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挪威大使:为改善对华关系,我们在作各种努力

2015-04-02   第 249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事件以来,中国和挪威的外交关系出现困难。日前,挪威驻华大使司文(Svein O. Saether)向凤凰网表示:“我们在作各种努力。”他确认,挪威政府申请加入亚投行,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

司文称:“中国提议创立亚投行,突显了新兴国家不断增长的实力。挪威政府一直积极推动与亚太地区更紧密的政治、经济联系,我们决定加入亚投行,正是这个战略的一部分。挪威是全球发展援助的重要贡献者,我们希望与亚洲以及世界各国一起,进一步完善亚投行的结构和使命。”

数日前,挪威外交部长伯尔格·布伦德也表示:“我们希望亚投行的建立将有助于解决亚洲公认存在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缺口问题。亚投行受到亚洲、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很多国家的广泛支持……亚投行的建立对挪威发展援助优先领域非常重要。挪威将致力于确保亚投行采用最佳的管理、问责和透明标准。我们期待亚投行将与其他相关机构,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一起,紧密合作,互相补充。”

挪威大使馆称,挪威将和其他创始成员国讨论亚投行协议条款,该协议条款将阐明亚投行的治理和问责规定。在此基础上,挪威成为亚投行成员国、以及挪威投资的结构和份额将作出最终决定。

自2010年诺贝尔奖颁奖以来,中国和挪威的外交关系处于冻结状态。今年三月底还发生了“三文鱼风波”:中国再次宣布停止进口部分挪威三文鱼,声称这些三文鱼可能携带“ISA病毒”;挪威政府食品部门则表示,该病毒对人类无害。据外媒报道,自从2010年中挪关系冻结后,挪威三文鱼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就从90%下跌至30%。这对挪威三文鱼的出口几乎是“雪上加霜”——因为俄罗斯(也是挪威三文鱼的重要出口地)为反击西方制裁,也宣布停运部分挪威三文鱼。

在与凤凰网的独家专访中,司文坦承,挪威三文鱼在中国市场的份额确实有下跌,但挪威三文鱼对中国的总体出口量是上升的。谈到中挪关系,他谨慎地表示:“我们在作各种努力”。

66岁的司文大使,穿一身黑色西装,打黑白斜纹领带,语音轻柔,出言谨慎。他看上去有一点疲惫,但仍然保持着礼节。访谈过程中,他突然会兴奋起来,指着院子里一只鸟儿问:“你知道那是什么鸟么?”他说自己很喜欢看鸟,会经常跑到下属的办公室去——就为了那个房间能看到更多的鸟儿。“那些蓝色的鸟儿,特别可爱,”他喃喃地说。

在中国当了八年大使的司文,已经是个“中国通”。天气好的时候,他喜欢去朝阳公园打网球。他说自己喜欢鲁迅,而他妻子则很爱读莫言。

关于挪威:不仅只有三文鱼

凤凰网:关于挪威,一般中国人只知道三文鱼特别出名。挪威还有什么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

司文:挪威三文鱼因品质卓越而闻名,在全世界广受欢迎。但是三文鱼并不是挪威人喜爱的唯一海产。例如鳕鱼也是数百年来挪威人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挪威食用并出口全球的鳕鱼来自北极东北部的鳕鱼群,这是世界最大的品质上好鳕鱼群。挪威鳕鱼出口量在2014年创下新高,我们希望更多中国人可以了解并享用这种产自北极的美味。

关于挪威,除了三文鱼,还有各种精彩。比如美丽的挪威风光、北极光。

凤凰网:挪威大使馆的官网上称,访问挪威的中国游客数量显著增加。有相关数据吗?

司文:我们非常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中国游客选择挪威作为旅游目的地。挪威的旅游业不仅对整个国家十分重要,对于分布在我们狭长国土的各个小城市社区也意义重大。中国游客的足迹现已遍及挪威全境,既有奥斯陆、卑尔根和特隆赫姆等大城市,也包括西海岸和北部的峡湾和山脉,欣赏大自然的壮丽风光之余更有机会体验北极光。

大部分游客来挪威欣赏自然美景,这当然不可错过,但除此之外我们还有许多其他值得游赏的地方。艺术爱好者可以去奥斯陆参观蒙克博物馆,那里拥有最大的挪威艺术家爱德华·蒙克作品收藏。你一定知道他那幅闻名于世的画作《呐喊》。

挪威画家蒙克的油画《呐喊》

挪威建筑也是游客参观的热点。每年成千上万的游客访问奥斯陆国家歌剧院。而热爱驾的游客则可以选择国家旅游路线,沿着公路欣赏人工建筑和自然风光的完美结合。

挪威是个很棒的地方,空气干净,没有污染。 

关于中挪关系:环保、能源、北极合作仍在继续

凤凰网:谈到空气,你是否注意到柴静的中国雾霾纪录片?你对中国对抗雾霾有何建议?

司文:我本人没有看过,但听很多人讲过这部纪录片。似乎很多中国朋友都看了这部片子。我很高兴这个话题能被深入研究、讨论。我听说在“两会”上,环保也是一个重要话题。中国的官员们已经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

我觉得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北京的空气质量比以往好。有时候我能在户外——我喜欢去朝阳公园——打网球。出门前我会看看pm2.5指数——如果过高我会选择呆在室内。但大多数时候你能直观感受到空气质量。

经历过工业化的每个国家都曾经碰到这个问题。这无疑是严重的挑战,但中国通过政策和措施来应对空气污染和其他环境问题的做法也是令人钦佩的。例如2013年宣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现已生效的新环保法、今年工作计划中明确提出的目标、以及政府官员对污染宣战,这些都表明了解决问题的决心和毅力。

我们也注意到中国日益考虑采用市场导向机制来应对环境问题。例如中国宣布将在2016年推出的国家排放交易计划。此举主要为了缓解气候变化,同时也对减少空气污染物产生重要的协同效应。

挪威与中国已经在环境领域展开合作,主要通过空气污染、生物多样性以及气候变化等领域专家的对话与交流。比如中国政府主办的“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China Council)中,就有我们挪威的专家,会给总理提建议。

凤凰网:中国正在尽力从煤炭转型到可再生能源,在这方面中挪会有合作吗?

司文:近年来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不断增加,风能行业也是如此。在转型过程中,中国对海上风能提出了宏伟的目标。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领域,需要海洋知识和离岸技术等相关能力。挪威拥有悠久的海事历史,在过去40年一直从事海洋油气开发,因此在这些领域具有丰富的经验。

地热能源是另外一个有潜力的领域。继风能和太阳能之后,许多人认为这是中国可再生能源的下一个重大行业。与海洋油气开发一样,震测和地质知识也是开发地热能的成功要素。

我还想再谈谈生物能源。从根本上说,生物能是循环经济的关键组成部分,专注于污泥和废水处理。众所周知,中国面临严重的水资源短缺。如果能够重复使用废水和污泥,同时在处理过程中生产沼气和有机化肥,这将为中国可持续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凤凰网:中国和挪威在北极合作方面进展如何?

司文:挪威是个北极国家,三分之一的国土位于北极圈内。北极是挪威对外政策的首要重点之一,我们的目标是确保北极能够继续保持稳定、和平、以及可预测性。

北极是中挪合作中最有潜力的领域。挪威对中国参与北极事务持积极态度,我们也支持了中国在2013年提出成为北极理事会观察员的申请。我们认为让亚洲国家参与这个机制的合作很重要。中挪之间也开展了积极合作,包括在北极理事会层面以及在科研领域。

关于自己:喜欢鲁迅的《狂人日记》

凤凰网:你最早在1979年来到中国。当时的中国是怎样的? 

司文:我在1979年来中国度假,当时我是个年轻的学生,以游客身份到访,只待了几天,看到的北京与现在大不相同。我记得那时的中国人,对外国人还很好奇。当时我们的大使馆周围是郊区,而如今来到大使馆的访客往往不敢相信,其实我们的位置还是跟以前一样从未变过。能够亲身经历北京和中国的变化、以及巨大变革的惊人速度,实在是一种荣幸。一切都变得更加便利,但文化底蕴更加深厚,就算满街的自行车已经被汽车取代,但北京的感觉却从未改变。

1979年,也是邓小平开始改革开放的一年。那是对中国非常重要的一年。

凤凰网:听说你妻子喜欢读莫言的书。你呢?有喜欢的中国作家么?

司文:阅读是了解一个国家文化和历史的绝好方式。通过读书也可以感受一个国家随着时间而经历的变化,对于中国文字的悠久历史来说更是如此。我很高兴看到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以及中国文学所引起的广泛关注。

个人而言,我十分喜爱鲁迅的小说。鲁迅是一位经典作家,在中国非常著名,他也很喜欢挪威作家易卜生。我最喜欢鲁迅的《狂人日记》,这本小说非常好地描写了中国社会,像易卜生一样,鲁迅希望改革这个社会。

凤凰网:挪威大使馆刚刚在2月开通了微博账号。你会不会与中国网民互动?

司文:广州和上海领事馆之前已开通自己的微博账号,而大使馆官方微博是我们走出重要的一步。我的下属每天都会向我汇报微博上的情况。

微博是与中国网民接触的重要平台。我们希望通过微博拉近关注我们的人与挪威的距离,相信中国人民一定会发现我们每日发布的微博既丰富又有趣。我们鼓励大使馆每个人都给微博贡献话题,尽可能从更多角度更好地为大家介绍挪威。

(凤凰网:孙莹)

(凤凰网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