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人赴韩整容价格要贵10倍 维权至今或无一胜诉


来源:新闻晨报

赴韩国整容,结果却走上维权之路,舒雪并不是个案,就在一个月前,25岁的武汉女孩魏雪(化名)去韩国隆胸,手术结束不久,呼吸心跳骤停,虽抢回一条命,但至今仍不能脱离呼吸机。

据韩国官方统计,仅去年中国来韩国做整形手术的人数就已达到了5.6万人。 /CFP

原标题:赴韩整容中国人价格要贵10倍,维权至今或无一胜诉

中介最高可拿90%费用,广告宣传回避风险,整形技术可能是中国已经淘汰的技术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赴韩整形的各个环节都存在巨大风险

晨报记者李东华 佟继萍

赴韩国整容,结果却走上维权之路,舒雪并不是个案,就在一个月前,25岁的武汉女孩魏雪(化名)去韩国隆胸,手术结束不久,呼吸心跳骤停,虽抢回一条命,但至今仍不能脱离呼吸机。

到底有多少人因为韩国整形而身心受伤,至今没有一个具体的统计,但在一个“受伤害”患者自发组成的微信投诉圈里,成员就超过了3万人,因为投诉无门,他们用这种方式,集体控诉韩国整容医院的不良行为。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张斌透露,目前我国赴韩国整形事故和纠纷的发生率以每年10%至15%的速度在增加。

集体维权

赴韩交涉无功而返

靳魏坤,山西人,时尚培训师、模特、演员,韩国JW整形医院受害者。去年6月,她曾联合十余名受害者到韩国进行集体维权,她们分别与实施整形的医院进行交涉,结果都无功而返。

今年1月上旬,靳魏坤决定联合更多的赴韩受害者一起维权,于是建立了3个赴韩整容失败者微信群,加入圈子的唯一准则是:“赴韩整容受害者,希望集体维权。”

其中一个群名为“人权·尊严”,在开通仅一周的时间里,成员就达到了117人,目前该群的成员人数已超过200人。靳魏坤婉拒了记者加入此群的要求。“我们要保持这个群的唯一性,这是大家定好的原则,在这里我们可以相互交流,其中有许多隐私的东西,有些人不愿意让他人知道。”

最大问题

韩医院不提供诊疗记录

从靳魏坤提供的聊天内容来看,大家担心的最大问题是韩国医院不提供诊疗记录、不提供详细病历的行为,有些医院虽然提供,但怀疑是假记录、假病历。“这还只是一个群,再加上另外两个群,受害者远远不止200余人。最近,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在申请加入,由于人数越来越多,我只好又开通了相关的QQ 群。”靳魏坤说,群体越壮大,她对于一些韩国整容医院的不良行为就越感到气愤。

号称国内最大整形社区的新氧网,也专门开辟了一个“投诉爆料”圈子,注册圈友超过3万人,每日更新帖大约100多条。这100多条帖子中,80%都是手术失败后的投诉帖,其中投诉韩国整形医院的占大多数,全部有图有真相,局部特写、术前术后对比照片、手术合同、X光照片一应俱全。

■失败经历

靳魏坤

没正式同意就被整了下巴

2013年11月,靳魏坤被一档称为中国版let美人的整形真人秀节目《许愿清单2》吸引,遂报名参加。成为赴韩免费整形一员。

2014年1月14日,她在JW整形医院做了乳头再造。3天后又进行了面部改修手术,一天之内进行了12项手术,其中包括靳魏坤没有正式同意实施的下巴整形。次月4日,靳魏坤又做了脂肪填充,乳晕纹绣。手术后靳魏坤发现脸部出现歪斜,CT检查显示颧骨一宽一窄,鼻子假体歪斜,鼻唇沟垫的骨头不对称,下颌角也不对称,被切得坑坑洼洼。经诊断,脸部手术全部失败,其手术目的有可能是为了练手。

宓圆圆

维权被诬蔑精神异常

当时,国内“非常爱美网”推荐两家韩国医院,原辰和珠尔丽。宓圆圆在网站地接的带领下考察完两家医院,因价格过高,她又找到了电视节目中的FaceLine医院。2013年9月16日,宓圆圆在FaceLine整形医院接受了鼻子和发际线下移手术。术后即出现严重感染,经2个月的抗炎治疗无效后,额头上留下了一个长20多厘米的大疤,上半部分头皮失去知觉,头发大把脱落。于2013年12月4日、2014年6月19日分别接受修复手术,修复失败。宓圆圆多次和医院协商维权,医院公然诬蔑其患有严重的精神异常和梅毒,甚至对其使用暴力,其多次被送入警察局。

百合

手术失败不能吃东西

网名叫百合的女孩称,今年1月份在位于韩国狎鸥亭奥德罗的拉菲安整形医院接受双颚手术,现在咬合错位,不能吃东西,交流困难。她说:“踏上韩国就是进入地狱。想念以前的日子,就是整容前一天也是美好的。”

刘叶

被要求签保密协议

2013年1月10日,黑龙江人刘叶(化名)在韩国首尔江南地区丽珍整形医院做了颧骨下额角下眼带手术,手术费1100万韩币。手术失败后,退了其部分手术费用,但被要求签署一份保守秘密的协议。这份协议最终被刘一气之下给撕毁。

2014年4月25日,刘叶在一个医托的推荐下,在韩国整形BE-FOR医院,做了隆鼻手术,多次在手术前提出看手术方案,均被拒绝。手术后4个月她发现鼻子是歪的,鼻子右侧外面起了个大包,鼻子里面长出块肉堵住了鼻子,导致呼吸困难。她再次来到韩国找到院方理论,院方报警后她被带进警察局,争执过程中肚子里的孩子流产。

菲儿

术后眼睛凹陷不敢见人

菲儿是广东人,2014年,经翻译介绍,她在韩国德美特整形医院接受了鼻子、眼睛整形手术,以及脂肪填充手术,花费8万多元人民币,结果导致眼睛凹陷,鼻子歪。现在的她“不敢见人,害怕照镜子,讨厌现在的自己。”

陈怡丽

手术失败患重症抑郁症

2010年,来自深圳的女老板陈怡丽,在翻译小燕的推荐下,在韩国善美高恩医院做了“肋骨鼻子”手术,又做了下巴以及嘴唇整形。术后发现鼻子畸形,几乎没有鼻孔,嘴唇歪斜,下巴缝的线至今还部分残留在里面。事后她找到医院要求退钱,院方让她去找小燕,说她拿了很多提成,但小燕已人间蒸发。手术失败后,陈怡丽濒临崩溃,最终被确诊为“重症抑郁症”。

韩国整形乱象

乱宣传“整容一条街”鱼龙混杂,宣传推销“无所不能”

到韩国整容的人几乎都到过首尔最著名的“整容一条街”——江南区狎鸥亭洞一带,约3公里长的街道两旁,聚集了几百家整形医院和诊所,一幢大楼里就可能存在几家整形诊所,整条街被密密麻麻的整形广告和招牌覆盖。宓圆圆与靳魏坤对这里的印象最为深刻。

“每逢节假日的时候,这条街就都是人,一眼看过去,至少7成都是中国人,大部分戴着口罩。”

对于这条街上医院的手术资质,靳魏坤不能恭维。在维权的过程中,她进行了专门的调查了解。“在韩国没有非法的医院,只有水平很差的医院。韩国整形医院的门槛很低,只要是正规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取得医师资格证,就可以开业了。”靳魏坤说,在整形医院集中的首尔江南地区,共有2500多家大小医院,其中,正规整形医生开的医院不到5%,其他很多医院都是“事务长医院”,即实际经营人雇佣医生所开的医院。因此,韩国“租借医师证”的生意十分红火。

在中国,这些韩国整形医院却被铺天盖地的广告着,吹嘘得几乎“无所不能”。靳魏坤说:“所有的广告都是夸张的,回避了风险和痛苦,利用各种技巧打造出令人惊叹的对比。我当时不但相信了这些谎言,还帮着参与了宣传。”

乱收费中介费至少收3成,最高收9成

中国人赴韩整形一般有两个渠道,一是通过中国中介公司联系医院、办理赴韩手续,另一种则是自己查询医院信息,或经“熟人”介绍直接到韩国接受手术。

经韩语翻译小燕推荐,在韩国善美高恩医院接受了肋骨垫鼻手术和嘴唇切薄手术的陈怡丽,手术费用约15万元人民币,但两项手术都远远没有达到美化效果。陈怡丽说:“当时我遇到了一位有相似经历的韩国本地姑娘。交流后,我才发现,同样的手术,韩国患者只需200万韩币,而我却要2300万韩币(约15万人民币)。”

宓圆圆也有着相同的经历,当时国内的“非常爱美网”向她推荐的原辰和珠尔丽两家韩国医院,翘鼻尖手术价格高得离谱,分别要价12.5万和16.5万元人民币。宓圆圆又自己找到了Face-Line医院接受了鼻子和发际线下移手术,手术费1200万韩币。“事后我问过韩国人,这个手术如果是韩国人做,100-200万韩币就够了。”

高昂的手术费用哪去了?曾协助宓圆圆进行维权的曹律师表示,这些以网站、美容院、旅行社、个人翻译等各种形式存在的中介或个人均充当了韩国整形行业的营销者。韩国法律是允许中介机构收取30%以内的中介费的,但实际上,很多中介都要谈价,最高可以谈到90%。“也就是说,手术费的大头都让中介拿走了。”

乱动刀一台手术开七处刀,是谁主刀病人不知

2013年11月,一档称为中国版let美人的整形真人秀节目《许愿清单2》,吸引了靳魏坤的眼球。节目宣称韩国KBS电视台是主办方之一,其在中国上海招募志愿者赴韩免费整形。

知名主流媒体,中韩知名主持人主持,并由最顶尖的韩国整形专家操刀。靳魏坤因此没有怀疑它的真实性。多年前,靳魏坤在国内某医院做乳房整形手术发生医疗事故,她迫切需要一次乳房整形修复,再加上免费的诱惑,她决定报名参加。

靳魏坤顺利入选参加节目录制,录制的地点是上海会展中心,节目现场围坐了不少韩国人,都声称是各整形医院的权威专家,如此的排场更是让靳魏坤增加了对节目的信任度。今年1月11日,靳魏坤和其他几名在节目中被选中的中国人被节目工作人员带到韩国首尔。

1月17日下午2点,靳魏坤被推进了JW整形医院的手术室,在手术台上,医生对她实施了眼、鼻、颧骨、下颌、下巴、鼻唇沟等7个部位的整形手术。

麻醉过后,疼痛排山倒海。“我的脸肿得像猪头,每一寸皮肤都痛。鼻子里塞了两团长长的棉花,无法呼吸,嘴巴也闭不上。由于手术插管,嗓子也非常疼,因为怕睡着了醒不过来,几天几夜都不敢睡觉。因为只能吃流食,还经常要挨饿。”

消肿后,靳魏坤发现脸部居然出现了歪斜。回忆起当时为何匆匆就同意手术,靳魏坤哭着说,“一切都很匆忙,术前沟通通常几分钟,根本什么也问不清,关于风险告知更是没有。手术协议书,是术前几分钟才拿出来给我的,我们在护士的催促下签了字,签完马上被带往手术室。现在想想手术这么失败,根本不可能是大牌医生给我动的刀,真正是谁做的手术,我根本不知道。”

“再后来,我从很多医生口中得知,韩国医院一天总共给我动了7刀,这种做法的风险极高,根本是违背了医学常识。”靳魏坤告诉记者。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主任医师、教授孙宝珊告诉记者,“从医疗规范上说,怎么可以7个部位在同一个手术中完成?这完全是拿病人的命在开玩笑。正规的手术是做好一个部位,由这个部位的曲线再决定第二个手术。这么多部位同时手术,恢复时相互影响,创伤大、感染风险也大。”

韩国维权有多难

个人维权全被送进警局

与院方协商被诉“诈骗”

毫无疑问,在文中提到的几名“爱美者”的韩国整形手术是失败的,当发现情况变坏后,她们首先想到的都是找韩国的医院“问责”,但所有的医院都不承认自己的手术是失败的,均是以各种理由进行“解释”,仅同意进行手术修复。

发现发际线疤痕和鼻部感染的问题后,宓圆圆又先后在FaceLine医院做了3次修复手术。“修复手术没有用处,根本无法让我们恢复。”

恢复无望,宓圆圆试图与医院协商,要求赔偿,但协商无果,宓圆圆选择了用示威的方式维权。但现在,宓圆圆维权无果,却反可能遭到医院方的起诉。“我每天上午去示威,就是做了一块展板站在那里,他们医院的人会一直站在旁边,不允许过往的行人跟我说话,还会用言语污蔑我,说我诈骗,说我是为了骗钱。”

与宓圆圆一样,陈怡丽、刘叶、靳魏坤以及舒雪都曾举牌示威,无一例外,医院报警后都被带到警察局。陈怡丽说:“院方称我们为诈骗集团,完全是对维权者的污蔑。”

“我现在就是要讨个公道,他们太恶劣了,我们不这样做,还会有更多的人受骗上当,变成我今天这个样子。”宓圆圆说。

靳魏坤甚至还遭到了医院的“反抗议”——将她的照片制作成展板在街头展示,以说明她的维权行为实为“诈骗”。

刘叶的维权路是最“伤心”的,在发现手术有问题后,刘叶找到给她做手术的BEFOR医院要说法。而院长则告诉她,他做的鼻子是最好的,没问题。更直言,谁的鼻子垫高了都会歪。刘叶也选择了独自一人举牌维权。之后院方请她回到医院进行协商,协商时发生了不愉快,最终发生争执。院方报了警,理由是刘叶妨碍营业。刘叶人生中第一次被戴上了手铐,而且在警局内,怀孕的她还流产了。

最后刘叶是在姐姐及朋友的帮助下才得以离开警局。第二天,她找到了韩国医疗纠纷调解仲裁所,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工作人员是同情她的,要求她通过法律程序维权。直至此时,她才发现,自己手上根本没有任何有利的证据。“每次跟医院沟通,都要被搜身,手机录音都不行。而且所有的手术材料,院方都没提供。”

刘叶在韩国还找过当地的华文媒体,想借助媒体力量维权,但未果。她也咨询过韩国的律师,律师更是直白地告诉她“你手上没有证据,而且韩国的美容行业是受法律保护的,你赢不了。”

“医院不提供诊疗记录。不提供详细病历。甚至不告知我脸部放了什么植入物。”靳魏坤说,去年在韩国警察局时,警察曾拿出厚厚一沓资料,说这是2014年1月到6月的中国受害者投诉,看医院现在的态度,根本没有处理问题的想法,建议她们不要走仲裁,因为不会有结果。

相关数据

赴韩整形事故纠纷每年递增超一成

宓圆圆等几个女孩的遭遇绝非个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张斌给出的一组数据令人咋舌。

据韩国官方统计,仅2014年,中国来韩国做整形手术的人数是5.6万人。自2014年,韩国医生在中国境内开设了28家医疗美容机构,根据韩国《中央日报》数据显示,近几年每10名到韩国进行医疗整形的人中就有7名中国人。目前我国赴韩国整形事故和纠纷的发生率以每年10%至15%的速度在增加。但在张斌的记忆中,公开的信息中韩国维权至今无一例胜诉。

张斌说:“在与部分赴韩整形失败患者的沟通过程中,我们发现,在韩国,她们花费了十倍于韩国人的整形费用,其技术居然是在中国已经淘汰的技术。”

张斌建议说,目前赴韩整形的各个环节都存在巨大风险。如果要赴韩国做整形手术,一定要通过正规合格的机构进行咨询,通过国内正规的代理机构进行赴韩整形,并事先与其签订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这样,患者就可以选择在国内将代理机构作为第一被告,赴韩整形的医院作为第二被告,在出现问题后依法进行索赔。

[责任编辑:PN053]

标签:韩国整形 舒雪 BE-FOR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