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浙江被烧死环卫工之子:放火拆迁 村里发生过十几次

2015-04-07   第 254

(事发当晚,火灾现场)

(老屋完全被烧毁,杨树芽与应春仙在火灾中身亡)

(家属在老屋原址打出横幅)

(76岁的杨树芽与67岁的应春仙)

3月29日凌晨,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横溪山镇后山根村一座土木结构的四合院起火,大火在三个小时后全部扑灭,房屋被完全烧毁。

这是后山根村在近几年发生的十几次火灾中后果最严重的一起。76岁的杨树芽与67岁的妻子应春仙在火灾中死亡。

这座修建于晚清的四合院,雕梁画栋,后辈们说不上来始建于哪一年,只知道从应春仙的父辈开始,杨家就一直住在里面。现在,一桥之外,对面的百花谷风景区到这里步行不过百米。

四合院里居住了两户人家。杨树芽跟妻子住在二楼,更年迈的杨杰与妻子住在一楼靠门边的房间。起火后,杨杰与妻子侥幸逃脱,杨树芽夫妇则葬生火海。

应春仙的大儿子杨有良坚信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人为纵火,“已经起了十几场火了,烧了几百间老屋。放火已经是我们村拆迁的惯用手法了。只是这次死了人,事情闹大了。”

凤凰网对话死者之子,回顾事发始末。

凤凰资讯:你父母是在村里做环卫工吗?

杨有良:对,他们在村里做了五六年的环卫工,两个人的工资每个月一共一千元。他们年龄大了,去年年底的时候跟村里提出来不想干了,春节之后他们就没再做了,准备以后在家好好休息几年。

凤凰资讯:起火当天,他们都做了什么?

杨有良:他们一早去了丽水市看病,我母亲左手之前脱过臼,后来她觉得骨头有点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他们早晨6点出发, 下午5点过回来的。吃完晚饭之后他们散步到我家,跟我讲了讲今天看病的情况。我之前本来答应陪他们一起去看病,结果没去。我妈说医院让她开刀做手术,要花3、4万,她就没有做,直接回来了。

凤凰资讯:之前父母有跟你谈到村里跟他们交涉搬迁的事情吗?

杨有良:村里是直接跟我谈的,没有跟我父母谈。那个房子是我的,以前分家的时候,老人写了字据,老人过世之后四合院的两间房一间给我一间给我弟。所以村里是直接来找我谈。

凤凰资讯:村里是什么时候找到你,怎么跟你谈的?

杨有良:第一次是村办公室主任给我打电话,说我那个房子要拆掉。我问他为什么要拆,他说房子是危楼。我们家旁边确实有几间危楼,但是我们自己的房子是很好的,不是危楼。那个房子很好的,屋檐上都有各种动物的雕刻,用的木头也非常好。我从小就在里面长大,而且我们有房产证。

我就说老人现在住得很好,拆了之后让他们住到哪里去。他回答我说村里有一个废弃的翻砂厂厂房,可以安排他们住到那里。

我问他是村里要给我拆掉还是景区要拆掉,他说是政府要拆。我问他拆了之后干什么,他说旧房子在景区门口看起来不好看,拆了之后这片地可以做绿化。然后我就说不拆,我肯定不愿意拆。

他们第一次给我打电话的时间大概是起火前十天到是十二天,第二次打电话大约是起火前五六天,让我去办公楼开会协商,我当时不在家,所以没有去。

凤凰资讯:两次都是村委的人跟你谈的,风景区的人有找过你们吗?

杨有良:没有,一直是村委办公室主任跟我们谈,风景区的人没有出面。

凤凰资讯:你家房子离风景区有多远?

杨有良:就在风景区正大门对面,隔一条河就是,直线距离一百米。

凤凰资讯:村里跟你谈拆迁的时候有说到赔偿的问题吗?

杨有良:没有,就只说让老人搬到别的地方去。没有提到要赔钱。

凤凰资讯:你父母知道之后是什么态度?

杨有良:他们也非常不愿意,他们在那里住得好好的,而且翻砂厂厂房又远又破,肯定不愿意搬过去。

凤凰资讯:这场火灾好像有幸存者?

杨有良:我们那个四合院有四个人住,一对八十多岁的老夫妻住在一楼,他们一开门就跑出去了。我父母住在二楼,起火点位于一楼的楼梯间前面。他们没有办法,跑不下来。

凤凰资讯:你怀疑火灾是有人故意放火吗?

杨有良:肯定是有人故意放火。我们村这几年烧了十几次,有时一个月烧三四次。还有人看到过那些人点火,就是不敢说;也有人看到点火之后叫一声,点火的人就跑了,这样的也有。

凤凰资讯:这些火灾都是为了拆迁房子吗?

杨有良:对啊,因为之前没有出事,烧了就算了。我们村几百间木屋,现在基本烧得差不多了。这些房子有的是村里要修路,有的是跟景区相关,烧了之后,我们老百姓又没有关系,只能看政府看公安怎么处理。放火已经是他们的惯用手法了。

凤凰资讯:你觉得有可能是用电或者别的原因起火吗?

杨有良:我家的电线是2013年换的,全新的,电线和管道都全部换新。而且火灾之后,进四合院的通道上堆了一些柴火,那个通道很窄,刚够我家的三轮骑出来,从来都不会堆杂物的。但是起火之后,那个通道上堆了没有烧完的柴。

另一户从火灾现场逃脱的老俩口杨杰夫妇目前住在儿子家,火灾前一周,他也被后山根村村主任叫去开会。“他们说要把我的房子拆掉,希望让我爸妈搬走,说景区要用那片地搞绿化,种点花。但是又不说具体怎么补偿,没说以后给我们分多少地,什么时候能再建等等。”杨杰的儿子也不同意拆迁,他没想到这座房子会以这样的方式消失。

(凤凰网:杨希越)

(凤凰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