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济南一垃圾厂距南水北调渠200米 污染超标但从未关停


来源:民生周刊

2003年之前,中国医院产生的医疗垃圾,大多通过自己的后院焚烧处理,非典过后,很多城市建立了单独的医疗垃圾焚烧厂,通常将一个地区所有医院产生的医疗垃圾拉至一家焚烧厂集中焚烧,焚烧厂交给一家企业特许经营。

原标题:济南:南水北调渠边的医疗垃圾厂

摘要:近期,济南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与周边村民的冲突事件,为思考医疗垃圾处理问题提供了解剖案例。

2003年之前,中国医院产生的医疗垃圾,大多通过自己的后院焚烧处理,非典过后,很多城市建立了单独的医疗垃圾焚烧厂,通常将一个地区所有医院产生的医疗垃圾拉至一家焚烧厂集中焚烧,焚烧厂交给一家企业特许经营。

10多年过去了,这些集中焚烧医疗垃圾的焚烧厂现状如何?是否解决了一个城市所有医疗垃圾处理问题?近期,济南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与周边村民的冲突事件,为思考医疗垃圾处理问题提供了解剖案例。

2003年6月,非典过后,济南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在济南市历城区桃园村开工,当年就建设完工并投入运行。然而,焚烧厂运行后的10多年里,因为污染和周边村民产生过多次纠纷,但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2015年2月23日,农历大年初四,桃园村1、2、3队的村民到瀚洋焚烧厂门口,采用原始的堵门方法,希望阻止其生产和继续排放污染,以恳请相关部门回应他们的诉求。

恐惧地活着

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已经运行10多年,当地村民为何会在今年与之发生冲突?据调查,促使村民到焚烧厂门口阻止垃圾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个原因是,过去四五年来,桃园村癌症患病率非正常上升。桃园村有人做了一份癌症患病者统计,显示近年全村有30多人患癌症,已经有14人因为癌症去世。1994年到2003年的10年间,桃园村只有2例癌症,而2003年后,尤其是近3年,癌症和皮肤病患者逐年攀升。据进行统计的这位人士说,患病的人主要是肺癌,对一个900多人的村庄来说,30多个癌症患者算是惊人的比例。

冲突的另一个原因牵涉土地补偿。2014年12月,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和桃园村4、5队村民达成一项协议,对焚烧厂占地家庭每亩地新增补偿,总额是5750元,其中4000元为土地租赁费用,1000元为污染补偿费,另外750元则是“封口费”,也就是村民保证不去厂里闹事再索要费用。但是,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一直没有履行承诺支付这项费用。而且,这笔费用只给该村4队和5队的村民,并不给1、2、3队村民。

不正常的癌症发病率和不平等的协议,最终激起了桃园村村民的怒火。从农历大年初四开始堵门直到现在,村民与焚烧厂之间的相持仍在继续,从大年初五开始,村民甚至日夜轮流守在焚烧厂门口。

有村民表示,他们不是没有找过企业和政府部门协商,也希望济南市环保局介入,检查这个企业是否达标排放,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也从来没有见过官方公布的任何排放数据信息。

一个守在焚烧厂门口的30多岁的妈妈说,不能让自己的孩子继续遭受健康的威胁,因为灰尘,她家夏天有时都不敢开窗户。而在村里一位老人看来,他们现在是恐惧地活着,因为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癌症患者。

距南水北调沟渠200米

据了解,2003年济南医疗垃圾焚烧项目建设时,成立了济南瀚洋固废处置有限公司,深圳瀚洋和济南市环保局下属单位——济南市环境保护产业技术开发服务站各持40%和60%股份。2013年,北京瀚洋公司收购济南市环境保护产业技术开发服务站所持60%股份。

由于北京瀚洋2006年购买了深圳瀚洋所持有的济南瀚洋医疗垃圾焚烧项目40%的股份,因此,该项目目前所有的股权都在北京瀚洋手里。

据桃园村村民说,早在2006年,因为污染,济南市环保局就检测过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二英排放情况,检测结果是超标的,也督察过,但没有关停整顿。

2011年之前,桃园村附近村民有种植水稻的习惯。但2011年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的一次事故让村民不敢再种植水稻。那年夏天,村民在稻田里施肥时,发现身上布满黑尘,原来是焚烧厂飘落的灰尘。因为这次污染事件,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还给予水稻种植者一定赔偿。

紧挨着焚烧厂北面和西面都有水沟,以前村民会直接使用水沟里的水灌溉庄稼,但后来,村民发现用水沟里的水灌溉庄稼,接触水的部位会溃烂。后来村民只得改种小麦和玉米,以减少使用沟渠水。

2014年,周边沟渠里的水彻底变成了漂着白色粉末的臭水。桃园村村民发现,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不仅焚烧医疗垃圾,还开始加工从医院收集的塑料垃圾。据了解,从2013年开始,济南瀚洋垃圾焚烧厂就将从医院收集来的塑料垃圾分拣、粉碎、清洗,然后加工成塑料颗粒,卖给塑料产品加工者。塑料颗粒加工清洗过程中产生的大量废水则直接排放到焚烧厂外的水沟里。

而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新增的这块业务,并没有经过环保部门的环评和许可。2014年,济南市环保局曾经勒令其停止加工塑料颗粒,但该厂不久后便复工,“偷偷”生产至今。

从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外边看去,可以找到村民提到的直排废水,还有纤细、生锈的烟囱。焚烧厂外墙西侧、北侧和一路之隔的东侧,都是农田,目前全部为麦田。

令人不解的是,距离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西边和北边200米左右的地方有绿色围栏,村民说那是南水北调工程济南段的沟渠。沟渠有3米多宽,里面是浅绿色的水,除了部分地段漂浮着零星垃圾,还算干净。

据村民介绍,这条经过桃园村的南水北调沟渠2010年建设,2013年通水。站在南水北调沟渠北岸,目测对面医疗垃圾焚烧厂,两者距离不过200米。有村民不断反问,不知道当年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项目的环评报告是如何做的,为何周边全是农田?喝着南水北调水的人,是否知道其中一段的水域距离一个医疗焚烧厂只有200米。

特许和垄断是否合适?

目前,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与桃园村村民之间的冲突,已经持续近两个月。期间,桃园村所在的荷花街道办事处曾介入此事,还给村民发了“致桃园村村民的一封信”,没有加盖公章,信里提到关于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项目的处理方案,责令焚烧厂停产、停运,限期选址搬迁,但眼下仍是让村民配合,让垃圾车继续进出工厂。然而,济南市环保局承诺的公开医疗垃圾焚烧项目的排放数据,对目前厂址做系统性的环境评估,则依旧没有落实。

不过,对于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加工医疗垃圾,做成塑料颗粒的行为,济南市环保局方面则指出是违法的。据了解,由于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是济南市医疗垃圾的指定收集和经营者,他们要求医院将剪掉针头外的没有感染的垃圾交由他们收集,然后进行塑料加工,由此形成废水外排造成污染。

事实上,因为瀚洋医疗焚烧厂的医疗垃圾焚烧能力已经不能满足目前济南市医疗垃圾的产生量,济南市环保局原本计划对其搬迁,但新的选址一直没有敲定。冲突事件发生后,济南市环保局紧急从天津和郑州调集了几辆医疗垃圾运输车,将医疗垃圾运输到山东腾跃危险废弃物处置公司进行焚烧处理,这家企业虽有医疗垃圾焚烧的能力和资质,但此前没有焚烧医疗垃圾的经历。

此外,令济南市环保局头疼的是,如果瀚洋焚烧厂关停,将牵涉是否继续让其焚烧济南市所有医疗垃圾的问题。因为在2003年,山东省环保局(现山东省环保厅)与瀚洋医疗焚烧厂签订了25年的特别许可经营权,如果将医疗垃圾焚烧业务给了其他企业,将可能导致双方关于特许经营许可的纠纷。

因为瀚洋医疗焚烧厂属特许经营,医疗垃圾的收集和清运,运输车辆的配备和垃圾运输路线都由其规定,问题出现后政府部门因此很难及时做出应急准备,更不会有应急措施和医疗垃圾处置备选方案。对此,济南市环保局方面也承认,这次公众事件充分暴露了医疗垃圾特许和垄断处置的问题和风险。这次是公众对企业违法生产的不满,下次也可能是生产过程中出现问题,意外事件的发生昭示管理部门必须做好应急方案。接下来,他们会计划做搬迁准备,并进行医疗垃圾焚烧项目经营地的环境评估。

打破垄断公众监督

据调查,就在医疗垃圾转移到腾跃公司焚烧的第三天,山东省环保厅在线监测系统就发现,腾跃公司在线监测数据超标,几天后济南市环保局透露,腾跃的焚烧炉损坏,无法继续焚烧医疗垃圾。

于是,济南市的医疗垃圾又被环保部门转移到了一个焚烧生活垃圾的焚烧厂。

事实上,济南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污染事件并非个例。近年陆续发生了武汉锅顶山、深圳龙岗、福建福州等医疗垃圾焚烧厂污染事件,都暴露出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对于医疗垃圾的处置,一股脑地押在全部焚烧和特许经营上,缺乏任何低排放替代计划。

对于正在运行的医疗垃圾焚烧项目又缺乏监管,没有向社会及时公开监管信息,接受公众监督,问题出现后更没有及时与公众沟通。

对此,一位持续多年关注医疗垃圾处置问题的业内人士认为,作为医疗垃圾主管部门,环保部门要更好地处理一个城市或地区的医疗垃圾、化解环境和健康风险,首先要做的是打破目前医疗垃圾垄断焚烧和特许经营现状,从源头进行垃圾分类,建立多元化的医疗垃圾管理和处置方式。根据不同垃圾的属性采用不同的处理方式,寻找更加环保和低耗的医疗垃圾处置方式。

其次,各地环保部门应及时向外界公开医疗垃圾焚烧厂的监测和排放情况,让垃圾焚烧厂的运行在公众监督的视野中,只有公众参与医疗垃圾处置的监督,才是帮助环保等部门解决垄断和特许经营带来的排放监管问题的最好方式。(本刊记者胡飞陈立雯)

[责任编辑:PN054]

标签:医疗 垃圾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