湾的第三势力里面,您觉得哪个比较有希望?    

胡忠信:亲民党,宋楚瑜做主席,会有爆发力。还有就是徐欣莹的民国党。他们一定会争取年轻人的选票。现在年轻人都有相对剥夺感,这些势必成为小党在争取选票时大的诉求。这是一个全球化的现象,像美国占领华尔街,香港占中问题,年轻人感觉到他们的未来被出卖,对现存政党体制不满,就投向第三党。台湾的第三党目前看不出有一个强有力的领袖,所以要选“总统”势必很难,但是在“立委”方面会有斩获。    

凤凰网:台湾一些年轻人好像对绿党蛮有感情。    

胡忠信:但是绿党始终是一个环保政党,一直很弱,没有很有魅力的领袖。台湾绿党不像德国绿党,德国绿党在国会很强,他们有很专业的政治人物。       

(凤凰网:孙莹)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