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华人:麻生是金钱选举的缩影

日本乱说话的政治家不在少数,十分敢说,口无禁忌,从不考虑后果,那都是地盘坚实的,因为决定议员命运的只是那个选区的选民,其他人再讨厌这个议员也没有用。

2015年4月3日日本阁僚会议之后,内阁副总理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举行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在这个招待会上,麻生太郎和凤凰卫视的李淼因为亚投行的问题针尖对麦芒地发生了一次争执。

本来传媒和官府就是死对头,所以在记者招待会上这种语言应酬本不足为奇,但有趣的是,麻生太郎作为副首相兼财务大臣,对一介记者有关“日本在野党的反应”这个很普通的问题产生了如此激烈的反应,居然在记者招待会上对李淼上起了一堂有关多党政治的民主课。本来在这种场合攻击别国的政治制度就不合适,不但与记者所问的问题无关,也和会场的氛围不合,同时有失于麻生太郎的身份,对此只能很遗憾地用“失态”这个词来形容。

凤凰卫视记者提亚投行这一日本财务省在这段时间最不想听到的名词,日本财务省和日本政府产生过敏反应不是不能理解。事实上,除了日本官方以及《产经新闻》等少数媒体还在坚持之外,多数日本媒体已经开始认为日本政府这次的决定起码是有点欠考虑了。

至于一般日本人,现阶段支持日本政府的意见可能还是占多数,但那只是因为受传媒的影响而已,最能证明这一点的是,3月23日富士卫视的“PrimeNews”在这个问题的专题节目中举行了观众投票,虽然最后的统计结果显示,支持政府的人数为多,但是在节目开始一半时间之后,实际上是反对政府决定的意见变为了多数,也就是说日本的传媒并没有向国民说明事实真相,而一旦日本国民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之后,做出的判断可能就不一样了。

日本到现在还顽固地抱着一种“自己起码是亚洲第一”的信念,很自信地认为,如果没有自己的参加,其他国家无论干什么事都将一事无成,这种心态经常影响到日本的决策,以至于做出违反日本国家利益的决定。

这种例子并不在少数,而且往往表现在一些很重要的场合。比如当初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中日两国就已经商议好了共同开发东海油气资源,但后来被日本通产省推翻了,因为当时的日本通产省不看好东海的油气资源,对其不感兴趣,同时还莫名其妙地认为只要日本不参加,中国也就无力单独开发,但事情的发展结果是那些通产官僚所没有想到的,没有日本,中国照样在东海成功地开发了油气资源,这一下日本人才急了。这就是前几年一直是中日关系中最热点的“东海油气田”问题的由来。

这次的亚投行问题还是这样,日本很武断地认为,起码在亚洲只有他日本才知道该怎么经营银行,当然在亚州之外还有美国和欧洲也会,但美国和欧洲肯定不会来理中国这个茬,所以只要日本不参加,中国肯定玩不成,硬要玩就只能失败。但是到后来以英国为首的七国集团中的德国法国意大利以及澳大利亚韩国前来参加亚投行的事实,完全出乎日本政府的意料之外。这不但意味着财务省的判断决策失误,实际上也意味着安倍晋三所提倡的“价值观外交”的完全失败。不管日本政府承认与否,这都是事实,而日本实在没脸再放下身段,来随大流加入亚投行,也就只能坚决不承认自己的判断决策失误。

此时,凤凰卫视的记者,还向麻生提这个问题,麻生也就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不直接回答有关拒绝亚投行的决策是否正确,而去谈论多党民主制了。

实际上不直接回答的原因,还有一种可能,当时的麻生太郎和日本财务省都没有准备好如何回答。事实上麻生在一星期之后,也即4月10日的另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主动提起这个问题,花了整整十二分钟的时间,来说明日本为什么不参加亚投行项目,这个举动就说明了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

所以,倒不一定能认定麻生太郎在这次记者招待会上失了礼,而是因为对麻生而言,李淼记者所提的问题实在太尖锐,在面临“是否完全失败”的质问时,用笑来掩饰也是一种选择,还可能是一种共同选择。

很多人疑惑,麻生太郎怎么如此具有攻击性,这似乎不符合在公众场合总是彬彬有礼的日本人形象。实际上日本的政治家和一般的日本人不太一样,十分具有攻击性。日本的公职人员分为两类,一类是靠各种公务员考试选拔出来的行政官员们,还有一类是靠选举选拔出来的各级行政长官以及议员们,前一类一般被称为“官僚”,而后一类一般被称为政治家,麻生太郎是选举出来的自民党众议员,所以在日本的分类中是被划分为“政治家”的。

在标准的“三权分立”的政治形态中,由议员组成的议会代表的是立法权,和司法权以及行政权互相制衡共同构成公共权力,但日本并不是“三权分立”的国家,民主党的前首相菅直人就曾反问过记者:“宪法上写了'三权分立'了?”,在日本的议会民主制中,由众议院的多数党组织内阁,议员出任大臣,这样立法府的议会的构成人员,同时又是行政机关的长官,这实际上就是立法权干涉行政权力。

一般来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大臣,大臣经常在更替,而行政官员是不动的,这种立法权对行政权力的干涉影响还不算很大,但这段时间以来“选举至上,选票神圣”之类的似是而非的论调很有市场,以至于经选举产生的政治家成为了优势群体,而公务员们成为了承担政府过失的弱势群体,因为“政治家是由选民选出来的,而选民是不会错的”。

但起码在日本的现实中不是这样,选举出来的政治家和行政官员、司法官员相比,起来其实是素质最差的一群,什么样的雷人雷事在政治家这个群体都会发生,比如在安倍晋三这次就任首相之前,日本曾经发生过六年六位首相的古怪事,要知道那些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混下去的首相,都是由选举选出来的,其实日本经济这些年来一直不见起色,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那些精英官僚们被这些低素质的民选议员们打压得太厉害了。

日本的选举首先就有一道高额的“供托金”制度做门槛,就是选举之前要预付一笔高额保证金,如果没有当选并且得票率低于了10%的话,这笔钱就会被没收,这样就限制人无法随意参选,同时也使得人们对选举毫无兴趣,所以现在日本选举的投票率非常低,基本上都在50%以下,这样在有多位选举人参选的时候,只要有个百分之十几的选票就能当选,所以先不要说所谓“民意”本来就是可以操纵的,仅这百分之十几的选票和“民意”之间到底有些什么联系也很值得怀疑。日本的选举一直有“看板,地盘和钱包”一说,也就是说拼的是名气,地盘和财力,对被选举人的素质毫无要求,这样才会有那么多雷人雷事。

就拿麻生太郎来说,上次2009年大选,自民党丢掉政权成为在野党就是因为了他。本来他的前任福田康夫中途辞职之后,自民党找了这位当时在年轻人中有一定人气的麻生出任首相,是指望他上台就解散议会进行大选,当时自民党人气还没有低到底,选举还能有胜机,这样能争取四年来重整旗鼓,但这位麻生太郎当上首相之后就舍不得解散议会了,一直当到那届众议院的任期结束,结果自民党的人气也到了沟底,自民党的失政,其实是这位麻生太郎个人丢失的。

虽然麻生本人经常有大嘴巴乱说话的舌祸发生,连日本政治家很重要的一条“能读汉字”的资质也不具备,但这些从不影响他的仕途,从首相开始,麻生担任过的内阁以及自民党内重要官职不在少数,因为他有一块很坚固的地盘,在他的选区内没有人能和他竞争。日本乱说话的政治家不在少数,十分敢说,口无禁忌,从不考虑后果,那都是地盘坚实的,因为决定议员命运的只是那个选区的选民,其他人再讨厌这个议员也没有用。

知道了这一点,对于日本政治家的信口开河和毫无远见就很好理解了,因为那些短视的日本政治家们,只要他那个选区的人听着不觉得讨厌就行,但是从全局来说,被外国人讨厌是会影响日本国家利益的。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作者

俞天任

俞天任

凤凰评论专栏作家,旅日工程师

作者其他网评

时事话题

时事话题

近期发生的新闻议题,尽在其间。

下一篇

凤凰论:麻生别以酸葡萄心理看中

麻生,只是个符号,他背后是日本保守力量的兴起;麻生所侮辱的也不止是凤凰卫视的记者,而是全球华文媒体。这背后的深层逻辑,并非麻生的率真和自信,而是日本面对中国和平发展所产生的心理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