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八一厂原厂长:黄宏到八一厂任职系上级指派 属超配额

2015-03-18   第 232

原八一厂厂长明振江

3月4日上午,总政派人到八一厂召开中层干部会议,黄宏接到电话,临时被叫回。会上,黄宏被免去八一厂厂长一职,同时被免的还有政委张振沧。两会期间被免,加上军队的一系列反腐动作,黄宏比任厂长时更为被人关注。

第二天,参加完政协开幕式的黄宏被围堵,随后向媒体回应被免属正常工作调整,下一步组织上会有进一步安排。

2010年10月,黄宏空降八一厂任副厂长,分管该厂重头工作军教片。凤凰网获悉,黄宏的任职属上级领导任命,且属于超配额。2012年4月,黄宏接任明振江成为八一厂厂长。52岁的黄宏从专业技术3级文职干部转为现役军官,被授予少将军衔。

将军罗援对凤凰网表示,黄宏任命为八一厂厂长,八一厂又属于军级单位,他进入指挥管理序列,和之前的厂长王晓棠、明振江一样被授予少将军衔。

黄宏被免后,一封署名八一厂退休老兵的举报信在网上传播甚广。凤凰网记者走访八一厂,退休职工表示“很可能是在职职工写的,退休的人只是认为他这几年没有拍好片子”。举报信中提到,职工安置房没有建起来,退休职工表示他们都有房住,不会提房子的事。也有退休职工表示举报信中提到的问题是八一厂一直存在的,“不能把这个板子打到黄宏身上”。

任八一厂厂长的黄宏被媒体评价为“低调”。任职后一个月,首次以厂长身份出席《忠诚与背叛》的首映典礼。黄宏接受过两次电视访谈,一次带着影片《目标战》主创上《鲁豫有约》,一次是接受央视《面对面》的专访。

接受央视采访的黄宏表情严肃,很少笑。黄宏说刚开始任厂长,在台上讲话,下面有的人认为是厂长在讲话,有的认为是小品演员黄宏在讲话,会有人乐。随后他补充到:“但这只是开始。”黄宏说一场会后,他能让下面的人目光认真起来。主持人说坐在黄宏面前也觉得他是个小品演员,他的回答是:“那你坐的时间还是少,几天之后,我就让你认真起来。”

黄宏前领导明振江在跟凤凰网谈到黄宏空降八一厂任副厂长时职工的反应,说的有些委婉:“组织任命和群众认同总有一个距离,这个距离是靠自己去弥补,要在最短时间里把它弥补过来。”任职近3年后,黄宏被免,不知这个距离是否有弥补上?

八一厂故事片部制片主任辛崇彬在接受凤凰网采访时表示,黄宏“事业心很重”“很想把八一厂做好”。八一厂演员剧团团长刘之冰说黄宏是艺术家,而不是企业家。他讲任厂长的黄宏经常想到一个创作的事,就给他打电话。和黄宏共事一年多的明振江也认为黄宏认真努力,想把事做好。

此前接受央视采访时,黄宏说自己以前是散养,当厂长后是圈养。除了坐班,他需要在接到确保厂里当天安全的短信后才能入睡。他说作为厂长,需要带领全场走得开来。“我们面临的任务是坚守,更艰难的任务是创新”。

但退休职工认为这几年八一厂没拍什么好片,在职职工抱怨黄宏任厂长时除了演员,职工基本没什么活儿干。

黄宏被免后,八一厂厂长一职迟迟未敲定。此时,凤凰网对话八一厂前厂长、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执行理事长明振江,谈他和黄宏共事、八一厂这些年的发展与困境。去年,在明星吸毒被抓的风口浪尖上,明振江所在协会发出倡导书,倡导书里提及“承诺要纯洁队伍、严明纪律,呼吁电影制片人和导演禁止那些屡教不改的从业人员参与创作,并请社会监督”,引发网友热议,明振江也谈明星吸毒。两会时,冯小刚炮轰电影审查制度,作为电影审查的参与人,明振江回应了外界对于电影审查的质疑。

对话 叶宇婷

黄宏被免后,八一厂忧心无人组织上级指派任务

凤凰资讯:你在八一厂当了十年的厂长,是老厂长了。今年两会期间,八一厂厂长和政委一块被免了。据你了解,现在是什么情况?

明振江:厂长没有定,定了新政委。厂长、政委主要的军政领导一块儿换,而且还是两会期间,也不知道上边怎么考虑的,反正影响比较大。八一厂老干部挺多,干部、工作人员、创作人员也不是很容易。

中宣部、广电总局给了八一厂一个任务,拍摄《百团大战》,任务很紧张。但八一厂领导调整,大家忧心忡忡,谁来负责组织。

中宣部广电总局给你任务了,说你要出,现在面临一个《百团大战》是很紧张,就八一厂领导一调整,《百团大战》。大家忧心忡忡,《百团大战》谁组织谁负责这么一个情况,《百团大战》是中央给的任务,中宣部也都认同今年创作计划。

凤凰资讯:你在年初的工作报告中提到这几年民营和国营电影厂的产业化发展都非常快。但是在这个趋势中,八一厂可能显得弱些。

明振江:这次领导调整也是这个意思吧,要不然也不会厂长和政委都免掉了。可能上级考虑到八一厂这两年在这样一个趋势和浪潮中,做的没有以前好。人就是不进则退,历史的行舟改革就是这样的,不前进就后退,就是这个问题。

黄宏到八一厂系上级指派属超配额

凤凰资讯:黄宏调到八一厂任副厂长时,你是厂长,前后你们共事有一年多时间。你怎么评价这段共事?

明振江:他当时调来分管军事教育片,他还是很努力、很认真,抓得很不错。我跟他一块出差,他在飞机上看到一个资料,就很认真的记下来,一心想把工作做好。

黄宏特别想把事情做好,可能就是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且因为大市场的变化,你只能适应变化,跟上变化。而且黄宏也很尊重我,刚当厂长时,他什么事都跟我说,我说你自己决定,这个我就不好说了,跟政委商量跟班子多商量,自己来定。

凤凰资讯:军事教育片历来是八一厂的重头,让黄宏来分管是出于什么考虑?

明振江:他来就是接的这个工作。当时八一厂有3个副厂长,各有分工,编制也是3个副厂长。他临时来,所以也是超配额的。黄宏来是上级领导定的,但不能因为他来就调整别的副厂长工作,正好管军教片的空出来了。原来管军教片的是一个副政委分管,他到龄了。军教片跟部队结合最紧,八一厂1952年成立时也是最先成立这个部。《地道战》《地雷战》也是出自这个部门。

凤凰资讯:黄宏一来就管军教片,大家有意见吗?你作为厂长有压力吗?

明振江:那对他是锻炼了,我没压力,是他有压力。他这种分工,就是领导决定任命了,就是组织任命。组织任命和群众认同总有一个距离,这个距离是靠自己去弥补,要在最短时间里把它弥补过来。要不组织任命、领导任命和群众认同结合起来,这个很重要。

八一厂这两年缺乏反映军队现实的作品

凤凰资讯:有老演员和退休职工对黄宏有意见,认为他当厂长这两年,八一厂没有出好片子。

明振江:不管什么体制,体制怎么转型,作为文艺单位,出作品是第一位的,文艺工作者也是拿作品说事。我做厂长期间,也是紧紧抓作品,每年必须有一个拳头性的作品。

这个我就不多说,特别是老领导评论新领导,不好否定或怎么样。将来慢慢实践,实践检验,作品和人品都是一样的,都需要历史检验实践检验,这个很重要。

凤凰资讯:你怎么看八一厂这两年拍的片子?

明振江:这两年,像《天河》我觉得不错,其他的还有反映部队新时期改革的《目标战》。《天河》有市场,《目标战》市场好像没有。《目标战》和《天河》是外面的编剧。还有一部灾难影片《倾城》。

其他我现在也不好多讲,但是我觉得还是缺少真正能够反映当下军事变革、军队建设的作品,不论是重大的现实题材,还是历史题材。特别是拍的作品都不是为能打胜仗为强军目标服务的,军队养了文艺工作者,你不写兵不演兵不唱兵,不为部队服务那还养你干什么。总政确定建立八一厂,历史上是很辉煌的,当下你不拍反映军队生活、歌颂人民解放军的,那八一厂存在就没有意义。所以还是要以打胜仗强军为标准,在这上面去下功夫。

凤凰资讯:为什么这两年八一厂军队题材拍的少?

明振江:这还是一个创作思想、创作导向的问题。导向是灵魂,内容为王。我觉得还是要在创作导向、方向上引起思考,在内容题材样式上得继续斗争,也就是为部队服务,现在军队有很强的忧患意识。习主席讲能打仗打胜仗就是一种忧患,我们的人民解放军能不能打仗,现在都是独生子女,能不能保持军队的光荣传统。军队的电影要来完成这个使命。

八一厂这样的国有大厂不好搞

凤凰资讯:八一厂是体制内的电影厂,拍主旋律电影多,你任厂长的十年时间里,也拍出了一些受观众和市场认可的电影。

明振江:主旋律电影,是特定历史时期的名词,最早是电影界在80年代初提出来的,要弘扬主旋律、提倡多元化,然后文艺界认可,中央领导也认可。随着这几十年的发展,有个变化,不能再过分强调,强调过分了,就容易出偏颇。有的主旋律电影题材是很好的,但是艺术表达不够,创作不严谨、不认真,制作水平不高,这样等于亵渎了主旋律。应该说越是主旋律,越是要有审美价值,越是要有市场效应,越要有群众拥护。

我在八一厂任厂长时,拍的都是弘扬主旋律的,既有历史题材、战争题材,也有当代现实题材,有宏达叙事的,也有个体叙事的。我做厂长的第一部电影是《冲出亚马逊》,这部片子从题材上也突破了,中国军人走到世界上,跟世界特种兵同台比武、同台较量。我们当时开玩笑说,这是八一厂第一部被盗版的电影,也推出了演员侯勇。

作品业内还是比较认可,我当厂长十多年里,两年一评的金鸡奖得了4个,百花奖得了2个,华表奖基本年年都有。

八一厂这样的国有大厂确实不好搞,一方面要出作品,一方面要出人才,一方面还不能出事。  

凤凰资讯:八一厂有演员说,你做厂长的时候,大家都有活儿干,但现在很多职工没事干。

明振江:电影是艺术和技术的综合生产部门,有30多个大的业务系统,100多个工序。大家是一个团体,而不仅仅是演员。要用任务用作品创作带动大家都有活儿干。拍电影就是拍今年的、抓明年的、想后年的,有一个过程,而且节点必须考虑。

凤凰资讯:有八一厂的演员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两年除了演员外,职工都没什么活儿干。

明振江:也不同吧,各有各的看法。我现在不做厂长,也不好评价其他的,我很支持黄宏的工作,不好评价。但这却是是国有体制的一个问题。现在聘请一个导演,这个导演肯定有自己的团队,要带摄影、制片、化妆。

凤凰资讯:老职工讲八一厂有个传统,厂长不担任主创。他们对黄宏任厂长时有点微词,是他自己写剧本。你怎么看?

明振江:这个怎么说呢?过去的老领导都很严格要求,当领导后,扶持很多基本上不署名。在创作上厂长本身就是出品人。之前我做厂长时,实际上做了很多导演的工作,有导演给单位写信,要求我署名。《我的长征》《太行山上》,我做了很多编剧的工作,编剧说我署名也没有意见,后来副厂长给政委写了报告,也给党委写了报告,让我署名,我坚决不署。

凤凰资讯:为什么不署呢?

明振江:我考虑到厂长本身就是出品人,片子好就行了。而且要把创作人推到第一线去,这样更利于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文艺单位的厂长,你的作用就是在推人才,就是有好的人才,人才创精品,精品出品牌,品牌再招人,形成良性循环。李幼斌就是我在的时候带出来的,他是特招入伍后才拍的《亮剑》、《闯关东》。

凤凰资讯:黄宏任厂长的时候也自己写剧本。

明振江:他能编剧小品的才能,能力比我强。

凤凰资讯:有职工觉得这是在抢饭碗。

明振江:这个认识也不太一样,他们的角度也不太一样。

此前多次写报告上级均未批复八一厂数字转型经费

凤凰资讯:网上有封举报黄宏的信中,提到此前八一厂的数字化转型所需资金,上级一直未批复,但黄宏任厂长后,在一位军中将领的关照下,拨付了资金。八一厂的数字化转型时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明振江:我做厂长的时候,就开始做数字化前期准备,当时成立了数字工作站,引进了前期设备,花了三千多万。

凤凰资讯:据说那时几次向上级申请数字化转型的经费都没有成功。

明振江:我们积极写报告申请,要求加快数字化建设,但是在论证中领导不了解,这也不能怪领导,领导也不懂。

凤凰资讯:八一厂现在的数字化转型做的怎么样了?

明振江:应当说现在还在(转)。之前说领导拨了款,但拨了款怎么做就不知道了。

谈明星吸毒致影片无法上映

损失一个投资商但吸毒影响整个社会

凤凰资讯:不做八一厂厂长,你现在在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的工作是什么?

明振江:我们是为电影服务,比如传达上级指示、国家的政策法规,加强引导,提高国产电影的质量。另外协调市场,起好桥梁纽带作用。制片人是影片的第一责任人,是产业的龙头,他们决定拍什么、怎么拍,所以要对他们进行行业管理。

比如,前一段时间,明星吸毒问题突出,政府有时候不太好出面,广电总局又很强势,禁毒令都有了。那我们牵头,联合电影文学学会、电影导演协会、电影表演艺术学会和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等5家协会,发布了《拒绝毒品树立新风》的倡议书。去年这个反响也很大。怎么提高人员素质,也是协会的一项引导工作。虽然它不是强制性的,不是行政性文件,但是必须要有一个倡导,提倡什么,反对什么。

这份倡议书出来后,反响很大,国家领导、中宣部都很肯定、很赞赏。

凤凰资讯:有人会认为禁止吸毒人员参与创作涉嫌职业歧视。

明振江:不会,怎么会歧视演员呢?演员现在对自身的定位,好像没有放在正确的评价位置上。他从事这种职业,是会受到社会大众的关注。

起草这个倡议书时,大家的认识也不尽相同。有的协会说不要把我们放在一个创造社会责任感的地位上,我们就是从业者,不要承担那么大的社会包袱和社会压力。但其实恰恰这是种错误的认识。习主席讲得很明确,文艺是塑造灵魂的工程师,文艺工作者是灵魂工程师。

凤凰资讯:王学兵吸毒被抓,导致他参与的影片可能无法上映。徐峥等人在微博上讲,这样的做法对投资方不公平。你怎么看?

明振江:影视创作是集体劳动,有个别演员、个别人员说,不要因为一个演员犯错误,就把集体劳动否定了。但你回过头来看,这个集体毕竟是个小圈子,但吸毒的社会影响很恶劣,人民群众千夫所指,影响是一大片。损失的是一个投资商,一个小圈子,一个个体的利益,但吸毒影响的是全社会。演员有名也不能太任性。

凤凰资讯:广电总局的行政命令有要求不能使用有吸毒史的演员?

明振江:是慎用。慎重选择、慎重使用、有所考虑。有这样的要求。

凤凰资讯:这会和《禁毒法》里规定不能歧视戒毒成功的人就业冲突吗?

明振江: 要是真正改好了,那不能受歧视,浪子回头金不换。 你看这次成龙和房祖名的态度就很好。成龙自己也说,经过教育,房祖名像变了个人,而且开玩笑说,是不是每年都要进去培训一下。通过教育,人是可以改变的,特别是年轻人。

谈电影审查制度

“领导说我作为观众提意见有什么不可”

凤凰资讯:好莱坞也拍战争片,美国国防部也有投资,但是相比于国内拍的主旋律片子,他们的片子似乎更受市场和受众欢迎。

明振江:你看这次中影拍的《狼图腾》就很好,所以这个东西是在融合中,体制的融合、创作的融合、机制的融合,有融合才有市场,有品质才有票房。体制和市场,相互借鉴相互学习,相互补充。这几年也是个学习的过程,改革开放后向好莱坞学习,向先进国家学习,融合好了就有市场。《狼图腾》是个艺术电影,但是有主旋律精神,又有市场效益。《智取威虎山》更是,它是红色军旅题材,但是和市场结合得非常好。

凤凰资讯:《狼图腾》导演说影片审查时涉及文革的一点没有被删减,他感到吃惊。

明振江:没有删,大家一致同意。不是说文革不能提不能表现,就看你怎么表现。《归来》也是写文革,大家审片时打分也很高,没有提什么问题。特定历史时期对人性的扭曲对思想的压抑,大家都非常理解。对文革的反思,要通过作品展现出来,这对大家是一个很好的启迪和教育。我们现在的电影缺乏这种深刻的反思,缺乏思想内涵的东西。

凤凰资讯:你参与了《狼图腾》的审片工作?

明振江:除了制片人协会的工作,我还有电影审查的工作,基本上下午都是审片子。现在大家对审片有这样那样的意见,实际上审片的每个人都很认真,都要对每部作品写出评语,然后再综合大家的意见,这也是一个民主集中的过程,大家思想也都很解放。

凤凰资讯:你们审片时,片中是有哪些底线是不能碰的吗?

明振江:比如违反四项基本原则、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的,甚至是色情暴力的。咱们的电影没有分级制,在这种情况下,你大尺度暴露,或者阴暗心理,这肯定是不行的。

凤凰资讯:今年两会时,冯小刚又炮轰了审查制度。

明振江:他实际上还是不理解。他的《私人订制》《一九四二》,大家还是千方百计给他做了很多工作。除了审查外,中央主管部门、全国政府部门大家都很关注电影,这其实是对电影的爱护,领导说我作为观众,提意见有什么不可。所以还是缺乏交流沟通,一定要包容、融合。

凤凰资讯:领导提意见会不会就成为行政指令了?

明振江:那也不一定。电影一定不要减少个性化的个体环节,但是一定要注重群体化的公众意识表达,不能太个人了。比如陆川的几个电影,就是个性化表现太多,反而没有市场。在真正在市场上好的,就是我们审查评价高的,打分高的。电影一定要注重群体化的表达,不要太自我了。姜文这次的《一步之遥》就不如《让子弹飞》,我觉得太自我了,观众不认可。任何的创作者、大牌导演,在创作时都要注重群体化的观察。

凤凰资讯:现在观众觉得电视里基本是抗战片,就是俗称的打鬼子片子。你怎么看?

明振江:这个现在也开始慢慢研究,不要戏说抗战,不要搞三俗的东西。这些抗战神剧是太注重市场了,所以说市场也是有负面的东西,不能一味追求收视率、票房,这不是唯一评价点。

凤凰资讯:广电总局对此的态度是什么?

明振江:还是主张用历史、现实的眼光认真严肃表达,历史唯物主义要注意现实注意表达。目前在数量上还没有考量,只是说一定要出精品。

   (凤凰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